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宁

在贝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教育和儿童权利项目为儿童提供脱离剥削的途径

艾利克斯.史密斯报道

贝宁朱古,2012年4月3日——卡比罗.萨游(Kabirou Sayo)年仅15岁,而他的经历足可写成一本书。

 

视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记者苏珊娜.波克斯(Suzanne Beukes)报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改善贝宁教育的努力。  在Realplayer中播放

 

“那是发生在某天放学时。”当被问及如何成了儿童贩卖的受害者时,他说,“我遇到了一个名叫巴巴(Baba)的儿童人贩子。他企图告诉我离开这里、去尼日利亚的好处。”

卡比罗的家位于贝宁北部的小村庄班德萨尔(Bandessar)。那时他年仅12岁,迫切地想离开这里。巴巴承诺给他买一辆崭新的摩托车和“几件奢侈品”,成功将他说服。

然而,那时卡比罗并不知道,抵达达尼日利亚之后,他就将被迫长时间在农场劳动。

等待回家

“过了三个月,我就想回到爸爸妈妈身边,但是巴巴不带我回去。”卡比罗说。

同时,卡比罗的父亲也在想方设法让他回家。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在贝宁朱古(Djougou),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向学生们分发棋盘游戏,让他们通过玩这些游戏,了解自己的权利,包括受教育和被保护免于受剥削的权利。

“我想接他回来,可是又没什么办法。”卡比罗的父亲斯蒂.萨游(Sidi Sayo)说,“我一直在等巴巴(将他带走的那个人)回来。我跟他交涉;当时我很生气。我打电话告诉巴巴,让他来面对长者……巴巴认错了,表示以后不会再犯。”萨游先生说。

在长者们的压力下,巴巴终于将卡比罗带回了家。

“我在那里度过了两年,”卡比罗说。

重返校园

回到班德萨尔后,卡比罗主动要求回去上学。

学校对于儿童来说,是除了做工之外的一个重要选项,而且还为儿童提供了走出贫困的长期道路。所有儿童都享有受教育的权利,该权利由世界上最受支持的人权条约——《儿童权利公约》保障。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帮助当地政府提高18个公社的小学入学率和完成率,朱古是其中之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教育项目负责人阿比巴.奥路.托克波(Abiba Orou-Tokpo)说:“我们面临多方面的挑战,棉花生产正处于危机之中,而且产量已经下降。当家庭缺少资源时,他们被迫做出选择,而教育不会被视为重中之重。”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努力提高教育完成率,并指导社区有关儿童教育和保护的重要性。

班德萨尔小学校长帕菲特.侯索(Parfait Houssou)说:“并不仅仅是经济上的问题,许多学校的建筑和设备不足。另外,长期以来,我们一直缺少高质量的老师。国家教师培训学院于1986年关闭,直到最近才开放。我们学校6个班,有5个老师,已经很幸运了。在许多学校,学生们报名,然后坐到教室里,却没有老师给他们上课。那么第二年,他们就干脆不上学了。”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努力改善教育,试图从不同角度解决这些问题,包括与社区和宗教领导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提供家具和教育物资,通过提供公厕和安全饮用水等方式改善学校条件。另外,还开发了一个特殊项目,帮助小学毕业的女童继续接受教育。

儿童权利的教育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分发了一个棋盘游戏,让儿童通过游戏了解他们自己的权利。Analyse en boîte游戏以CRC为基础,利用“大富翁”和“常识问答”的一些元素,帮助儿童了解他们享有受教育的权利、被保护免于受剥削的权利,以及快乐健康成长的权利。

在朱古,来自21所小学的学生玩了这个游戏,并且在优秀小组之间举行了竞赛。竞赛奖品包括钢笔、复写簿和几何套装。在班德萨尔小学的决赛上做评委时,副市长德吉布里尔.阿玛多(Djibril Amadou)对此项目加以赞赏,他说:“这个游戏帮助儿童了解他们的自己的权利,为未来做更好的准备。你还会发现,朱古学校参加游戏的这些儿童为中学教育做了更好的准备。”

卡比罗现在上中学了,他对所接受的教育心怀感恩之情。他说,长大之后,想成为贝宁的教育部长。

与此同时,他非常愿意对别人进行一些宣讲教育。“我想告诉巴巴,如果他想带人去尼日利亚的话,应该选择成年人,而不是儿童。”他说。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