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

移动医疗援助队为埃塞俄比亚偏远地区的牧民带来医疗援助

尹迪亚斯.格塔卓(Indrias Getachew)报道

埃塞俄比亚梅优穆璐科(MAYOMULUKO),2012年3月26日——在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地区菲克(Fik)区的梅优穆璐科,健康专家们在破晓时分即开始装载货车,准备将物资运往缺乏基础设施的偏远地区,送给那里的游牧民。

视频:2012年2月9日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克里斯.尼尔斯帮到为埃塞俄比亚游牧民带去拯救生命的移动医疗队项目。 在Realplayer中播放

他们携带的物资包括药物、疫苗、体重秤、量尺及一整箱即食食疗食品——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欧洲委员会人道主义援助部(ECHO)支持。体重秤、卷尺和食品将用于治疗移动门诊食疗项目(OTP)中患有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

治疗致命的营养不良

经过在半沙漠地区的一段颠簸路程之后,车队抵达了德赫拉.瑞克外援站(Dhera-rekay)——健康及营养移动援助队的6个外援站之一。队员在搭建治疗成人和儿童以及疫苗接种的工作台的时候,大量居民聚集在金合欢树下观望。

沙米思.艾丽.哈立德(Shamis Ali Hared)也在人群之中。她带着8个月大的儿子哈桑.侯赛因(Hassan Hussein)。她说:“因为干旱,我们这个地区面临很多问题。我和孩子都又病又渴,所以今天我们来到这里……当你看到自己的孩子病了,就会非常担心。 我的儿子几乎病得生命垂危。”

UNICEF Photo
© UNICEF Ethiopia/2012/Getachew
梅优穆璐科(Mayomuluko)的医疗及营养移动援助队正往车上装载满援助物资,准备送往埃塞俄比亚索马里边远地区的外援站。

临床护士哈桑.穆罕默德(Hassan Mohammed)负责移动援助队的食疗项目。他用量尺检查婴儿哈桑的中上臂围(MUAC)(衡量儿童营养状况的指标),以确定这一周来,他的情况是否好转。对于5岁以下的儿童,若中上臂围低于11.5厘米,则被认为患有严重急性营养不良,如果不接受治疗,可能会失去生命。

穆罕默德先生说:“哈桑当时非常虚弱。他的中上臂围仅9.5厘米。现在他已开始恢复。经过门诊食疗项目三个星期的治疗,他目前的中上臂围达到了10.5厘米。”

艾丽.哈立德女士说:“我的孩子变得健康又有活力。”她自己也接受了贫血和头痛的治疗。“我服用了补铁片和止痛药之后,晕眩的感觉消失了。现在,我很健康,也很强壮,能够正常工作。他们对我的治疗非常有效。”

穆罕默德先生说:“我们可以确凿地说,如果没有健康及营养移动援助队,许多儿童都会面临很多健康问题,甚至可能已经病逝。住在这里的都是游牧民——他们四处流动,缺乏足够的支持,没有非政府组织或其他人来帮助他们。实际上,这里没有任何机构或组织能够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支持。”

UNICEF Photo
© UNICEF Ethiopia/2012/Getachew
沙米思.艾丽.哈立德抱着8个月大的孩子哈桑。哈桑患有营养不良,正在埃塞俄比亚的索马里地区接受治疗。

援助最偏远的地区

索马里地区的牧民以放牛、骆驼和山羊为生。在干旱和易旱地区,为了寻找牲畜所需的牧草和水源,他们不得不四处流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卫生工作人员阿卜杜拉赫.阿里.哈吉(Abdulahi Ali Haj)说:“据估计,索马里地区的人口超过500万,其中80%以上的是牧民。由于人口四处流动,只能采用移动卫生战略,否则很难满足他们的需求。”

移动援助队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实现平等的方式之一,是一个为最脆弱、最边远地区的群体提供援助的策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埃塞俄比亚代表泰德.柴班(Ted Chaiban)说:“多亏了索马里的24个医疗及营养移动援助队和阿法尔的4个援助队,在他们的帮助下,数十万妇女和儿童获得了基本的卫生和营养服务。随着埃塞俄比亚离健康领域的千年发展目标越来越近,为这些难以到达和难以惠及的地区提供援助,变得越来越重要......在实现这一战略时,欧洲委员会人道主义援助部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对此我们非常感谢。”

艾丽.哈立德女士证实了移动援助的重要性。她说:“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移动医疗援助队不来,我们不会聚集到这里。如果没有他们的车和药物,我们是无法活下来的。”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