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

实地日记: 逃往达达阿布

索马里难民涌入肯尼亚的难民营

UNICEF Photo
© UNICEF Kenya/2011/Tidey
男孩在肯尼亚达达阿布的营养治疗稳定中心接受治疗期间,他的母亲一直在一旁照料。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信专员克里斯多夫.泰迪深入肯尼亚,评估陷入严重干旱危机的家庭状况,尤其是妇女和儿童的状况。 以下是他的报道。

克里斯多夫.泰迪报道

肯尼亚达达阿布,2011 年 7 月 25 日 – 从索马里边境驱车驶过将近 100 公里的沙路,到达肯尼亚达达阿布的难民营,这是一段艰苦的行程,需要穿越一片干旱的不毛之地。 四驱车不得不时时刹车和转弯,以防撞上动物的尸体,在烈日的照射下,尸体的骨头发出刺眼的白光。 树木和灌木的枝条上光秃秃的,提醒着我已进入干旱的死亡之地。

然后我看到了他们。 我看到妇女身上颜色鲜亮的衣服,和绑在她们背上的婴儿的瘦小身形。 我看到老人蹒跚前行,没有助布车,也没有手杖。 我看到稍大的孩子帮助幼小的弟妹赶上家人的步伐。

他们憔悴的脸上写满疲惫,为了寻找食物和水源,他们已经徒步跋涉了数百公里。 他们都在步行穿过这片荒地,走向期待获救的彼岸。 但许多人却死在路上。

“没有任何吃的东西”

这些是希望从家园的干旱和饥荒中逃离出来的索马里难民。 每天有数以千计的人在跋涉中幸存下来,来到达达阿布的难民营。 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了, 已经饥饿难耐了。 许多人在途中痛失家人。

UNICEF Photo
© UNICEF Kenya/2011/Tidey
在肯尼亚达达阿布的营养治疗稳定中心,营养不良的穆罕默德开始自己进食。

在难民中,儿童的状况可以真实地反映出旱灾带来可怕后果。 索马里南部有两个区域已被宣布进入饥荒状态,非洲之角的干旱和半干旱区域的营养不良发生率急剧上升,如果得不到紧急援助,大约 78万 名儿童很可能面临死亡。 在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索马里,估计共有 223 万儿童严重营养不良。

在达达阿布的哈加德拉营养治疗稳定中心,我见到了亚毕迭,他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他 3 岁的儿子亚丁正在接受针对严重营养不良的治疗。

“干旱毁掉了我们所有的庄稼和牲畜,现在什么吃的都没有了,”亚毕迭说, “我们花了 25 天时间才从索马里来到达达阿布。 我的妻子在途中死去,因此现在我必须独自照料孩子们。”

特别护理

当亚毕迭和他的孩子们来到哈加德拉难民接待中心时,亚丁已经快不行了。 他甚至没有力气吞咽食物,因此立即被送往难民营的医院接受紧急治疗。 那是六天前的事了。

UNICEF Photo
© UNICEF Kenya/2011/Tidey
三位妈妈背着自己的孩子在肯尼亚达达阿布的哈加德拉难民接待中心等待登记。

现在我坐在亚丁和他父亲的身旁,可以看到小亚丁的体力正在恢复。 通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的食疗方案,亚丁的状况已经好转,现在可以自己抬起头了。 但他的身体仍然很虚弱,必须由医院细心的医生谨慎护理。 亚丁的体重只有五公斤,并且患有皮肤和呼吸道感染。

“六天前第一次看到小亚丁时,我担心他太虚弱可能会活不了,看到他的状况得到改善我真是太激动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营养专家帕特里克.科德加 (Patrick Codjia) 说, “每次看完罹患营养不良症的儿童后离开医院时,我都希望能再次见到他们,但到时会怎样谁也无法确定。”

粮食安全危机

在达达阿布营养治疗稳定中心,治疗营养不良儿童的首要目标是让这些儿童恢复自己进食的能力。 在与亚丁的病床相邻的病床上坐着三岁的穆罕默德,他就是在今天可以自己吃东西的。 这真是鼓舞人心。

不幸的是,这场危机还没有任何结束的迹象。 这是非洲二十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安全危机;也是全球目前最糟糕的状况。 虽然一些像马丁和穆罕默德一样来自索马里的儿童,他们在长途跋涉中幸存了下来,但仍有成百上千的儿童永远留在了去达达阿布的路上。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