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

时事

在肯尼亚,保护妇女和儿童免受来自‘隐蔽的杀手’的威胁

肯尼亚内罗毕,2014年6月2日 —— 奥里亚方索.亚帝(Aliaphonse Arite)稍显紧张,这名15岁的女孩即将生平第一次接种破伤风疫苗。

在肯尼亚,儿童帮助热线是挽救性侵受害者及其家庭的生命线
肯尼亚,2013年11月20日 —— 今年,一场历经4年之久的法律诉讼画上了句号。被告曾是一名教师,他强奸了当年年仅14岁的学生克里斯廷(化名) —— 最终,他被判处监禁30年。

在肯尼亚:年轻的网络用户正不断增加

肯尼亚内罗毕,2013年9月30日 —— 16 岁的玛丽和17岁的鲍西娅生活在内罗毕的一个低收入地区卡弯格瓦利(Kawangware)。她们都没有上学 —— 鲍西娅正在照顾姐姐的孩子,而玛丽正在学习理发的手艺。尽管如此,她们都拥有一部手机并在7个月前左右开始使用Facebook。

努力控制肯尼亚难民营内及周边地区爆发的脊髓灰质炎疫情
肯尼亚达达阿布(DADAAB),2013年9月5日 —— 7个月大的法图玛(Fatuma)活泼好动,此刻她正舒服地坐在母亲的膝头。她的眼睛炯炯有神,好奇地观察着每一位进入房间的访客。但是,她的双腿看起来有些异样 —— 不仅从未挪动过,两只小脚也与正常儿童大为不同,向外侧下垂接近90度。

帮助牧民子女在低成本学校接受教育
肯尼亚图尔卡纳(TURKANA),2013年2月20日 —— 8岁的彼得.埃科坦(Peter Ekutan)与7岁的伊曼纽尔.洛瓦尔(Emanuel Lowar)兄弟俩都还没有上过学。他们帮助父亲在肯尼亚西北部图尔卡纳县的一个偏远村庄里照看羊群。他们并不知道其他孩子正在课堂接受教育。

在肯尼亚北部,NBA球星对抗脊髓灰质炎
肯尼亚北部,2013年1月2日 —— 来自美国国家篮球协会的一群职业篮球运动员们访问了肯尼亚,以了解有关根除脊髓灰质炎的第一手资料。

在肯尼亚达达阿布营地,教室为一名13岁的索马里难民儿童提供庇护
肯尼亚达达阿布,2012年12月27日 —— 13岁的哈瓦.奥斯曼(Hawa Osman)到达肯尼亚东北部这个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营之前,她从来没有上过学。

以现金付款形式援助肯尼亚年轻人打破贫困恶性循环
肯尼亚内罗毕,2012年12月24日 —— 卡洛琳.亚德海伯.穆拉(Caroline Adhiambo Mula)的父亲几年前去世了,家里经济条件比较苦难,总是月复一月地挣扎过活。

水井为肯尼亚农村带来希望
肯尼亚达达布(DADAAB),2012年12月20日 —— 法蒂玛.苏西(Fatima Suthi)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过下雨了。这位51岁的母亲有8个儿女,住在肯尼亚东北部达达布难民营附近。

在肯尼亚图尔卡纳的众多村庄,一项为社区送去清洁水的活动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肯尼亚图尔卡纳(TURKANA),2012年11月29日 —— 在肯尼亚东北部图尔卡纳中心区的纳姆库斯(Namukuse)村,图尔卡纳湖沿岸已经沙化。该湖是非洲第四大湖泊,是居住在该湖沿岸渔业社区人民的生计来源。

在肯尼亚一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难民营中,未成年人得到关键照料
肯尼亚达达阿布(DADAAB),2012年10月12日 —— 肯尼亚东北省的达达阿布有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难民安置点。据联合国难民署(UNHCR)介绍,达达阿布难民营由达伽哈莱(Dagahaley)、哈加德拉(Hagadera)、伊福(Ifo)、伊福二号(Ifo II)和坎比奥斯(Kambioos)难民营组成,总人口超过47万。

