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得

时事

在乍得,坚强的母亲帮助儿子治疗营养不良
乍得盖拉(GUERA),2013年1月18日 —— 班达村(Banda)整齐地排列着一座座土坯房,每一家用木栅栏单独隔开。隔着栅栏,可以瞥见儿童们好奇地注视着来访者。

在乍得,解析疫苗接种运动
乍得西蒙戈(WEST MONGO),2013年1月10日 —— 托马.马牧特(Toma Mamout)曾有7个孩子,其中4个不幸夭折(一个死于脊髓灰质炎)。丧子之痛使马牧特女士找到了自己的归属 —— 她开始从事鼓励乍得的其他母亲为孩子接种疫苗的工作。

尽管历经洪灾,流离失所的乍得儿童仍继续上学
乍得恩贾梅纳,2012年11月14日 —— 12岁的迪曼彻(Dimanche)憧憬着自己的未来。教育是至关重要的。然而,迪曼彻的家乡 —— 首都恩贾梅纳地区的瓦利亚(Walia)已被洪水摧毁。现在,她和家人生活在托克拉(Toukra)地区的灾民营地。

调查结果显示:乍得儿童营养不良患病率仍然令人担忧
乍得瓦迪菲拉(WADI FIRA),2012年8月30日 —— 乍得瓦迪菲拉地区的比尔廷(Biltine)医疗中心突发火灾。这场火灾让这里的人们无力承受。

篮球冠军保罗.加索尔称在萨赫勒地区终结营养不良现象是可能的
马奥及恩贾梅纳,乍得,2012年8月27日—— 身为2012年夏季奥运会银牌得主、两度(美国)NBA总冠军,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西班牙亲善大使保罗.加索尔正在乍得访问受萨赫勒地区营养危机影响的儿童及其家庭。

社区引导的环境卫生工作拯救乍得农村地区的生命
乍得恩贾梅纳(N’DJAMENA),2012年5月8日——“那是四月的一个夜晚,”安诺尔(Annour)讲道,“我们的孩子开始出现反复呕吐和腹泻的情况。我们给他喝水,希望能够好转,但情况还是很糟。村里健康中心没人知道是什么病症,于是,我们决定第二天早上带他去恩贾梅纳看病——但是他死在了路上。”

在乍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迅速对粮食危机作出紧急响应
乍得恩贾梅纳,2012年4月11日 —— 卡迪嘉6个月大的儿子纳瓦尔已经被呕吐和腹泻折磨了好几天,但是她觉得这是他在长牙导致的。因为他一直高烧不退,卡迪嘉最终将他逮到了恩贾梅纳的诊所。在那里,纳瓦尔被诊断为患有严重急性营养不良。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访问乍得,突出萨赫勒地区正在发生的危机
2012年4月4日,纽约——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安东尼.雷克呼吁对非洲萨赫勒地区进行紧急人道主义援助,避免超过一百万儿童的死亡。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募集善款为萨赫勒地区一百余万高危儿童提供救生物资
美国纽约,2012年4月2日—— 随着非洲萨赫勒地区旱季的来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起一项大规模的募款活动,以帮助100多万面临致命的严重急性营养不良的儿童渡过难关。

推动乍得疫苗接种活动,对抗可导致死亡的麻疹疾病
乍得恩贾梅纳2012年2月21日 —— 在2月初第二阶段的麻疹疫苗接种活动中,等待接种疫苗的儿童排起了长队,疫苗接种人员正努力地工作着。

在乍得,可持续的净水和卫生系统确保家庭远离疾病
乍得恩贾梅纳,2012 年 2 月 17 日 —— 中午的太阳炙烤着乍得的首都恩贾梅纳市,阿伊莎.阿杜姆利用热辣辣的阳光来晒干番茄、赭石(可以用作药材)和浆果,然后到市场去出售。目前是这里的旱季,尘土笼罩着一切。孩子们在被污染了的河流和湖泊中嬉戏,水位很低,且岸边就是地毯清洗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米亚.法罗访问乍得患营养不良的儿童
乍得马奥,2012年2月15日 —— 在非洲萨赫勒地区深处,乍得西部城镇马奥的天空尘土飞扬。这里已经好几年没下过雨了,庄稼连续四季歉收。长期以来,牲畜不断死亡,而最近,甚至孩子们也开始遭此劫难。

由于日益严重的粮食短缺问题,非洲萨赫勒地区面临严重营养不良的威胁
塞内加尔达喀尔,2011 年 12 月 12日 - 这不是海啸或地震,而是一次可预见的危机。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非洲萨赫勒地区有超过百万名不满 5 岁的儿童患有严重的营养不良,需要到膳食中心接受治疗。患病人数如此之多,情况非常危急。

新项目旨在阻止小儿麻痹症在乍得传播
乍得恩贾梅纳,2011 年 9 月 23 日 — 随着今年乍得小儿麻痹症登记病例增加到 90 多例,将其根除已成为该国的当务之急。

乍得霍乱蔓延,危及数千人的生命
乍得恩贾梅纳,2011 年 8 月 11 日 —— 自 2011 年 3 月以来,霍乱再次肆虐乍得,给 7000 多人造成影响,其中大多数是最贫困和最脆弱的群体。

