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里亚

科特迪瓦的难民和利比里亚的寄宿家庭面对资源紧张

伊娃.吉利厄姆报道

利比里亚宁巴县,2011年1月14日- 当暴乱在科特迪瓦西部边境的村子里发生的时候,村里9岁的桑塔纳(Santana)正一个人在家。11月末的科特迪瓦总统选举结束仅仅几天后,该国政治党派之间的冲突加剧。由于双方的候选人都宣布获胜,人们担心会出现暴力事件。

视频:2011年1月12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伊娃.吉利厄姆报道利比里亚贫困的宁巴县的村民们如何与邻国科特迪瓦的难民们分享他们有限的资源。  在Realplayer中播放

 

桑塔纳的父母正在田里干活,她的兄弟姐妹也不在家。所以,邻居们决定带上她一起穿过黑河逃难到利比里亚。他们在炙热的太阳下走了一天的路。

现在桑塔纳是自危机开始以来在利比里亚登记的1.3万名科特迪瓦儿童中的一个。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帮助他们进行登记。该国的科特迪瓦难民人口中四分之三是儿童和妇女。

热情的欢迎

宁巴县的难民们和他们的寄宿社区有着同样的种族和语言。12月初来到宁巴县南部多普雷村的五个孩子的母亲奥迪尔.宁甘.纳克斯(Odile Ngan Makese)说:“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我们是同一个种族的人。”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2010年11月末的科特迪瓦总统选举结束后,2.5万至3万名科特迪瓦难民跨越边界来到邻国利比里亚。

虽然纳克斯女士在这里还是外来人,但是她和其他大约650名近几个月来到多普雷的难民们受到了热情的欢迎。

村秘书詹姆士.约尔米说:“我们关心他们。我们不能让他们无家可归。但是我们现在要面对很多问题。多了这么多人,食物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更不用说饮用水和厕所了。”

对冲突不陌生

多了这么多张嘴要喂,大米变得短缺。如果收获不到足够的粮食,很多难民和寄宿家庭的主人就只能到木薯地里吃饲料。每天,许多难民走7到10公里的路穿越边界,回到自己的村庄寻找食物,然后再把食物带回来。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在利比里亚的边界地区,由于科特迪瓦难民的大量涌入,水和卫生资源非常紧张。

利比里亚对冲突及冲突带来的艰辛并不陌生。这个国家于2003年结束了长达14年的内战,随后在2005年成功举行了民主选举。然而,进展仍十分缓慢。

宁巴县利比里亚难民遣返和重新安置委员会的主管杉迪(Sandi)说:“你知道,我们刚从战争中走出来。这里农业的情况也比较差。大家愿意和难民们分享食物,也和他们分享了很多,但是库存很快就会耗尽。基本上,食物已经快被吃完了。”

“没有东西可以吃”

宁巴县百拉雷村的诊所离科特迪瓦边界一个小时远。今天,诊所治疗的孕妇和哺乳的母亲的数量是11月初科特迪瓦难民涌入前的两倍还多。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在利比里亚的宁巴县,科特迪瓦的难民挤在寄宿家庭和学校的教学楼里。

诊所里的一位持证助产士罗斯林.芳罗(Roseline Farnglo)说:“他们来接受体检。我们免费给他们治疗,因为在利比里亚我们有免费的医疗保健。但是无论他们得了什么病,他们说的都是一样的-他们很饿。”

当难民伊莎贝拉.马密(Isabelle Mami)来到百拉雷诊所时,她认为她怀孕仅七个月。她发现她实际上已经怀孕九个月了。这个孩子将是她第六个孩子,她和她的家人都在挨饿。她说:“没有东西可以吃。”

很多难民儿童都患有营养不良,并被转移到喂养中心接受治疗–但是这些中心经常离边界城镇很远。

缺乏安全用水

安全的饮用水对难民和寄宿家庭来说都很难获得。许多当地的井泵不是被损坏了,就是无法承受使用的增加。厕所不够是另外一个主要问题,因为露天的粪便可能会导致疾病的爆发。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在利比亚,约百分之七十五的科特迪瓦难民是妇女与儿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国家及国际非政府组织签订了协议,旨在加快水和卫生方面的应急行动。在许多村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过当地的合作伙伴“武装利比里亚”资助建造厕所。

另外,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向受影响地区分发了液体罐和饮用水。

学校受到重创

教育也被中断。寄宿家庭数量不够时,难民们就住在学校或者诊所。

在多普雷,村里的小学校被用作收容50多名妇女和儿童的临时住所,学校因此已经停课六周了。

即使当地的学校仍在运作,难民儿童们仍然遗失掉很多东西。他们在科特迪瓦的家乡使用的课程表不一样,而且他们在学校说的语言也不一样,因此听不懂利比里亚学校讲的英语。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哥本哈根的中央供应中心已经为难民儿童提供了教育材料,以使学校尽快开学。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与科特迪瓦的难民老师们合作,从而协调课程和娱乐活动。

“他们没有被遗忘”

但是对于实地的人道主义救援行动来说,边界村庄有限的基础设施仍是最大的挑战。

联合国难民署保护官员罗伯特.托尔伯特(Robert Tolbert)说:“从仓库到这里需要三个多小时,我们不知道我们是否可以过桥,或者走过其中的几段路。但是我们必须来。我们必须到这里让人们知道他们没有被遗忘。”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