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得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应对乍得的干旱和营养危机

“如果不下雨,我们就活不成了。”

乍得马奥,2011年1月24日 – 在一家医疗喂养中心经过四周的治疗后,5岁的法蒂姆已经有7公斤重了,虽然这连她这个年龄的儿童应有体重的一半都不到,但这也是好消息。

视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记者乔纳.费舍尔报道乍得儿童面临营养危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该国支持开展预防和治疗儿童严重营养不良的工作。 在Realplayer中播放

法蒂姆刚来的时候,四肢软绵绵地躺在妈妈哈莉玛.奥耶的怀里,那时她的体重更轻。她的两个姐姐都因营养相关的疾病而死亡了。奥耶担心她另外两个孩子也会因此夭折,于是赶紧用骆驼带着他们俩,穿过萨赫勒沙漠,到几百公里以外的马奥市求助。

她一边给虚弱的女儿喂治疗性牛奶,一边说:“刚开始我非常害怕,因为法蒂姆从未发过烧或得过腹泻,但我知道上帝主宰一切,我相信上帝会帮助我。”

奥耶一家是游牧民族。法蒂姆的爸爸以前靠买卖骆驼做生意,但最近发生干旱后,奥耶家买不起骆驼了,爸爸只好去利比亚找工作,家里人已经几个月没有见到他了。

UNICEF Photo
© UNICEF Chad/2010/Bloemen
20岁的扎拉.阿巴卡尔和她的四个孩子,其中有一个孩子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助的喂养中心接受治疗。

严重营养不良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乍得北部奥耶一家所在的加奈姆地区有1/3的儿童患有营养不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营养调查结果表明,萨赫勒地区的严重营养不良率经常超过世界卫生组织紧急行动标准的15%。

萨赫勒地区位于撒哈拉沙漠以南,这里饥饿现象不足为奇。过去十年以来,每年降雨都很稀少,使粮食作物和动物饲料都大幅减产。据政府部门估计,2010年加奈姆地区的粮食产量大约为8000吨,只够当地人口生活四个月。

20岁的扎拉.阿布卡尔说:“由于没有雨水,我们的农作物又没有收成了。”她有四个孩子,其中一个在喂养中心接受治疗。阿巴卡尔还说她买不起食物,她的丈夫像奥耶和该地区的其他男子一样,都外出找工作去了。丈夫在外做点建筑活或小本买卖,每年只能带回家一点微薄的收入。

薄弱的医疗体系

这种状况导致了难以应对的营养危机。

UNICEF Photo
© UNICEF Chad/2010/Bloemen
乍得社区诊所里的母亲和孩子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乍得卫生部及其它非政府组织在这里为患营养不良的儿童提供治疗。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营养专家约翰. 恩坦比(John Ntambi)说:“各地相距很远,又没有路,只有一些沙土小道,非常了解沙漠状况的人才能知道怎么走。”

该国薄弱的医疗体系又加剧了问题的复杂性。加奈姆地区仅有5位医生,要为35万人提供治疗服务,这意味着一些可治疗的病症很容易就恶化成威胁生命的疾病。

社区诊所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乍得卫生部及非政府合作伙伴开展合作,扩大社区诊所网络,以便更好地确定病例和治疗营养不良儿童。目前喂养中心的数量已从2009年的145所增加到了204所。

这些诊所已经成为了拯救生命和预防儿童营养不良疾病的第一线。在诺库地区的玛帕勒保健中心,20名妇女带着孩子坐在水泥地上,诊所距离马奥医院仅有25公里,但是骑着驴或骆驼在沙漠里走这么远的路程也得好几个小时。这些时间可能就意味着生与死的差别。

UNICEF Photo
© UNICEF Chad/2010/Bloemen
在乍得,医护人员正在测量一名儿童的上臂围,以确定其营养状况。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该国支持开展一个新型试点项目,旨在预防儿童严重营养不良。

每个孩子都在这里称体重,如果体重不足,就会给母亲发一种甜的Plumpy’nut营养糊,由花生、花生油、奶粉和糖制成,富含维生素和矿物质。

Plumpy’nut 不需要冷藏或加水。每包含有500卡路里。 

“我们一点粮食也没有”

自七月以来,为预防儿童严重营养不良,第一线诊所开展了一个新型试点项目,即给在六个月和两岁之间(儿童最易患营养不良的时期)没有接受母亲纯母乳喂养的儿童食用一周的Plumpy’nut营养糊。到目前为止,这一项目已经普及到了2.3万名儿童。

但是撒哈拉沙漠的沙尘不断吹往北部萨赫勒地区,致使营养危机有进一步持续的趋势。

70岁的赫德塔.麦娜看着诺库地区满是沙尘的村子,回想萨赫勒地区曾经的一片绿色,还有很多骆驼、山羊和野生动物,她说:“如果再不下雨的话,我们就都活不成了。”

“我们不知道能做什么,我们一点粮食也没有,我们也没有牲口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向上帝祈祷——也许能够帮助我们。”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