生活在内罗毕非正式定居点的儿童得不到基础服务且缺乏机会
肯尼亚内罗毕,2012年3月14日——15岁的约翰生活在内罗毕一个名为科罗戈乔的非正式定居点。清晨,约翰的同学们准备出门上学的时候,约翰也离开了家。但他不是去学校,而是步行半公里,来到全市最大的垃圾场,靠捡垃圾谋生。

临时学校使图尔卡纳女孩上学的梦想成真

肯尼亚图尔卡纳县,2011 年 12 月 5 日 —— 瑞贝卡.易凯西对到卡洛库坦洋临时学校上学前的生活还历历在目。那时候,她每天都在肯尼亚西北部图尔卡纳因气候半干旱而牧草稀少的广阔草地上放羊。

福祸参半——持久干旱之后,肯尼亚东北部迎来季节性降雨
肯尼亚内罗毕,2011年10月26日 —— 肯尼亚东北部的降雨如期而至,为这个半干旱地区带来了长达数月甚至数年干旱之后的首次大型降水。尽管这场降雨让人翘首期盼已久,却也福祸参半。

灾区日志:在非洲之角挽救每一个孩子的生命

肯尼亚内罗毕,2011 年 10 月 18 日 —— 世界各地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成员正通过各种方式从事拯救生命的工作。对于在健康、营养和保护等项目中直接与儿童和家庭打交道的相关人员来说,所取得的效果往往较为明显。比如,帮助一名婴儿接受麻疹免疫、一名母亲防治破伤风、一名腹泻儿童补充水分、或者另一名儿童在武装冲突中幸免于难。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呼吁继续支持非洲之角的赈灾工作
美国纽约,2011年10月6日 —— 亲善大使金妍儿、赛琳娜.威廉姆斯、伊斯梅尔.比阿、安洁莉克.琪蒂欧正发出继续支持“非洲之角”赈灾工作的呼吁,并通过社交媒体传递了一系列最新制作完成的“公共服务公告”,号召她们的粉丝继续关注持续进行中的赈灾活动,以真正结束这场灾难性的危机。

阿里的故事:在被干旱蹂躏的肯尼亚,教育是创造光明未来的关键
肯尼亚瓦吉尔,2011年9月26日 ——  为了留住家里所剩无几的山羊,16岁的阿里.约瑟夫.奥马和他的妹妹们只能把从镇上收集来的硬纸板撕成条,喂给饿坏了的山羊吃。原本由200头羊组成的羊群,如今只剩下3头。它们被圈在用荆棘搭成的临时羊圈中。

回顾亚丁的故事:一个孩子从索马里到肯尼亚的求生之旅

肯尼亚达达阿布,2011 年 9 月14 日 — 六个星期前,一名三岁男孩的父亲带着他来到了位于肯尼亚东北部达达阿布哈格德拉难民营的营养稳定中心,当时他极度担心和绝望。该中心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和很多其他来到这里的儿童一样,他几乎就快要失去生命了,因为当时他营养不良、脱水,并且呼吸道感染。

创新型解决方案帮助解决肯尼亚水源短缺问题
肯尼亚瓦吉尔,2011 年 9 月 12 日 —— 在肯尼亚东北部瓦吉尔的一个偏远地区,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在路旁的封闭水罐车周围。

对于居住在肯尼亚的索马里难民儿童而言,新学年意味着全新的开始
肯尼亚达达布,2011 年 9 月 9 日 —— 对于世界各地的儿童来说,学校假期的结束通常伴随着各种复杂的感情。 来看一看生活在肯尼亚东北部达达布难民营的儿童,学校就要于本周开学了,他们的心情当然也很复杂。

新管线为肯尼亚受干旱影响的社区带来希望

肯尼亚图尔卡纳区,2011 年 8 月 16 日 —— 在干涸河床中间,儿童和成年人一样,从深坑底部肮脏的泥潭中取水。为了撇开沙子,他们使用小而轻便的小少,耐心地一勺一勺地舀着,只为收集到够喝的水。虽然撇除沉淀物后,上层的水看起来很清澈,但却去除不了水中的咸度或氟污染,这里的水几乎不能饮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肯尼亚受灾地区提供挽救生命的紧急营养补给

