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日本地震发生一年之后,孩子们拍摄的照片展现复苏的景象

丽贝卡.泽赞报道

美国纽约,2012年3月14日——日本“311大地震”已经过去整整一年,该地震引发了一连串令人无法想象的灾难。

EYE SEE TOHOKU摄影培训班为经历了2011年3月11日地震和海啸的日本儿童提供了一次机会,记录他们的灾后生活场景。该摄影活动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日本委员会主办,索尼公司赞助。 在Realplayer中播放

里氏9.0级的地震导致地球自转轴位移10至25厘米,引发的海啸破坏了日本东北海岸线的大部分地区,最终导致近16000人死亡、超过3000人失踪。

虽然海啸已经过去,但对于居住在福岛县、只有12岁的佐藤晃(Akira Sato)和她的社区来说,新的灾难才刚刚开始。灾难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了核泄漏,泄漏等级达到国际核事件分级表的7级——这是最高的级别。

“我们学校的副校长每天都会在操场上和校门口测量辐射水平。我认为要检测看不见的东西非常困难。” 佐藤晃说。不确定性已经成为了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1-2315/Minatogawa
14岁港川纱绫(Saaya Minatogawa)拍摄了岩手县大土镇一辆严重变形的汽车。“当海啸来袭时,司机可能还在车里。这太令人难过了。”她说。

灾难发生8个月后,她和其他26名8至15岁的孩子们一起,参加了在受灾地区举办的“EYE SEE TOHOKU” 摄影培训班。该活动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日本委员会主办,索尼公司赞助,旨在为日本儿童提供一个表达心声的机会、展示他们在危机阴影下的经历。

孩子们的作品展现了灾民的顽强和重生的希望。

 坚韧的典范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了解受灾民众现在的感受。”15岁的藤原树里(Juri Fujiwara)在福岛的活动中说。在孩子们出发拍摄他们的生活和社区之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师贾科莫.皮罗兹(Giacomo Pirozzi)向他们传授了构图等摄影技巧。

这个项目看似容易,但实际并非如此。在培训班进行的那段时间里,强烈的余震仍很普遍。项目的进行需要准备紧急食品和庇护所,因为孩子们的安危是头等大事。

然而,通过作品,他们向观众展示了坚韧的典范。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1-2342/Yoshida
一位妇女装扮成小丑的样子,在福岛县相马的哈瑞伽马(Haragama)店发放食物。这幅作品由11岁的吉田里里(Riri Yoshida)拍摄。

“这里曾是镇上唯一的游泳池。”14岁的港川纱绫,站在岩手县大土一个空池的边缘说:“上小学的时候,我经常到这里游泳。”现在这里满目疮痍,只有倒塌的钢梁和碎玻璃。

纱绫目前住在位于Kikikiri初中的临时住所内,这里是摄影活动的一个地点。每天,她都能看到重建的进展。在她的作品中,一朵小花在支离破碎的混凝土旁绽放。“在残垣断壁中,花儿们依然绽放。”她说。

破坏和愈和

在宫城县石卷市,很多破坏的景象仍清晰可见;这里有超过3000人死亡,近900人仍然失踪。

“鲇川[港]被冲毁。看到自己的家乡时,我非常难过。”11岁的渥美良太(Ryota Atsumi)说。

他和朋友们用胶片记录了志愿者清理废墟、重建社区的工作。“志愿者们移走了大树。我能看见他们是怎样努力地在工作。”10岁的古内三木(Miki Furuuchi)说。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1-2290/Goto
十岁的国图千寻(Chihiro Goto)拍摄的作品,8岁的佐藤未来(Miku Sato)在宫城县石卷海滩。

在福岛,这里的核危机还在持续,15岁的佐藤结月(Yuzuki Sato)拍摄了由受污染的土壤堆成的土堆,土壤是从学校的操场清理出来的。“在污染土壤所堆成的土堆前,有‘禁止入内’的牌子,但是小孩子可能还会进去,”她说,“在很多地方都能够看到‘禁止入内’的牌子。”

她和许多同龄人已经加入了社区重建工作。在索马市——一个古老的渔村,他们参观了哈瑞伽马(Haragama)店,很多援助物资从这里分发。

“地震发生后,我能感觉索马市的人们变得更乐观,关系也更牢固。”树里说。

总的来说,这些照片提供了一个清晰的证明,生活正不可逆转地向好的方向转变。“我希望,孩子们可以忘记透过镜头所看到的这一切,”三木的母亲说,“我同时希望,他们能永远记住所发生的一切。”

孩子们的摄影作品目前正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纽约总部展出。名为“未来之路”展览的展出时间为3月5日至5月31日。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