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

福祸参半——持久干旱之后,肯尼亚东北部迎来季节性降雨

难民和当地社区仍然面临缺乏安全用水的挑战

蒂姆.莱德维斯报道

肯尼亚内罗毕,2011年10月26日 —— 肯尼亚东北部的降雨如期而至,为这个半干旱地区带来了长达数月甚至数年干旱之后的首次大型降水。尽管这场降雨让人翘首期盼已久,却也福祸参半。

视频:2011年10 月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道肯尼亚东北部的难民和牧民由于受到持久干旱和邻国索马里冲突的影响,缺乏安全饮用水。 在Realplayer中播放
这场降雨带来了缓解该地区的持久干旱的福音 —— 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旱灾导致庄稼减收和牲畜死亡,加剧了食物和水资源短缺的危机。但“祸兮福所倚” —— 由于已被晒得过于干燥的土地无法吸收突然降临的雨水,爆发洪涝灾害和水媒疾病的危险也急剧增加。

尽管今年十至十二月的“短期降雨”所带来的雨量与往年持平,但降雨所能改善的情况也只能待到2012年庄稼收获之后才能显现出来。这意味着肯尼亚东北部,乃至整个非洲之角在未来的数月里都急需粮食援助。

在这种情况下,儿童依然是最脆弱的群体。粮食安全令人忧心,是否能得到安全用水在这里也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为过渡期难民提供援助

在降雨到来的前两天,人们面临的挑战规模之大,就像是肯尼亚达达阿布大片难民营周围漫天飞扬的尘土那么明显。难民营位于肯尼亚与索马里边界 100 公里处,目前住着 45 万人。其中10万人自六月份以来因索马里的饥荒和战乱而逃离至此,其中一半以上是儿童。

许多索马里难民是在寸草不生的沙漠中经历了数天、甚至数周的长途跋涉,才风尘仆仆地来到达达阿布难民营的。为了满足他们在肯尼亚境内期间的紧急需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正在为他们提供获取安全饮用水的渠道。一旦他们在难民营或者附近的收留社区安定下来,援助还会继续。

自七月以来,通过在地上钻洞、打井、卡车送水、安装和恢复供水系统等措施,已经为93万6 千人,包括51万4千名儿童提供了援助。尽管采取了这些颇有远见的措施,在达达阿布难民营依然有儿童因为接触到了不卫生的水源而感染疾病。

UNICEF Photo
© UNICEF Kenya/2011/Gangale
在肯尼亚东北部一个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协助建立的取水点,哈勒拉.阿德奥和她的孩子们(三岁的伊布拉希姆和五岁的法图玛)用简便油桶装水。

营养不良和脱水

最近,这样的儿童在达达阿布哈格德拉难民营的健康稳定中心随时都能看到。该中心由国际救援委员会管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协助建立,每天收治10 到15 名患有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

在稳定中心的单人病房里,许多母亲抱着虚弱的婴幼儿,有些则两个挤在一张病床上。营养护士斯拉特.阿民解释说,90% 的患儿和处于半饥饿状态的年轻父母——许多来自于刚到达的难民家庭——都因不卫生的水而患腹泻脱水。

“我来自索马里,一路都是步行而来的,”中心的一位母亲、23 岁的纳德海法.穆哈默德说,“我到这里以后孩子就病了,所以我带他来到这家医院。 已经来了六天了。”

一旦被稳定中心收治,儿童除了能够接受疟疾、呼吸道感染和其它并发症的药物治疗外,还能得到食疗性牛奶,直到他们恢复到可以转至门诊治疗的程度。与此同时,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必须通过静脉注射补水。

“难民营的水和卫生状况让人担忧,”国际救援委员会驻达达阿布医疗小组的负责人米尔西亚.阿布杜尔.卡德尔医生说。她还补充道,不卫生的水和不良德卫生习惯共同导致了痢疾的高发病率。“这是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卡德尔医生说。她提到,很多情况下,营养不良、疾病和脱水同时发生,危及儿童的生命。

为当地社区供水

在达达阿布难民营之外及肯尼亚东北部的其它地区,大部分当地居民都以游牧养殖和放牧为生,水也是他们面临的一大问题。由于旱灾,肯尼亚共有 170 万人(大部分为牧区儿童)处于危机之中。

UNICEF Photo
© UNICEF Kenya/2011/Gangale
肯尼亚东北部迎来十月至十二月“短期雨季”的第一次降雨后,道路几乎已无法通行,而此前,当地已经数月甚至数年没下过一场大雨了。

在离达达阿布约 15 公里的拉比斯格勒村,一些以前以游牧为生的家庭永久定居了下来。旱灾和疾病导致牲畜死亡,迫使他们放弃了在东非延续了几个世纪的生活方式。

旱灾发生之前,大约有 150 户居民居住在拉比斯格勒村。现在已经达到了 700 户。

在不远处的一所为该村儿童新建的学校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于十月初在地上钻了一个 179 米深的井眼,从里面取水。这将满足学校的饮水和卫生清洁需求,这里的水也将通过管道输送到社区,供居民和牲畜使用。这个井眼利用蓄水层的水,能够满足约八千人的日常需求,是拉比斯格勒村的生命线。

但是,流离失所的牧民仍然对新环境感觉苦乐参半。“我失去了一切。”最近,一个来到拉比斯格勒村的村民说。她回忆道,在持续干旱到来以前,她和丈夫总共有100头牛。尽管降雨能够恢复他们过去的生活方式,但是她的家人再也不会回到放牧的生活了,她说,“因为我们所有的牲畜都死了。”

建立抗灾能力

如果情况没有极大改善,肯尼亚东北部的另一个村庄——瑞吧村的牧民可能面临相似的命运。该村是骆驼、牛群和羊群的传统饮水点。最近处的瓦吉尔本身也是一个只有一条泥路通行的偏远小镇,但肯尼亚军队在那里驻建了一个空军基地。

UNICEF Photo
© UNICEF Kenya/2011/Gangale
夕阳西下之际,在肯尼亚东北部瓦吉尔附近的瑞吧村,一位游牧牧民在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协助建立的取水点检查他的骆驼。
瑞吧村边缘的一块贫瘠荒野旁有个井眼,为村子提供水源。情况较好的时候,骆驼的数量有时能够达到数千头。牧民赶着牲畜在肯尼亚北部、南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南部的广阔草地放牧时,定期到那里停留。
然而,本月早些时候的一个下午,只有不到 200 头骆驼到瑞吧的水泥槽饮水。那些骆驼瘦骨嶙峋,肋骨轮廓清晰可见。大部分都戴着从拖鞋改装成的口套,以防止他们喝水喝的太多、太快,导致生病。

瑞吧村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的一台水泵和发电机从一个深井眼里取水、然后储存在庞大的蓄水池中。这是方圆数百公里内唯一可靠的水源。然而,如果他们得不到社会的共同帮助、无法建立抗灾能力,这一水源可能不足以帮助他们维持生活。瑞吧仅有的几个牧民表示,由于该地区放牧条件太差、水源枯竭,他们已经失去了至少一半的骆驼。那些得以活下来的牲畜瘦骨嶙峋,让人担心它们的未来。

随着夕阳西下,骆驼饮完水,牧民们用树枝鞭挞着驼群,将它们驱赶到一起。这是一幕让人感到时间静止的时刻。然而,这也是伤感的一幕——就在非洲之角,这样放牧传统即将成为历史。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