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

塞巴斯蒂安的故事:一位海地地震幸存者的叙述

UNICEF Photo
© Delatour family photo
14岁的海地地震幸存者塞巴斯蒂安.德拉图尔于2009年12月拍摄的照片。

美国纽约,2010年1月21日 - 海地地震摧毁了成千上万人的生活来源,并造成大约300万海地人的基本生活设施系统瘫痪——其中既有赤贫人口,也有中产阶级和富裕阶层。

 点击此处收听采访录音

灾难发生之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为急需救助的儿童和家庭提供挽救生命的支援。海地总人口的将近一半年龄在18岁以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援救工作的首要任务是这些儿童,必须找到他们、为他们提供食物、使他们得以生存并获得安全保护。

虽然自己家也在地震中蒙受了损失,但14岁的塞巴斯蒂安.德拉图尔还是觉得自己比许多同龄人幸运。塞巴斯蒂安生活在首都太子港的富裕郊区。他的表姐瓦莱丽.摩尔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纽约总部宣传司的项目经理。本周早些时候,摩尔在纽约通过电话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广播电台采访了塞巴斯蒂安,给他一个讲述自己故事的机会。

失去祖父母

塞巴斯蒂安回忆道:地震发生之后,他听到母亲尖叫着跑出房子;他的姐姐当时正在洗澡,她跌倒在地上并磕到了头;他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开始还以为是有人向他们的房子射击。

UNICEF Photo
© Delatour family photo
塞巴斯蒂安的祖父母,88岁的卡尔莫尔和89岁的凯沃尔生活在海地的布尔登。他们的房屋在地震中倒塌,两人都未能幸免于难。

随后,塞巴斯蒂安听到祖父母的房子被夷为平地的消息。他的父亲和叔叔们接连几天挖掘废墟,试图找到他们,但最后找到的是他们的尸体。88岁的卡尔莫尔和89岁的凯沃尔. 德拉图尔生活在布尔登。
塞巴斯蒂安说:“我的祖父当时正坐在椅子上看电视,(房子)倒下来砸在他身上,他当场死亡,没有痛苦。”

 “人们在哭在喊”

悲痛的德拉图尔一家等了几天,殡仪馆让才得以为他们安排葬礼。塞巴斯蒂安说道,有那么多人要埋葬自己的亲人,打架事件时有发生。

从街头的景象就可以看出情况有多么严重:街上有成千上万具死尸,还有大约30万无家可归的人。

塞巴斯蒂安说:“太臭了,闻起来像死尸的味道。人们在哭,在喊,为了食物彼此大打出手。我爸爸告诉我说,为了我们所有人,他必须坚强,他不能让人看见他在哭。但我敢肯定他在自己的房间或其他没人的地方一定流过泪。我妈和我们都哭过。”

与朋友联系

塞巴斯蒂安也在担心着他的亲戚和朋友们的安危。因为他家的房子没有倒塌,有些人住在他家。

地震之后,他和许多朋友失去了联系。在他所联系到的人当中,有一个朋友的父亲在太子港蒙大拿酒店倒塌时丧生。另一个朋友在地震中失去了几位家人和房屋,现在露宿街头。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0050
在遭到毁灭性地震破坏的海地太子港,人们将桌椅摆放在街道中央,围坐在一起。社会各阶层和不同经济背景的人们都受到这场灾难的打击。

这位朋友对塞巴斯蒂安说,她的父亲总是不断地回已成废墟的家中,寻找食物,她很担心不稳定的房屋结构,随时有倒下来的危险。

塞巴斯蒂安说:“我还有房子和水,我觉得我是非常幸运的。”

安全问题

虽然塞巴斯蒂安的学校没有倒塌,但墙壁受到破坏,结构也不再安全。但不管学校的情况怎么样,塞巴斯蒂安可能再也不会回到那里去了。他的父母正计划送他到迈阿密的亲戚家生活。

塞巴斯蒂安表示:“监狱也被毁坏了,许多犯人(有些严重罪犯)在社会上逍遥法外。”由于这个问题和其他的安全考虑,塞巴斯蒂安的母亲担心让他留在海地会太危险。但塞巴斯蒂安却有不同的想法。

塞巴斯蒂安说:“我希望留在海地,帮助为人们提供食物和水。有人告诉我说,救援物资还没有到,他们恐怕等不了了。”


 

 

音频(英文)

14岁的地震幸存者塞巴斯蒂安.德拉图尔在海地通过电话与他的表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项目经理瓦莱丽.摩尔交谈。
 音频 播放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