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共和国

时事

在饱受暴力侵袭的国家寻找安全的学习场所
中非共和国班吉,2014年8月20日– 在班吉的伯夷拉贝修道院,随处可以听到儿童的声音,他们在唱歌、数数、背诵诗歌。中非共和国大概三分之二的学校因冲突和不稳定局势被迫关闭,这个修道院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该国设立的144个临时学习空间之一。

受冲突影响的中非儿童面临另一威胁:营养不良
中非共和国班吉,2014年4月28日 --  在中非首都的卡斯特兄弟教会(Eglise des Frères Castor)临时安置点内,空气是闷热而凝固的。无家可归者以大家庭为单位,或躺在白帆布帐篷下,或坐在地上的编织毯上。

因冲突而流离失所的家庭仍坚信中非共和国终将和平
中非共和国班吉,2014年4月3日--“他们杀了我女儿和她新婚的丈夫,然后又残忍地害死了我的弟弟,他的尸体都无法辨认,”努如木哈玛特说。

因中非共和国暴力冲突而流离失所的儿童面临巨大风险
中非共和国班吉,2014年3月21日 —— 在一月初的某个阳光明媚的周日上午,中非共和国首都的男孩-拉贝(Boy-Rabe)修道院内一片嘈杂,不断传出雷鬼风格的圣诞颂歌声。位于山腰的营地收容了近4万名躲避暴力冲突的人;自去年12月以来,班吉饱受暴力的困扰。

紧急干预,保护中非共和国儿童的健康
中非共和国班吉(BANGUI),2014年1月13日 —— 约20000人已经在班吉的圣索沃尔教堂中寻求避难,其中一半是儿童。在当前动乱的局势下,圣索沃尔教堂是该市65个无家可归者安置点之一。

米亚.法罗访问中非共和国受冲突影响的社区
中非共和国博桑戈阿,2013年11月13日 ——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米亚.法罗访问中非共和国期间,她在前往博桑戈阿镇的路上,途径一些“无人村”并作了停留。环顾四周,她从被烧毁的废墟中捡拾起一块乌焦的盘子,这里曾经住着一家人。

在中非共和国,解决儿童的迫切需求
中非共和国班吉,2013年6月28日 ——“我来这里是因为我的孩子病了。”曼纽拉.佐克维说,“我试着强迫她吃东西,但她不吃。”

在中非共和国,一名学生的弟弟被武装团体释放
中非共和国班吉,2013年3月6日 —— 中非共和国过去十年来反复发生军事和政治危机,对社会经济结构、国防和国家安全造成了巨大影响。

在中非共和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合作伙伴为流离失所家庭送去医疗服务
中非共和国奥博(OBO),2012年10月17日 —— 在一家医院的儿科病房里,三名患疟疾的婴儿正逐渐康复。莫里斯.毛波都利(Moris Mbodoli)正在照顾他的儿子雅尼萨(Anissa)。“当雅尼萨出现发烧、呕吐和腹泻症状时,我把他带到了这里。现在,我们已经在这里待了三天,他正在好转,今天就能够出院了。”他说。

在中非共和国,家长式教师在受冲突影响地区及其他有需要的地区提供基本教育
中非共和国奥博(OBO),2012年10月3日 —— 自2009年以来,当圣灵抵抗军(Lord’s Resistance Army)开始袭击该地区时,中非共和国奥博乡镇及周边地区逃离家园的人数急剧上升。

在中非共和国,曾经加入武装团体的儿童恢复正常生活
中非共和国恩代莱(N’DELE),2012年8月17日至24日 —— 穆斯塔法*(Mustafa)用戴了一年半的军绿色迷彩头巾擦干眼泪。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加入了一个名为“正义与和平爱国者公约”(CPJP)的中非共和国内的武装团体。穆斯塔法18岁的哥哥现仍是该团体的成员,他站在聚集的人群中,目送穆斯塔法和其他两名男孩离开。对于穆斯塔法的离开,他显然很激动,但却试图掩盖自己的情绪。

援助在中非共和国被武装集团绑架及虐待的儿童
中非共和国奥博(OBO),2012年7月25日——“那天晚上,我的母亲、兄弟姐妹和我,正在家里睡觉。突然,进来几个人,手持武器和火把。他们带走了我和我的两个兄弟姐妹,还有我们村里的很多其他小孩。”苏菲(Sophie)*在回忆她在中非共和国被圣灵抵抗军(LRA)绑架和奴役时说道。

中非共和国将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视为头等大事
中非共和国班吉,2012年4月20日——星期日清晨7点,马马杜姆拜基(Mamadou-Mbaiki)医疗中心的免疫活动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保温箱中塞满了冷却包和脊髓灰质炎疫苗。由一名疫苗接种员、一名社会宣传员和一名志愿者组成的疫苗接种小组整装待发,提早开始为期三天的全国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活动第三天的工作。

