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得

乍得湖水位下降加剧营养不良和疾病的危险

桑塔.波勒曼报道

乍得波尔,2011年2月9日 – 雅可瓦拉.马卢姆(Yakowra Malloum)走进位于波尔中部的苏尔坦一家的院子,她是位令人尊敬的人。她戴着一条亮色围巾,印有精致指甲花图案的围巾披到手臂上,她看起来和很多其他妇女们一样,在炎热的下午聚到了一起。但是这位专业的药剂师却很不同,过去20年以来,她一直与卫生部合作。

视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记者乔纳.费舍尔报道由于数十年来乍得湖水位下降和面积的缩小,乍得湖周边地区的营养不良危机日趋严重。 在Realplayer中播放

在孩童时期,她毅然反抗父母要她在12岁结婚的安排,坚持继续自己的学业。今天她来这里的目的是跟大家讨论最近暴发的霍乱疫情,以及了解妇女们怎样应对疫情的情况。目前疫情已致174人丧生,感染者达6000多人。

马卢姆女士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起回到了波尔的家乡,她是波尔基地医疗小组的成员,主要应对对该地区儿童造成伤害的霍乱和营养不良等健康问题。

“水就是生命”

乍得是中非内陆国家,拥有约1100万人口,其中超过半数的人年龄在18岁以下。乍得也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当乍得湖还是非洲的几大淡水湖之一时,波尔曾位于乍得湖岸。自1960年以来,乍得湖的面积已经缩小了95%。科学家称,若不采取任何措施,乍得湖可能在20年后消失。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随着非洲曾经的一大淡水湖——乍得湖水位的下降,营养不良问题日益严峻。

马卢姆女士还记得曾经湖水很深,能够让大型船只停泊,那时的波尔是个大的贸易港。

她走在湖泊支流干涸的河床上,说:“我小的时候,这里很美,水很多,还有很多吃的。水就是生命,现在水不够了,人们就受苦了。人们依靠农业生存,但是现在奶牛没有草吃,就再也产不出牛奶了。”

因此,该地区和乍得全国的营养不良疾病形势日趋严峻,乍得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有1/3都因营养不良引起。。

灌溉方案

波尔市长艾哈玛特.蒂贾尼.布卡尔(Ahmat Tidjani Boukar)认为这种情况与气候变化有直接关系。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自1960年以来,乍得湖的面积已经缩小了95%,并且据科学家估计,乍得湖可能在20年后消失。

他说:“现在水管理方面确实存在问题,湖里取出来的水有一部分被运走了。但很明显,这只是导致问题的一小部分原因。湖泊面积每年都在缩小,这使我们非洲人民——尤其是本地区人民的生活越来越艰难。”

二十年以来,农业工程师一直致力于通过改进灌溉方案来促进乍得湖地区的农业生产力。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使灌溉面积增加到14万公顷,其中有3万公顷得益于2005年开始的电泵计划。但是由于水位过低,这些方案发挥不了应有的效果,再加上连年降雨稀少,该地区的农业生产力非但没有发展,反而不断倒退。据估计,每年损失的粮食产量约为3.5万公吨。

布卡尔先生说,大约有两千到三千万人口依靠乍得湖用水,“随着湖的缩小,越来越多的男子离家到邻国寻找工作。”

遥远的讨论

马卢姆女士最担心的是留守妇女和儿童。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大约有两千到三千万人口依靠乍得湖用水,随着湖的缩小,沙漠化现象和营养不良疾病日趋严重。

她说:“乍得妇女的选择机会很少。她们很多在年轻时就结婚生孩子。平均来看,一名妇女有六个孩子,没有孩子父亲的允许,她们很难为孩子的健康和教育作决定。一旦丈夫离开家,她们只能待在家里,等待丈夫寄回来的微薄收入。”

2010年10月,乍得湖盆地委员会会议在乍得首都恩贾梅纳举行。来自邻国的领导人参与了会议,对保护乍得湖给予了高度重视并作出承诺。随后在12月,国际专家又来到墨西哥坎昆会面,共同讨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对策。

乍得湖附近居民希望这些遥远的讨论能够成为有效的政策,有助于保护环境,为他们提供安全用水以及确保他们的生计,为孩子的将来打好基础。

对抗沙漠化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只在等待外界的帮助。25岁的萨利赫.苏古布(Saleh Sougoubu)组织了一个“保护环境协会”组织,有50位年轻成员加入,在村子里受沙漠化影响最大的区域种树。他们在波尔郊区有一间苗圃,种植一些本地幼苗。

苏古布先生说:“我相信我们可以通过种树来对抗沙漠化。我们还要做很多工作,来确保人们知道植树和保护树木的重要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