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

童工:玻利维亚儿童在世界上最危险的矿井之一工作

2011世界无童工日

6月12日是世界无童工日,今年关注的是全世界约1.15 亿儿童所面临的危险工作环境,我们呼吁采取紧急措施制止这种行为。以下是一则对儿童产生影响的童工故事。

托马斯.尼伯报道

玻利维亚波托西,2011年6月11日 —— 13 岁的奥古斯丁.林德罗生活围绕着采矿。他住在波托西城市内著名的塞罗里科矿山上、一个矿井出口旁的棚屋内。从九岁起,他就在这里挖矿石,辛苦劳作了两年。

视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托马斯.尼伯报道,在世界上最危险的矿井之一里工作的玻利维亚儿童。  在Realplayer中播放

 

那时,年长的矿工每天只付给他相当于3美元的工资,所以他辞掉了采矿的工作。现在他当了矿区的导游。

塞罗里科意即“富饶的高山”,目前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矿区之一。这个矿区已经运作了400多年,曾一度是美洲产量最高的银矿。

“在这里工作的儿童不多 —— 因为太危险了。”奥古斯丁说,“要在这里开采矿石,你需要进入到矿井深处。大多数儿童在较浅且较容易的井里工作。”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国家统计局和国际劳工组织的一份 2005 年的合作研究发现,约有 7000 名儿童在玻利维亚的波托西、欧鲁罗和拉巴斯这三个城市的金银矿区劳作。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玻利维亚波托西,15 岁的圣地亚哥.林德罗铲出他在危险矿井内开采的矿石。他和兄弟姐妹住在这个矿口旁边的一个棚屋内,他们都没有上学。
自此,玻利维亚劳工部将采矿列为最具危害性的童工模式之一,因为采矿对儿童健康和受教育情况影响很大。为实现减少贫困、发展教育、防治艾滋病以及推广性别平等的千年发展目标,减少童工数量势在必行。

危险的工作环境

儿童在矿井内易患幽闭恐惧症,并且里面的空气稀薄。在奥古斯丁开始带团前,他会先为每个组员分发一个带额灯的塑料头盔,然后才带领组员进入黑暗的矿井内。

在向导过程中,他会停在一个神龛前,通常矿工们会在这里祈求名叫“豪尔赫大叔”的神灵保佑平安。他们也会供奉香烟和酒,希望“豪尔赫大叔”显灵,引领他们找到山中最珍贵的矿石。

15 岁的圣地亚哥是奥古斯丁的哥哥,他也在这个矿区工作。他用瘦小的身体探进年长矿工无法到达的地方。打碎岩石,然后通过一条沟将矿石推给等候在主矿井下、守着轨道车的年长矿工那里。

装满矿石后,他们就会连推带拉地穿过狭窄的隧道,去往外面的世界。接着,圣地亚哥会铲出车内的矿石,等待装运到卡车上。这是他每天重复且艰辛工作的一个缩影。而且绝不能有半点松懈。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在玻利维亚波托西,圣地亚哥推着他的轨道车,上面装满了他在矿井下工作漫长一天后开采的矿石。玻利维亚政府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正积极采取措施减少童工数量。
圣地亚哥、奥古斯丁和他们的姐妹们,一起生活在这个矿口旁边的一个棚屋内,有时他们的母亲也会过来,她经常去一个很远的农场照料农作物。他们都没有上学。像许多长期工作在这里的矿工一样,他们的父亲也死于肺病。据在此居住且工作多年的矿工表示,这里的人均预期寿命仅为 40 年。

反童工现象的原因

For Agustin and Santiago, life at the mine is still the face of opportunity for now. As the afternoon wears on, Santiago hears its call, and pushes the metal cart back into the mine, one more time.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玻利维亚儿童保护官员桑德拉.阿雷利亚诺表示,贫穷和家庭破裂是儿童从事矿业工作的两大最常见原因。玻利维亚政府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最近已公布了防止儿童被剥削的新措施。

“我们目前正在为正常上学的儿童提供额外津贴。这是对家庭收入的补充,目的是支付教育材料成本费,从而间接地防止童工现象的出现。”她解释到。

即便如此,奥古斯丁还是无法想象没有矿井的未来 - 他很清楚这是他的最佳收入来源。“某些年份有非常多的观光客,因此我们可以赚很多钱。比如,有的时候,我们可以一天就带两、三个团。”

他补充到,“如果你是一名医生,病人可能会让你染病。至于老师 – 会有各种各样束手束脚的规矩。但做导游就不会有人指手画脚,只要懂英语就行了。”

对于奥古斯丁和圣地亚哥而言,这个矿区的生活仍是眼前更为现实的选择。随着下午时光的流逝,圣地亚哥感觉到时间的催促,他又推着他那辆金属车,再一次下到矿井中。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