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共和国

在中非共和国,曾经加入武装团体的儿童恢复正常生活

苏珊娜.波克斯(Suzanne Beukes)报道

中非共和国恩代莱(N’DELE),2012年8月17日至24日 —— 穆斯塔法*(Mustafa)用戴了一年半的军绿色迷彩头巾擦干眼泪。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加入了一个名为“正义与和平爱国者公约”(CPJP)的中非共和国内的武装团体。穆斯塔法18岁的哥哥现仍是该团体的成员,他站在聚集的人群中,目送穆斯塔法和其他两名男孩离开。对于穆斯塔法的离开,他显然很激动,但却试图掩盖自己的情绪。

2012年8月17日至24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苏珊娜.波克斯报道中非共和国的武装团体释放了10名儿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受战争影响儿童代言人伊斯梅尔.比亚近期访问该国。  在Realplayer中播放

 

波利肯尼亚(Boulekenia)是一个小村庄,靠近乍得边境,距离该区首府恩代莱有三小时车程。现在正是雨季,路况尤其糟糕。穆斯塔法晕车,司机不得不在路上停车数次。在去往恩代莱的途中,穆斯塔法将头巾扔出窗外。战争生活结束了。这次艰难的旅程也预示着充满不确定因素的新生活即将拉开帷幕。

倡导儿童权益

穆斯塔法和两名男孩,以及其他七名男孩,受到了恩代莱临时收容中心儿童们的热烈欢迎。他们的年龄均在10至18岁之间,都是今年离开“正义与和平爱国者公约”团体的前儿童兵。在这里,他们将重返校园,或学习一门职业技能。在他们上学的这段时间里,收容中心将寻找这些孩子的家人。在临时收容中心待上一段时间之后,这些儿童或与家人团聚,或交由寄养家庭抚养。

多年以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受战争影响的儿童呼吁的倡导者伊斯梅尔.比亚(Ishmael Beah)也身处类似的境地。在塞拉利昂内战时期,他被强行征募为一名儿童兵。后来,他基于这段经历,写了一本畅销书。他致力于提高社会对受战争影响儿童所面临问题的关注。“我来到中非共和国,是为了揭示卷入武装冲突的儿童的问题,现在,这里形势非常严峻。同时,我也花了一些时间与加入过武装团体、并被释放的年轻人交流。”他说。

在中非共和国,帮助儿童脱离武装团体是联合国特别工作组工作任务的一部分。该工作组由联合国安理会授权,致力于安抚受武装团体影响的儿童并恢复他们的正常生活。尽管中非共和国保护儿童的政策已经生效,但儿童的人权仍然面临严重侵犯。截至发稿时,在中非共和国国内开展行动的8个武装团体中,仅有3个团体签署了保护与终止侵犯儿童人权的行动计划。

重新融入社会并非易事

在受冲突影响的城镇,如位于中非北部的恩代莱和阿克罗索拜客(Akroussoulback),这些武装团体活动频繁。配备有火箭筒和AK47的士兵们在城镇中四处走动,就好像这些武器是背包一样。

这些社区每天都经历战争和暴力冲突,人们已经习以为常。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非共和国儿童保护主任弗斯卡.吉里多里(Fosca Giulidori)表示:“在这里的社区,武装团体活动频繁。由于基础设施匮乏,缺少社会服务,儿童极易被武装团体征募入伍,因为他们几乎别无选择。”

在艾哈迈德*(Ahmed)的父亲死于一次村庄受袭事件之后,他被迫加入了一个武装团体。那年,他才11岁。在4年时间里,他成为了该团体最高级别的官员之一。“如果留在团体里,我想自己会迷失方向。”他向我们反映说。

吉里多里女士解释说:“对于艾哈迈德应该离开团体这件事,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说服他本人和该团体的其他官员。其他官员之所以不愿意,是因为艾哈迈德是一位领导人,同时还是一名勇猛的战士。而且,艾哈迈德自然会对团体外的生活有所顾虑。”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把艾哈迈德带到了临时收容中心。他在那里待了一段时间,然后被送到他叔叔家生活。“我现在在学习使用计算机。第一堂课学的是如何开机,第二堂课学的是如何使用鼠标。”他的笑容里仍有戒备。

尽管目前他已取得一些进步,但依然面临着被引诱而重返武装团体的风险。考虑到他以前所处的地位,艾哈迈德是极易动摇的。他知道自己必须离开恩代莱。他想和住在首都班基的哥哥住在一起。“但即使在班基,”他说,“也有我的敌人。”尽管面临危险,他依然决心继续计算机课程,拒绝重返团体。

“当你习惯于某一种生活方式时,要去了解其他生活方式的可能性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的……这是我自己经历过的。”比亚先生说。他花了5天时间为儿童们指导课程,课程内容包括讨论失去亲人、经历战争以及重新融入社会等问题。“这个过程很艰苦。我希望让人们知道这并不容易,需要坚持。但最终,你会发现有更美好的事物等着你。所有的这一切,都从你放下武器的那一刻开始。”

*为保护儿童身份,文中人名系化名。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