肯尼亚特坎纳地区,2011 年 8 月 15 日 -- 洛德瓦尔地区医院的儿科病房里,持久刺耳的婴儿咳嗽声打破了病房的寂静。这家地区医院位于肯尼亚的西北部,医院儿科病房里的婴幼儿因各种疾病住院,但他们都经历了共同的遭遇 —— 严重旱灾所导致的营养不良。

免疫接种减小了肯尼亚难民营周围爆发疾病的风险
肯尼亚达达阿布,8 月 2 日 – 在难民大规模安置点肯尼亚东北省达达阿布的郊区马莱雷,儿童正在接种麻疹疫苗,当针头插入皮肤时,尖锐的哭声随即传来。 快要轮到的儿童惊恐地钻到父母的怀里,一个孩子哭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哭起来。 但对于深知疫苗接种重要性的父母们而言,这个活动是非常受欢迎的。

非洲之角的危机正在恶化,急需更多人道主义援助

美国纽约,2011 年 8 月 3日 —— 随着非洲之角发生的危机不断加深,联合国发出警报,索马里南部的所有地区在接下来两个月会陷入饥荒。成千上万的人已经失去了生命,更多的人命悬一线,而国际社会的人道主义救援行动仍然非常缓慢。

免疫接种运动惠及肯尼亚-索马里边境的弱势儿童

肯尼亚利波伊,2011年7月29日 —— 一眼望去,利波伊是肯尼亚-索马里边境一个尘土飞扬的小镇,似乎没有什么希望可言。但仔细看你会发现,由社区卫生工作者和村里的长者组成的接种队正在全力以赴地为五岁以下的儿童接种挽救生命的疫苗。

实地日记: 逃往达达阿布

肯尼亚达达阿布,2011 年 7 月 25 日 – 从索马里边境驱车驶过将近 100 公里的沙路,到达肯尼亚达达阿布的难民营,这是一段艰苦的行程,需要穿越一片干旱的不毛之地。 树木和灌木的枝条上光秃秃的,提醒着我已进入干旱的死亡之地。

肺炎球菌疫苗接种计划的启动旨在保护肯尼亚数千名儿童的生命
肯尼亚内罗毕,2011年2月16日 – 肯尼亚总统姆瓦伊.齐贝吉(Mwai Kibaki)于本周在首都内罗毕为肺炎球菌疫苗接种计划发起了一场丰富多彩的启动仪式。所有12个月以下的儿童都将免费接种疫苗,这将保护全国数千名儿童的生命。

肯尼亚发放“母婴保健包”以预防艾滋病毒传播
肯尼亚基苏木,2010年11月1日 – 在杰克林.阿肯伊.奥多谷(Jacklin Akinyi Odongo)婚姻幸福的时候,她给女儿取名为阿莫尔。然而当她把感染艾滋病毒的消息告诉丈夫后,却完全失去了丈夫的爱。丈夫对她殴打、唾骂,把她从家里赶了出来,她只能求助于朋友。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在肯尼亚帮助发放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母婴保健包”
美国纽约,2010年10月29日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今早抵达肯尼亚,与肯尼亚政府及其合作伙伴共同发起新项目——“Maisha免疫区” 项目,旨在在两个省建立艾滋病毒母婴传播的免疫区。

联合国水机制组织举办活动庆祝世界水日
美国纽约,2010年3月22日 – 地球表面有三分之二的面积被水覆盖,但只有约百分之一的水资源可用于农业、制造业、社区及个人用途。今年的世界水日主题——“为健康的世界提供清洁用水”,旨在提高公众意识并促进人们采取行动改善全球的水质量。

非洲之角预计降暴雨 将加剧当地粮食和营养匮乏问题
肯尼亚伊西奥洛,2009年10月16日 – 烈日之下,20岁的牧民埃克瓦姆.约瑟夫正与他11岁的弟弟埃凯. 弗朗西斯,赶着他们的牛群,走过一片寸草不生的土地。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欧洲委员会人道主义援助部抗击肯尼亚北部干旱
肯尼亚洛基乔基奥,2009年4月17日–对肯尼亚北部的图尔卡纳游牧民族来说,生活就是不断地挣扎。近些年,这个偏远、广阔并且贫困的地区深受干旱之苦。

