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

尼泊尔“贱民”妇女获得全新机遇

UNICEF Photo
© UNICEF Nepal/2006
奈姆妮.萨达是四位来自尼泊尔盖哈特(Gaihat)的弱势群体,乌莎克岚(Usha Kiran)妇女合作社的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于2006年12月11日正式发布《2007年世界儿童状况》报告。它重点阐述了消除社会性别歧视、赋予妇女权利将对儿童的生存和福利及摆脱贫困带来深远和积极的影响。这里是一系列有关的故事。

(尼泊尔乌代普尔县2006年12月26日) 奈姆妮.萨达今年45岁,是一名来自尼泊尔乌代普尔县“穆萨哈”(musahar)贱民阶层的妇女。她有4个孩子,丈夫还患病在身。直到4年前,穆萨哈还是她唯一的身份。

她说:“从来没有人用我的名字奈姆妮•萨达来叫我。但现在我也会写我的名字了。”

萨达女士属于穆萨哈阶层。穆萨哈字面意思是“吃老鼠的人”,是尼泊尔最弱势的群体之一。他们被认为是“贱民”,这在等级分化严重的印度教种姓制度中,意味着他们被看作是太不纯净的,太污秽的人种,根本不值得纳入任何阶级等级中。

这种偏见注定了他们的生活,尤其是在乡下。人们总是回避他们,侮辱他们,不许他们进入寺庙和阶层高过他们的人家里。而且他们还被迫在公共场使用特别的器具吃饭、喝水。

双重歧视

根据2001年的人口普查,尼泊尔大约有172,000 穆萨哈人,约占总人口的0.74%。他们基本上都是文盲,生活在村镇的边缘,揽下了几乎所有的仆役工作,领的却是最低的薪水。

萨达女士的人生中,一直经受着双重歧视。一方面因来自穆萨哈阶层,她总是被其他更高阶层的人所歧视;另一方面又因身为女人,而被同阶级的人歧视。

虽然萨达女士急需赚钱养活她那贫困的家庭,她却只偶尔地被允许外出找工作,这都是因为在她的社区,人们认为女人应该待在家里。 在她可以出去工作的时候,在田里劳作一整天的收入通常是5斤谷子,而且她要将全部所得都交给丈夫,她的孩子从来没有上过学。

培养经济上的独立

自从萨达女士加入盖哈特的乌莎克岚妇女合作社后,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这些自助合作社是由尼泊尔政府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共同支持的,旨在提高妇女的能力。 教导妇女们了解自己及子女的权利,赋予妇女话语权,并鼓励她们做决策。这些合作社还通过职业技能培训和贷款来帮助会员取得经济上的独立。

萨达女士用得到的一笔贷款买了两头小猪,开始了她的第一次创业冒险。一年后,她把猪卖了,大大赚了一笔。

她说:“我还从来没拿过那么多钱。”

金钱不仅仅给了萨达女士财务自由,还为她赢得了同社区其他妇女的尊敬。这些人中很多也加入了合作社。

她说:“即使以前瞧不起我的亲兄弟,现在也来找我帮忙。”

社区的榜样

哈芮.玛雅莎释从合作社创建伊始就担任合作社的主席,她非常高兴看到萨达女士的成功。她回忆说:“我刚见到她时,她很害羞,在会议中从不开口讲话。现在,她已经可以在法律程序方面来帮助社区的其他妇女了。”

这事本身就很了不起,想想不久以前,萨达女士还不敢直视其他高阶层人士的脸呢。

目前,萨达女士是四位来自弱势群体,负责合作社所有决策的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她已经成为穆萨哈社区的模范人物,激励着其他人也进入主流社会。

还有一个梦想

莉拉•苏瑶女士也是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也被看做是“贱民”。她说:“我们能坐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吃饭,本身就已经显示出与10年前相比,我们取得了多么大的进步。”

苏瑶女士补充道:“从前人们连我们碰过的水都不会喝”。她表示她的丈夫开始勉强可以接受她新获得的经济和社会责任。她说:“试想一下,有时他还会为我做饭”。说完,她大声笑起来。

萨达女士最近接受了助产士的培训,她正忙着盖一处两居室的砖房。她希望就职于拖拉机服务公司的大儿子可以快结婚,并搬过来和她一块住。她的大女儿已经结婚了,小女儿和小儿子现在正在上学。

萨达女士表示几乎她所有梦想都已经实现了,还只剩一个。她拍着五岁的小儿子说:“我希望他上学。我期望他成为我们这个社区的第一个政府官员”。


 

 

女童教育倡议官方网站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女童教育倡议的官方网站
UNGEI banner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