乍得湖水位下降加剧营养不良和疾病的危险
乍得波尔,2011年2月9日 – 雅可瓦拉.马卢姆(Yakowra Malloum)走进位于波尔中部的苏尔坦一家的院子,她是位令人尊敬的人。她戴着一条亮色围巾,印有精致指甲花图案的围巾披到手臂上,她看起来和很多其他妇女们一样,在炎热的下午聚到了一起。但是这位专业的药剂师却很不同,过去20年以来,她一直与卫生部合作。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应对乍得的干旱和营养危机
乍得马奥,2011年1月24日 – 在一家医疗喂养中心经过四周的治疗后,5岁的法蒂姆已经有7公斤重了,虽然这连她这个年龄的儿童应有体重的一半都不到,但这也是好消息。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协助乍得儿童兵重新融入社会
乍得恩贾梅纳,2010年5月28日–19岁的多瓦.萨姆纳现在在乍得首都恩贾梅纳德的一家修车厂工作,这里与他在军队时的生活完全不同。这位前儿童兵回忆说,军营的条件非常艰苦,“我们吃不了正经饭,而且所有东西都得共享。”

在乍得发生严重粮食危机之时,健康和营养中心帮助儿童度过难关
乍得穆索罗,2010年5月13日–在穆索罗新开办的健康和营养中心,哈蒂尔.哈米抱着女儿阿什塔候诊,她的丈夫和叔叔也在一旁陪着她。对于一个游牧家庭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到该中心,也是他们第一次进城。

乍得西部粮食严重短缺,导致儿童营养不良不断上升
乍得马奥,3010年3月24日 – 亚当.阿布杜莱已经一岁多了,但他基本上还不会挪动身子,更别说站立和走路了。在乍得西部地区城市马奥的一家喂养中心,他和其他十几个跟他一样瘦弱的孩子躺在床垫上,他们的妈妈和奶奶无助地看着他们。

哈米德的故事: 前儿童兵在乍得找到了新生活之路
2010年2月12日,乍得,穆索罗 - 16岁的哈米德(化名)谈起在苏丹动乱的达尔富尔地区的儿童兵生活时,脸上带着呆滞的神情。“我已不记得到底杀了多少人,我不愿意去想它,”他说道,同时双脚紧张地在地上磨蹭着。

旨在降低乍得东部未爆弹药危险性的宣传运动
乍得戈兹贝达,2009年6月26日–6月16日,乍得东部达尔西拉地区的非洲儿童日随着一声爆炸的巨响揭开了帷幕。

确保乍得的脆弱难民儿童享有特殊保护的权利
乍得伊里巴,2009年6月–让儿童保护儿童的权利:这是依利迪米(Iridimi)难民营所举行的讲习班的意义所在。该难民营是乍得北部收容来自苏丹达尔富尔地区难民的三个营地之一。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乍得南部为中非共和国难民提供重要援助
乍得戈尔,2009年6月3日 – 在丈夫于2007年去世之后,海迪达.阿利乌带着她的五个孩子逃离了她们在中非共和国北部的村庄。他们一家现在生活在多西的难民营里,这是位于乍得和中非共和国边境30公里范围内的三个难民营中的一个。

面对挑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继续游说解散儿童兵
乍得恩贾梅纳,2009年4月29 日 – 13岁的亚伯拉罕是一名于2007年复员的前儿童兵。他那一双棕色的大眼睛掩饰了他幼小的年龄。这双眼睛看到过一些年幼的男孩所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艾滋病毒的母婴传染依旧困扰乍得
乍得首都恩贾梅纳,2009年3月17日 – 最近,在乍得首都举办了全国预防母婴传播和儿科护理会议。在该会议上,政府官员、保健工作者以及社区领导人和宗教领袖齐聚一堂,共同探讨母婴传染艾滋病毒这一持续存在的问题。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乍得办事处援助逃离中非暴力冲突的家庭

乍得达哈,2009年2月18日 – 穆萨安静地坐在小草棚下的垫子上,眼里的迷惘显而易见。这个四岁的男孩最近刚抵达乍得东北部,靠近中非共和国边境的小村庄达哈。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帮助保护喀麦隆—乍得边境地区处于危险中的儿童和家庭
喀麦隆库塞里,2008年5月6日。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介绍,约8千人目前住在喀麦隆北部的马尔塔姆难民安置营地中,其中包括2800多名婴儿和儿童。这些流离失所家庭,都是为躲避邻国乍得南部的暴力事件。时间似乎停滞不前了。

‘佐伊方舟’的儿童5个月后与他们在乍得的家人团聚
美国纽约,2008年3月19日。在乍得东部的孤儿院渡过了5个月后,上周五上午,令世界瞩目的103名‘佐伊方舟的孤儿’中的83名开始了他们的返乡之旅。继续留在孤儿院的20名儿童中的大部分儿童可望于本周与他们的家人团聚。

西达尔富尔暴力事件后造成大范围的破坏,数千人流离失所
美国纽约,2008年2月13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向西达尔富尔北部地区首次派出使团,那里刚刚遭受了苏丹武装力量的袭击。

由于乍得难民不断涌入喀麦隆北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计划予以援助
美国纽约,2008年2月6日。尽管乍得政府声称,上周末爆发的武装冲突已经平息,仍有数以万计的难民不断越过乍得边界涌入喀麦隆北部的库塞里。

恩贾梅纳爆发大范围武装冲突,局势仍不明朗,数千人逃亡

纽约,2008年2月4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向喀麦隆和尼日利亚的边界地区派出了评估小组,数千人由于乍得首都恩贾梅纳的武装叛乱而逃亡至此。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乍得政府达成协议,为处于武装冲突中的儿童带来希望
纽约2007年5月11日 - 本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乍得政府签署一项协议,将解散全国各地的儿童兵。


 

 

 

 友好打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