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

仔细排查埃塞俄比亚的收养机构和收养行为,并帮助儿童与家人团聚

印迪阿斯.格塔丘(Indrias Getachew)报道

埃塞俄比亚杰尔-西那沙(JARE HINESSA),2012年12月10日 —— 女婴梅塞雷特(Meseret)回家时,大家都十分高兴。14个月前,她的父亲把她留在一家孤儿院,这位单亲爸爸希望他的女儿被收养,然后在国外成长。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玛格丽特.墨菲(Margaret Murphy)报道一项正帮助埃塞俄比亚儿童与家人团聚的计划。 在Realplayer中播放

“她的妈妈去世时,她太小了,所以,我把她留在一家孤儿院。”梅塞雷特的父亲托马斯.哈第托(Thomas Hatito)说。哈第托先生的妻子在分娩时去世。包括梅塞雷特在内,他要独自抚养八个孩子。“我把她留在孤儿院,希望她长大以后可以接受较好的教育。”

梅塞雷特出生后的第6天,哈第托先生便把她送到了孤儿院。

国际机构收养儿童日益增多,所受关注日益增长

近年来,埃塞俄比亚已经成为国际机构收养最盛行的国家之一。2009年,跨国收养儿童数量逾4500名,是2006年的两倍。

据妇女、儿童及青少年事务部(Ministry of Women, Children and Youth Affairs)称,跨国收养儿童数量的快速增长已促使托幼机构激增。

但是,这些机构中的45%被查出无证经营。

UNICEF Photo
© UNICEF Ethiopia/2012/Getachew
梅塞雷特的妈妈在生下她时便离开了人世,之后梅塞雷特被孤儿院收养,14个月后,她终于与家人团聚。图中为她与家人团聚一个月后与姐姐在一起玩耍。

关注收养机构及收养方式

收养埃塞俄比亚儿童的需求不断增长,同时缺乏确保符合收养程序以保护儿童最大利益的适当机制,已引起对收养机构及托幼机构所用方式的关注。

“家长被告知,‘如果你的孩子出国,你会得到各种各样的奖励,你会得到更多钱。’”南方各族州(SNNPR)妇女、儿童及青少年事务署(Bureau of Women, Children and Youth Affairs)项目负责人耶什梅博特.伊尔加(Yeshimebet Yirga)说。

有关虐待儿童的报告日益增多,促使埃塞俄比亚政府采取行动以解决这一问题。2010年,对托幼机构的儿童保育做了两次评估。这两次评估审查了五个地区的托幼机构,其中包括南方各族州。

“我们有托幼机构必须符合的各项规定。”南方各族州妇女、儿童及青少年事务署负责促进儿童权利和保护儿童事务的负责人阿什纳菲克.阿德马苏(Ashenefech Admassu)说,“但是,当其中许多机构接受审查时,我们发现,很明显他们没有保护儿童的最大利益,他们仅保护自己的私人利益。”

UNICEF Photo
© UNICEF Ethiopia/2012/Getachew
梅塞雷特回到村庄时,她的家人和村民们迎接她回家。图中,将在孤儿院生活了14个月的梅塞雷特从孤儿院带回家的保姆抱着梅塞雷特。站在他们身后的是梅塞雷特的父亲 —— 托马斯.哈第托,旁边是梅塞雷特的奶奶。

帮助家人团聚

收留梅塞雷特的这家孤儿院是被认为不适宜继续经营的孤儿院之一。在与家人团聚之前,梅塞雷特及其他曾生活在这家孤儿院的儿童由看护人照顾。来自南方各族州妇女、儿童及青少年事务署的伊尔加(Yirga)女士及其他团队成员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接受了有关照看儿童并帮助他们与家人团聚的培训。

“说服儿童的家人后,我们不会只是空手送还儿童。”她说,“我们为即将与家人团聚的儿童准备一个我们认为用得上的礼包,这样可以减少团聚家庭的负担。”

梅塞雷特的家人获得了衣服、家庭日用品及现金补助,以减轻他们的经济压力。此项计划还帮助家庭建立可创造收入的项目。

伊尔加女士及其团队陪同梅塞雷特和来自看护机构的保姆来到杰尔-西那沙村。许多邻居和社区领导都出来迎接梅塞雷特回家。

让尽可能多的儿童得到帮助

据中央统计(Central Statistic)局称,2009年,380万名孤儿因艾滋病失去了双亲或成为单亲儿童。很可能约1万名这样的儿童生活在托幼机构。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与联邦及地方当局携手为无家人照看的儿童起草一系列基于家庭的方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埃塞俄比亚通讯负责人亚历山德拉.韦斯特比克(Alexandra Westerbeek)说,“我们一致认为,托幼机构不利于儿童成长,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温暖的家庭环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