中非共和国惊人的霍乱疫情开始消退
中非共和国班基和尼狄木巴,2012年2月3日 —— 去年10月的一个深夜,维罗妮克.亚莎玛巴腾吉 (Véronique Yassambatendji) 的丈夫突然出现严重腹泻和呕吐症状,她也因此被惊醒。30岁的维罗妮克.亚莎玛巴腾吉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她将丈夫直接带到了尼狄木巴的地区医疗中心,在那里,医生立即使用了口服补盐液对他进行治疗。

著名摄影师简.格拉若普记录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中非共和国儿童生存所做的努力
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2011 年 6 月 17 日 – 丹麦著名摄影师简.格拉若普最近访问了中非共和国,记录了该国儿童所面临的挑战,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采取的应对措施。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伙伴帮助中非土著人了解他们的权利
纽约/中非共和国洛巴耶省姆拜基,2009年8月7日 - 《儿童权利公约》规定人人都有不可剥夺的权利。但是,对中非共和国的许多阿卡俾格米人来说,他们和孩子拥有权利的想法,却还是个全新的概念。

难民的涌入给喀麦隆东部造成沉默的危机
喀麦隆达洪,2009年7月2日–从表面上看,喀麦隆东部的难民情况似乎是成功的,但同时也是极为混乱的。自2002年以来,来自邻国中非共和国(CAR)的六万多名难民,涌入这里的社区。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乍得南部为中非共和国难民提供重要援助
乍得戈尔,2009年6月3日 – 在丈夫于2007年去世之后,海迪达.阿利乌带着她的五个孩子逃离了她们在中非共和国北部的村庄。他们一家现在生活在多西的难民营里,这是位于乍得和中非共和国边境30公里范围内的三个难民营中的一个。

世界水日,为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而采取全球行动
纽约,2009年3月19日 — 随着3月22日,2009年世界水日的临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在90多个发展中国家开展的水、卫生项目,正致力于改善儿童的健康和生存。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乍得办事处援助逃离中非暴力冲突的家庭

乍得达哈,2009年2月18日 – 穆萨安静地坐在小草棚下的垫子上,眼里的迷惘显而易见。这个四岁的男孩最近刚抵达乍得东北部,靠近中非共和国边境的小村庄达哈。

随着绑架案的增加,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呼吁各国政府保护儿童
中非共和国帕瓦,2008年6月20日。在中非共和国西北部帕瓦,一个阳台的阴凉处,5岁的哈鲁纳.盖嘎和他7岁的姐姐贝尔朵静静地坐在父亲的腿上。然而三年前,他们的生活没不是这样的宁静。

米亚.法罗敦促为中非共和国‘被遗弃’的家庭提供支持
美国纽约,2008年6月10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米亚.法罗今天讲述了中非共和国的人是“毫无疑问,在地球上遭受遗弃最多的人。”她呼吁国际社会为被暴力蹂躏的国家恢复和平提供全力支持。

中非共和国西北部因强盗袭击导致大量人员流离失所
中非共和国博桑戈阿,2008年1月18日。尽管流离失所是痛苦和艰辛的,中非共和国沛胡部落的人们仍延续着他们传统的生活方式。他们依然身着鲜艳生动的衣服并佩带珠宝首饰。考虑到他们几周来苦难经历,这实在是了不起。

奈吉的故事:从中非共和国的营养不良中康复
中非共和国博桑戈阿,2007年10月25日。奈吉害羞地笑着,藏到她祖母的围巾背后。 她才三岁,与其他11位家庭成员住在中非北部瓦姆河岸边的一座小房子里。

临时学校为因冲突而流离失所的儿童提供正常感

中非共和国班吉,2007年9月17日。七岁的爱吉奈斯.萨都阿开心地说她爱她的学校、朋友和家人。 然而,就在几个月之前,爱吉奈斯与她的母亲被迫离开家园,为了安全逃到她所住的帕欧阿城城外的丛林中。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援助中非叛军部队释放的儿童
2007年8月2日,中非戈尔迪勒。 阿赫吗德是一名军人,自称16岁,但他看起来要小得多。 他说:“我射杀他们的时候,觉得头晕,要昏过去了。”

米亚.法罗访问饱受冲突磨难的中非共和国
中非共和国班吉2007年2月13日 - 在紧张安排的仪式上,弗朗索瓦.博齐泽总统授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米亚.法罗总统荣誉勋章,以表彰法罗女士对他的国家做出的贡献。


 

 

 

 友好打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