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

麻疹疫苗接种员冒着危险在伊拉克工作

UNICEF Photo
© UNICEF Iraq/2007
疫苗接种员在伊拉克为每个一至五岁孩子免疫接种。 这个孩子在街上与家人一起。

在过去两年伊拉克最大的人道主义行动中,八千名疫苗接种员 - 包括讲述下面故事的伊拉克妇女 - 致力于防止麻疹在儿童中爆发的可能性,因为冲突和不安全,很多儿童还没有接种常规疫苗。

伊拉克米桑省2007年4月23日 - 我已经做了15年的疫苗接种员,但是从来没有觉得像现在这么困难。 我将参加未来两个多星期的大规模免疫行动。

我家在靠近伊朗边界的米桑省阿马拉附近 - 是伊拉克最贫穷的地区之一。 这里的很多人是从伊朗回来的,包括我的丈夫,他在伊朗做了许多年的战俘。 两伊战争结束后,他们回到这个地区。

我们需要保护那些还没有接种疫苗的孩子,因为麻疹非常危险,而且是可以致命的。 我们都希望这次的行动可以顺利进行,上次在去年12月的免疫运动中,警察表示太危险,我们不能出去完成我们的任务。

UNICEF Photo
© UNICEF Iraq/2007
一位母亲和婴儿免疫后的微笑。有时,这样的运动是伊拉克母亲给婴儿免疫接种的唯一机会。

每天100名儿童

我们在边境附件的阿提伯和阿施特工作。 我是队伍中唯一的女性,与其他六男疫苗接种员编在一队。 因为我是女的,他们为了我的安全,想让我留在保健中心。 如果我留下,确实会舒服安全的多,但我坚持和他们一起去。

免疫运动开始的第一天,我早晨七点半到达保健中心,在疫苗箱中放足为100名儿童接种需要使用的药瓶。 这是我们每人每天的工作量。

药箱里有冰,这样疫苗可以保持在冷冻状态。  这很重要,因为现在米桑气温很高,我们还要在太阳下走很长的路。

接种员成攻击的目标

我们出发的时候有些紧张。阿马拉今年比较平静,很多家庭从其它危险的地区逃到这里。 有很多孩子和新来的家庭我们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我们。

UNICEF Photo
© UNICEF Iraq/2007
防疫队正在巴格达的一家门口敲门。因为不安全,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进入人家中是非常危险的。但接种员必须找到每一个儿童。

我们不知道他们是欢迎我们,还是会给我们找麻烦。 我们听说,在其它省,有的接种员被绑架,甚至有被射杀的。

我们带着登记表,记录我们接触的儿童。 我还有一张手画的地图,标着我应该访问的家庭,这样我就不会错过任何一个该接种疫苗的孩子。 如果错过一名儿童,我们还得再回来。

现在,每当你敲门的时候,永远不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我们希望开门的是位母亲,这样,我们就可以问她是否有年龄在一至五岁之间的孩子。 如果有,我们当场就可以在门口给她的孩子们注射疫苗。 然后我们会在他们的门上和我们的登记表上做标记,以确保我们接触到我们所有的目标儿童。

“我希望我可以睡觉”

现在许多母亲没有足够的知识让他们的孩子健康成长;她们没有受过教育。 有些母亲 - 特别是新来这里的人 - 害怕接种疫苗,她们不给我们开门。

在这种情况下,你要坚持不懈,不恐惧。 我相信我正在做的事对伊拉克的未来非常重要。

第一天,我们没有遇到任何敌意,如释重负。 傍晚之前,我带着空药瓶和用过的注射器回到保健中心登记。 以后我还要再回去,给那些未注射的孩子接种疫苗。

明天,我们要去另一个地区,比阿马拉远。 我们需要到农村去,有些流离失所的家庭在那里住。  这种情况很难,因为他们经常搬家。 今天他们在这里,明天就不见了。

感谢上帝我们今天很顺利-没有恐吓,而且为很多孩子接种了疫苗。 明天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我希望今晚睡个好觉。


 

 

视频

2007年4月25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安吾利卡.欧卡夫就八千名疫苗接种员参加的伊拉克免疫运动报道。
 视频  高速 | 低速

从新闻市场下载广播质量视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