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

海地震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实地工作

采访通讯部高级顾问肯特.佩吉

UNICEF Photo
© UNICEF Haiti/2010/Khadivi
2010年1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海地通讯部主任肯特.佩吉在儿基会驻海地的帐篷办公室内用黑莓手机与国际媒体保持联系。他的身后是通讯部专家弗朗索瓦.瓦尼。

美国纽约,2010年7月9日– 肯特.佩吉(Kent Page)在海地震后一周从美国前往太子港,地震严重摧毁了海地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也给最易受到影响的儿童带来了伤害。他将作为儿基会驻太子港的媒体发言人,到海地执行为期一个月的任务。

佩吉是加拿大人,也是一名资深的通讯人员,负责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中非、西非和拉丁美洲的工作。他在90年代顺利完成了联合国在利比里亚和卢旺达地区的任务,并在2002年协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阿富汗的任务,他对紧急事件的应变能力非常强。

但是,海地的这次危机之大,令佩吉和所有海地人民都始料不及。这对于联合国来说也是致命性的灾难,有100多名工作人员在地震中丧生。虽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没有伤亡,但是办事处却遭到了严重破坏。当佩吉到达时,设在太子港机场附近帐篷搭建的临时总部正在执行救援指挥工作。

地震六个月后,对于很多生还的家庭和儿童来说,地震时的景象仍然历历在目,他们永远忘不了那些帮助过他们的工作人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编辑蒂姆.莱德威斯采访肯特.佩吉有关震后救援的一些情况,下面是采访内容。

UNICEF Photo
© UNICEF Haiti/2010/Noorani
今年年初,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海地工作人员在海地太子港的帐篷办公室外。

震后你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救援工作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肯特.佩吉: 我作为通讯部的主任被派往海地,和几名其他的通讯人员一起工作,这里还有一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加拿大国家委员会派来的小组参与我们的工作。我们主要负责每天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行动传播到国际媒体。我觉得我们是个很好的团队,每个人都很清楚自己的职责,工作进行的很顺利。

你能描述一下你所看到的地震所造成的破坏程度吗?

我参观了太子港、雅克梅勒和莱奥甘这三个地震灾区,有些街道就像在二战中被毁坏的街道一样,遭到了完全破坏。在一些其它街道,有的建筑物倒塌了,有的还立着,还有些街道没有损坏。但总体而言,地震的破坏程度是极其巨大的。当乘坐直升机俯看莱奥甘市时,发现整座城市都被夷为了平地。城市外的人民都处于绝望悲痛的境地。

生活在临时营地的流离家庭的生活条件怎样?

太子港几乎所有的空地上都搭建了临时住所。公园里也搭起了帐篷,有的住所是由塑料布或者防水油布甚至塑料袋搭起来的,条件非常差。但是你仍然能看见,就像在其他任何紧急事件中能看见的一样,孩子终究还是孩子,我还记得看到孩子在外面放着塑料袋做的风筝,在他们的世界尽情玩耍,这真让人感到欣慰。

在你看来,在震后初期,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那一项干预措施对儿童的影响最大?

首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太子港、雅克梅勒和莱奥甘的数百万灾民运送了清洁安全的饮用水。

UNICEF Photo
© UNICEF/HTIA2010-00181/Ramoneda
2010年1月12日海地地震后,一名小女孩走过太子港建筑物残留的碎石堆。

我们还开展了为50万儿童进行预防破伤风、白喉、百日咳、麻疹和风疹疫病的免疫注射活动。这是一项预防性的干预措施,因为如果破伤风疾病在临时营地里不卫生的坏境里暴发,就会像野火一样迅速蔓延。

我们还搭建了帐篷学校,约5000所学校在地震中受损,所以帐篷学校的搭建非常重要。

震后一个月,我们在太子港偏远山村开放了第一所帐篷学校,学校里挤满了人,家长牵着孩子走到学校。这是地震灾区所开放的第一所学校,跟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们一样,看到他们的孩子上学,他们感到很自豪。孩子们也能有机会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耍学习,回归到正常的生活。

沦为孤儿的孩子和与家人分离的孩子的情况怎么样呢?

