尼泊尔

各国向尼泊尔学习如何“让学校成为和平的港湾”

UNICEF Photo
© UNICEF Nepal/2012
来自五个受冲突影响国家的代表参与在尼泊尔加德满都举行的“让学校成为和平港湾”的研讨会。

鲁巴.约什(Rupa Joshi)报道

尼泊尔加德满都,2012年5月16日——上周,来自五个国家、各部委和国际非政府组织的代表齐聚尼泊尔,了解该国“让学校成为和平港湾(SZOP)”的项目。

有些与会国正在从冲突中恢复,有些国家则因内部边界、种族或其他原因正在经历冲突。虽然与会者代表了不同文化、种族和语言,但在研讨会上,相似的经历将他们彼此联系在一起。

与会的每个国家——科特迪瓦、印度、利比里亚、尼泊尔和南苏丹——都有数十万名儿童因冲突而辍学,有些儿童甚至从未步入过校园。各国冲突的强度不尽相同,但无一例外,都会对儿童的生活、生存、成长和学习造成影响。

保持学校开放

尼泊尔政府、挪威政府、救助儿童会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加德满都共同举办了为期三天的研讨会,超过40名与会者学习了尼泊尔的SZOP的成功经验。

“尼泊尔已经采取各种措施,确保学校始终是儿童的和平港湾。能够通过此次南南共享,展示我们的经验,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和自豪,”尼泊尔教育部长季硕尔.塔帕(Kishor Thapa)说。

目前影响尼泊尔的封锁和罢工让与会者有机会亲眼见证《SZOP守则》的实施。一个政党准备在与会者访问欣德胡帕克区(Sindhupalchowk District)多所学校后的第二天,发起一次为期两天的罢工。

“儿童俱乐部成员和学校管理委员会一直在向我们解释《守则》是如何在他们学校实施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印度恰蒂斯加尔邦办事处的负责人沙恒.尼洛菲尔(Shaheen Nilofer)说,“我们问起学校是否会屈于政党压力而关闭。当时,这个小孩大声说道,‘不可能!为什么你们不明天过来看看,我们是否还在学校呢?’我们所有人都对他们的信心和主人翁精神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这一项目旨在让各种冲突远离学校,整个社区都表现出了强烈的主人翁精神,让参与者备受感触。

“我会将社区主人翁精神带回利比里亚,”利比里亚教育部长艾莫尼亚.达贝赫(Etmonia Tarpeh)说,“我们来到这里,观察体验,学习经验教训。我们学会了该如何改善现状。现在我们要确保行动计划包含相关机制,使和平港湾从学校延伸到社区,正如尼泊尔所做的那样。”

UNICEF Photo
© UNICEF Nepal/2012
与会者出席在尼泊尔加德满都举行的“让学校成为和平港湾”研讨会的开幕式。

让儿童重返课堂

与会者也分享了他们帮助儿童重返校园、恢复受冲突影响儿童的生活而开展的项目。这些项目包括在印度恰蒂斯加尔邦地区受冲突影响的学校开展的艺术疗法,在利比里亚对老师进行儿童友好培训,在南苏丹的学校建设自来水系统等。

尼泊尔的媒体代表还向与会者分享了他们在国家转型期间发挥的双重作用。媒体代表除了作为主流媒体的记者外,还充当监督人,确保公民的权利得到保护。

“我们了解到了媒体联盟在维持学校安全方面的重要性,”南苏丹教育部的沙德拉克.乔尔.斯蒂芬(Shadrack Chol Stephen)说,“回国之后,我们会制定类似的机制,让媒体不仅帮助实施SZOP计划,同时警惕可能触发冲突的因素,从而降低学校受袭击的风险。

教育是和平的关键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世界各地目前有6700万名失学儿童,超过40%位于受冲突影响的国家。

“当已经饱受冲突蹂躏的国家遭受自然灾害时,儿童会变得更加脆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纽约的教育负责人布兰达.海皮克(Brenda Haiplik)说,“我们一直强调,世界各国都应实施并改良SZOP项目,因为教育是和平的关键。但是仅提高教育的普及性和质量还远远不够。教育必须能够转变儿童的生活。”

与会者一致认为,实现这一转变的关键是将和平港湾延伸到课堂以外的家庭和社区。

“只有家园和平,教室才能和平,”科特迪瓦教育部区域主任庞佳协.亚伯拉罕(Pongathie Abraham)说,“如果家园或社区出现动乱,儿童也无法在教室获得安宁。因此,将这一广泛网络纳入SZOP项目是至关重要的。”

“在政府、联合国机构、民间社会、中央和地方各层面承诺实施的合作伙伴的共同协作下,这一项目减少了罢工和封锁,使4000多所学校得以开放更长的时间,超过100万名尼泊尔儿童直接受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尼泊尔代表汉娜.辛格(Hanaa Singer)说,“你们来到这里向我们学习,同样,你们在像我们这样的冲突后环境里推广和平文化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我们也需要向你们学习和借鉴。”


 

 

回到正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