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民主共和国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米亚.法罗在不愿意进行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的社区倡导接种疫苗

盖.哈巴德报道

刚果民主共和国卡萨布多村/纽因组/穆卡瓦村,2012年2月27日——穆拉斯.霍斯尼(Mulasi Huesseini)用手滚动轮椅穿过沙地,到达卡萨布多村这个东部村庄。她的朋友们抱着的孩子,走在她身旁。其中一位朋友抱着霍斯尼女士四个月大的儿子鲁布巴(Lubumba)。

视频:2012年2月20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米亚.法罗访问刚果民主共和国宣传促进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 在Realplayer中播放

她们要去健康中心,在那里,医护人员今天要给她们的孩子接种预防多种疾病的疫苗——包括预防导致霍斯尼女士残疾的脊髓灰质炎。

免受致命疾病的危害

妈妈们拥挤着给自己的孩子称重并接种疫苗。很快,两次皮下注射以后,孩子们完成了肺结核、白喉、百日咳和破伤风的疫苗接种。啼哭的孩子们接着滴服了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
对于霍斯尼女士来说,给她儿子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尤为重要。

“我刚出生的时候很健康,身体状况很好,”她解释道:“我小的时候可以行走,但是后来患病,我的腿就失去知觉了,再也没有好起来。”

她希望鲁布巴有不一样的未来。她说:“我带孩子来接种疫苗,因为我不想让他像我一样患脊髓灰质炎。”

自1988年以来,在全世界范围内上报的脊髓灰质炎病例减少了99%,1988年1月份,世界上最后四个依然存在脊髓灰质炎的国家之一印度报告,这是第一年全年没有报告任何患病、潜在致命、疾病发生病例。

但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脊髓灰质炎病例却在增多。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2-0078/Asselin
一名儿童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纽因组(Nyunzu)健康中心的例行免疫活动中正在滴服脊髓灰质炎疫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米亚.法罗访问刚果(金)以促进加强消除脊髓灰质炎的工作。

但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脊髓灰质炎病例却在增多。

刚果民主共和国在2000年至2006年并没有脊髓灰质炎病例。但是薄弱的健康体系加之缺乏基础设施消弱了例行免疫接种覆盖率,脊髓灰质炎又出现了。据记载,去年一年出现了93例脊髓灰质炎。

作为应对,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发动了雄心勃勃的针对脊髓灰质炎运动,旨在战胜这个国家遭受破坏的健康体系。同时说服不愿意为孩子接种疫苗的父母和社区负责人;在一些区域,宗教领袖禁止母亲为孩子进行疫苗接种,声称这与信仰相违背。

米亚.法罗倡导疫苗接种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米亚.法罗曾访问刚果(金),以促进对脊髓灰质炎的认识,并鼓励家长为孩子进行疫苗接种。她有一个心结,脊髓灰质炎曾经两次在她的生命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我小的时候曾患脊髓灰质炎,”她说:“我非常幸运地被治愈了,没有任何永久性的影响。但是我的儿子,在印度患上了脊髓灰质炎,最终导致残疾。”

法罗女士在纽因组镇与阿多.恩科洛(Addo Nkolo)亲切交谈。尽管阿多.恩科洛的牧师建议她为孩子接种疫苗,但是决定不去接种。她现在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不已,她3岁的女儿莉亚(Lea)染上脊髓灰质炎并导致残疾。

法罗女士也与穆卡瓦村的精神领袖马尔科.卡亚布塔(Marco Kyabuta)进行了对话,卡亚布塔先生是这个地区宗教领袖之一,拒绝让追随者为孩子进行疫苗接种。

“最好的药物、唯一的药物,是上帝,”卡亚布塔先生说。

法罗女士尝试劝说他,回答到:“但是人类在上帝的帮助下,已经发明了很多东西。包括治疗可怕疾病的药物,可以使儿童免受痛苦。”

法罗女士积极劝说,卡亚布塔先生依然没有改变态度,他的会众的孩子们,没有接种疫苗并最容易受到伤害。

迎接挑战

于2月28日拉开序幕的脊髓灰质炎运动,将会面临各种挑战。如果希望在全球范围内消灭脊髓灰质炎,生活在刚果(金)这样最难到达地区的儿童,也必须接受疫苗接种。别无选择。

“在这里大力推进疫苗接种运动至关重要,因为这里依然存在大量病例,”法罗女士说:“这里的儿童面临着各种挑战,脊髓灰质炎是我们可以消除的。”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