我们和其他伙伴一起帮助家庭的团聚以及寻找家人,我在那里的时候,我们曾帮助很多孩子找到了自己的亲人。

我记得有个小男孩,家里的房子倒塌了,自己也受伤了,被送去接受紧急治疗。医院无法对他进行治疗,小男孩的生命危在旦夕,于是将它送往 “舒适号”(美国海军在海地执行救援任务的医疗船)上。他的父母不知道孩子被带到哪儿了,料想最差的结果就是儿子死了。

UNICEF Photo
© UNICEF/HTIA2010-00088/Ramoneda
很多海地学校在地震中遭到了破坏,学生们走过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援在太子港搭建的帐篷学校。

在寻找家人项目的帮助下,我们帮助小男孩找到他的父母。我们见证了那个时刻,当时CNN 的主播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也在场,他们记录下了整个场景,非常感人。我们要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保护行动小组和来自其他组织的帮助人们摆脱困境的工作人员致敬。在如此绝望的情境下,能有这么一个好消息,真是令人欣慰。

在你为期一个月的实地工作期间,有没有看到贩卖儿童的情况?

据估计,在地震发生以前,每年约有2000名海地儿童被非法贩卖。现在处于震后的混乱状况,大量儿童找不到自己的家人或已经成为孤儿,可以想象被贩卖儿童的数量应该上升了。

因为海地的人贩很有经验,他们有着专业的犯罪网络,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也非常了解市场。可以说地震让他们的贩卖活动更加嚣张。

因此我们同政府等伙伴合作,立即开展了行动。广播每天向人们宣传贩卖儿童的危险,医院工作人员被告知,接送任何没有陪同的受伤儿童的人必须出示证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帮助培训了一支由海地国家警察组成的儿童保护大队,在边境和机场执行任务。

那当时工作人员的工作环境怎样?

我们在联合国驻海地维稳特派团(MINUSTAH)物流基地的两个室外帐篷办公室工作。场地很大,联合国各机构都设有基地,让我们能够更好地进行调度工作。我们有桌子、椅子,也有很多精力做好面前的工作。

我想说说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起工作的海地当地工作人员。很显然他们刚从地震中死里逃生,一名司机痛失了自己的三个孩子,其他人也有亲戚死亡,房屋被破坏或毁掉,但他们都重新投入了工作,全心全意地帮助海地儿童。

与此同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多米尼加共和国驻海地办事处也在通过航空和陆路协调物流和救援物资,并派遣人员去往海地。他们在本国也有工作,但是却接手了这个工作并完成得很好。

UNICEF Photo
© UNICEF Haiti/2010
肯特.佩吉在儿基会驻海地的帐篷办公室外进行现场电视采访。

你们工作和休息也都在MINUSTAH基地吗?

是的,我们晚上11到12点去帐篷里睡觉,早晨5点半起床工作,基本上我这一个月都住在帐篷里。基地在机场附近,所以每晚都有飞机停在距离我们75到100米的地方,这些飞机装载了救援物资。这使得工作人员的睡眠时间大大减少了。

就你的经验而言,海地地震与其他的紧急事件有何不同?

我曾经历过很过复杂的紧急事件,比如在阿富汗、卢旺达、安哥拉、利比里亚和西非的其他一些国家等,但是这确实是一个非同寻常的状况,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这次地震发生在西半球最贫困国家的城市地区。地震虽然只持续了35到45秒,但受直接影响的儿童达150万,很多儿童因此受伤或丧生,与家人分离,需求很迫切也很大。

另一方面的原因是,海地到迈阿密的航程只要1个半小时,到纽约也只有4小时,因此国际媒体对此的关注度很高也很及时。我认为媒体在让全球关注到海地儿童的问题方面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你能否回忆起某个场景,能显示出海地人民在面对灾难时顽强的适应力?

确实有,我记得我们曾与一名小女孩聊天,她11岁左右,我们问她:“你想回到学校吗?”她说:“很想。”我们问她原因,她接着说:“因为我们的国家遭到了严重破坏,我想早日重建我们的国家。”我想这可以表现出海地人民面对灾难时的顽强精神。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