干旱威胁肯尼亚北部儿童的健康和生存
肯尼亚特坎纳,2008年10月31日 – 位于肯尼亚北部的特坎纳(Turkana)正处于灾难的边缘。该地区持续数月没有降雨,未来气象预报不容乐观,数千名儿童身处危险之中。

艾曼纽.贾:从儿童兵到嘻哈音乐明星
美国纽约,2008年8月 — 十多年前,在苏丹广受欢迎的嘻哈明星艾曼纽.贾还是一个儿童兵。但他得以从那段经历保全性命,亲身讲述他的故事,现在更成为一名国际知名音乐家。

珐图玛的数码日记:在肯尼亚最大贫民窟的女孩教育问题
肯尼亚基伯拉,2008年4月3日。基伯拉是肯尼亚最大的贫民窟,就在首都内罗毕的中心位置。贫民窟的100多万居民与极度贫困和高犯罪率进行着抗争。像整个肯尼亚一样,基伯拉绝大多数的居民年龄都不足30岁,贫民窟不到一半的年轻人能上中学。

在儿童对和平的期盼中,肯尼亚领导人签署权力分享协议

美国纽约,2008年2月29日。肯尼亚总统姆瓦伊.齐贝吉和反对派领袖莱拉.奥廷加昨天签署了一项权力分享协议,恢复自12月有争议的总统选举以来,深陷暴力事件的国家的和平。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帐篷学校为肯尼亚因暴乱而流离失所的儿童们提供避难场所
肯尼亚纳库鲁,2008年2月19日。伊冯一家从受暴乱掠夺的村庄中逃离时,八岁的她失去了家园、她珍贵的塑料项链、校服和教室。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呼吁660万美元援助以帮助受选举后暴力事件影响的人们
美国纽约,2008年1月30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呼吁提供660万美元援助,以保护因肯尼亚选举后暴力事件增加而受到影响的妇女和儿童。

继选后冲突爆发后,数千名儿童在开学的第一天无法到校
肯尼亚内罗毕,2008年1月24日。去年因有争议的总统选举而引发的暴力事件给肯尼亚的许多人的生活带来了混乱。

肯尼亚选举后的暴力事件虽已平息,许多家庭仍流离失所
美国纽约, 2008年1月11日。肯尼亚大选后暴力事件的结果继续影响着整个国家。估计有25万人逃离家园,他们急需食品,庇护所和基本的药品。

一个女孩的故事:22岁的法图玛报道肯尼亚选举后爆发的冲突
肯尼亚基贝拉,2008年1月2日。上个星期,在肯尼亚因有争议的选举而爆发的冲突中,至少有300人死亡。骚乱主要发生在内罗毕以外的基贝拉贫民窟地区。

肯尼亚的培训课程是非洲的一个基于社区的新生儿护理里程碑
2007年6月26日,肯尼亚内罗毕。20岁的伊芙琳不知道她的宝宝们死于何种原因。 在接生婆的帮助下,她于内罗毕市中心附近位于大片贫民窟的家中,生下一对双胞胎,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然而,几小时后她的第一个孩子就死了,她的喜悦被无情地打碎。 不久,另一个婴儿也夭折了。 绝望的伊芙琳怪罪于接生婆,但是因为没有证据,她也不太确定。

肯尼亚中部学童的性暴力恶梦
肯尼亚内罗毕2007年3月13日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近任命街舞明星左拉为东非和南非亲善大使,原因就是考虑到左拉非常熟悉这个地区的问题。左拉原名邦吉康斯.德拉米尼,出生在南非索韦托罪案猖獗的左拉区,从小就伴着饥饿、贫穷、暴力和枪支长大。

肯尼亚学童面临洪灾过后的挑战
肯尼亚内罗毕2007年2月1日报道 - 13岁的尼克松.本瓦尔笑着向他在河边扔石子玩的朋友们跑过来,自从洪水袭击后,这条小河就从学校里贯穿流过。  尼克松展示他在附近河里捕到令朋友们吃惊的大鱼。


 

 

 

 友好打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