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

灾区日记:为海地无依无靠的孩子提供生活用品和安全保护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0043
地震幸存者9岁的珊蒂在海地太子港机场附近的联合国特派团后勤基地内的战地医院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把她和几个其他的无人陪伴的儿童转移到一个当地非政府组织“行动与发展中心”管理的收容所里。

塔玛尔.哈恩报道

本文作者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新闻官员,目前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海地主新闻发言人。以下是她的一篇海地日记。

海地太子港,2010年1月19日 – 在这个本已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地区,一周前发生的地震引发了全面的人道主义紧急状况。人们继续与时间赛跑,为海地人民送去救灾物资。

每天都有物资通过陆路和航空抵达海地。安全用水、食品、个人卫生用品包和其他至关重要的物资供应有了很大的提高。然而,每天仍不断出现新的挑战。

成千上万的人正离开太子港,前往农村地区。他们将随身财物捆绑好或者塞进手提箱,然后顶在头上赶路。但是,仍有数千人挤在难民营里,这些难民营临时搭建在首都的广场上、学校里,甚至高尔夫球场上。

顽强的韧性

在其中一个难民营里,一个男人拿来了一个发电机,用来给数百部手机充电的。与此同时,女人们用火烧煮一切她们所能找到的食物。一些社区甚至还设立了委员会以协调他们的需求。

虽然一些地区发生了抢劫和暴力事件,但是我所目睹到的更多的却是人们顽强的韧性。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0044
一名在地震中受伤的无人陪伴的女孩在太子港机场附近的战地医院里休息。因为医院里的孩子们已经培养出了感情,他们将继续留在那里,直到所有人都康复以后再一起离开。

今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克服了燃料短缺的困难,派遣140辆水罐卡车为14多万人口送水。此外还为一家孤儿院运送了物资。那家孤儿院里住着大约40名儿童,很快还会有50名儿童到来。

我们今天还试图确定失散和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的状况。这是一项非常耗时的工作,仅仅在镇里走一圈就要几个小时的时间。但是,我们逐渐对形势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也正采取行动提供解决方案。

这些儿童中大概有900人在这场地震中与父母家人失去了联系。他们将被送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建立的临时过渡中心。

密切关注儿童

我的的第一站是上周末去过的帐篷医院。那次,我见到了两名与父母失去联系的儿童,7岁的西恩和2岁的“女婴”(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姓名)。这次,我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区域儿童保护顾问纳丁.贝劳而特(Nadine Perault)再次前往那家医院,为的是把他们和另外两名儿童——9岁的珊蒂和6岁的梅杜舍——带到一个过渡安置中心。

但是医生告诫我们说西恩和梅杜舍还不能离开;他们的伤口还没有愈合,有感染的风险。西恩和珊蒂很快成为了朋友。就在同一家医院里还有一个15岁的男孩,他的母亲成为了“女婴”的临时妈妈。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0045
一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司机在太子港塔巴尔社区的一家孤儿院与孩子们交谈。他帮忙把720升水运到了那里。

我们认为最好是让所有这些儿童呆在一起。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他们将一起住在帐篷的最里面,就在医生和护士休息的地方的旁边。这样可以让医务人员密切注意他们,因为曾有不法分子想把这些孩子带出海地。

非法领养在地震前就已经是令人担忧的问题了。在地震造成一片混乱后,海地政府开始担心一些人可能会在没有办理适当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儿童非法带出国境。

虽然领养对于很多失去了父母的儿童来说是一种可行的选择,但是还应考虑到很多人仍在到处寻找他们的孩子或者亲人的孩子。为了防止儿童非法离境,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部署两名专业工作人员在机场检查文件。

“我就想回家”

另外一名儿童,9岁的玛丽-尤雷恩(Maire-Yolaine)昨天来到医院,她的手臂骨折了。她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证明了为什么我们需要为海地没有父母关爱的儿童提供最好的帮助。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0051
9岁的玛丽-尤雷恩在太子港机场附近的战地医院里与一名志愿者说话。她在地震中受伤后就被留在了医院里。

玛丽-尤雷恩是一个“蓄奴”,她和其他大约20万名海地儿童被贫困潦倒的父母们送给亲戚或者不认识的家庭,希望他们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事实上,这些儿童被迫当家庭佣人。他们无法上学并且还遭受暴力和虐待的伤害。

地震发生的时候,玛丽-尤雷恩正在外面打水。一块坠落的混凝土板砸断了她的胳膊,寄养她的家庭把她带到医院,然后就撇下她不管了。现在,她唯一想让我们做的就是把她带回海地南部的莱凯村,那是她出生的地方。

她说:“我妈妈死了,但是我认为我爸爸还活着。如果你们把我带到那儿,我可以认出我家的房子。我就想回家。”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