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

阿富汗妇女和女孩的庇护所

萨拉.克罗报道

阿富汗赫拉特,2011 年 3 月 14 日 – 在法拉(Farah,化名)还不到 9 岁的时候,她从娘家被带走,去比自己大 14 岁的丈夫那里。她所能带的仅是一个小布娃娃,这个娃娃是她用姐姐的结婚礼服做成的。

视频:2011 年 3 月 10 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成员萨拉•克罗 (Sarah Crowe) 在一档节目中做了报告,要让阿富汗妇女的声音可以被众人听到。  在Realplayer中播放

对于法拉来讲,这是她被偷走的童年的一个标志,也是唯一的标志;甚至这样的一个娃娃也被她的婆婆扔掉了。在她小的时候,她父亲收了 5 万阿富汗尼(约1100美元),她则被迫出嫁,受到公婆的残酷虐待;最后她和许多其他妇女一样离家出走,寻求妇女庇护所的保护。

法拉今年 12 岁,在这个庇护所已经有一年了,她的梦想就是离婚、读书还有回家与父母团聚。在塔利班统治时期,没有妇女的庇护所。在塔利班倒台后相继出现了一些妇女庇护所,现在阿富汗政府计划去控制这些妇女庇护所。

妇女庇护所

在阿富汗国内目前有 14 个妇女庇护所,由像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这样的国际组织支持。庇护所中,40% 妇女的年龄都在 18 岁以下。 

倡导人权的人士担心政府没有能力让庇护所运行得像以前一样好,控制则意味着无法为像法拉这样的人提供安全的庇护。因此,在今年的三八国际妇女节,有些人就想借用 21 世纪的科技,向世界上其他妇女报道她们的挣扎与希望。

UNICEF Photo
© UNICEF Afghanistan/2011/Froutan
苏拉娅.帕克扎德 (中)是妇女权利的积极倡导者,她于 2011 年 3 月 8 日在阿富汗西南部的赫拉特参加了一个庆祝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典礼。

在一位勇敢且德高望重的妇女权利倡导者帕克扎德的推动下,一些来自庇护所的年轻妇女,在赫拉特的一个屋顶上,通过流媒体视频(Skype 和 BGAN)与位于悉尼的年轻妇女们交谈。(帕克扎德的妇女组织之声 - Voices of Women Organization) 在运行着几个庇护所。

苏拉娅曾经冒着生命危险来保护孩子们不致早婚以及免受虐待,对此,澳大利亚的志愿者倍受感动与震惊。

苏拉娅说:“武装力量或者极端分子支持一些人来抓我,他们打电话威胁我,声称要绑架我的儿子、要杀我,要做这个、做那个,我的电话 – 给我打电话 – 是的,他们就是想在思想上吓倒我。” 

国际压力

苏拉娅在面对死亡威胁时所表现出的尊严与决心,在阿富汗确属罕见。她认为在现在的阿富汗,女人就像是被交换的筹码,她深信将这些事情公之于众会让极端分子的气焰有所收敛,他们想把我们的声音扼杀在喉咙中。”

在一些权利机关看来,这些庇护所与阿富汗传统相违背,他们还认为这样认为会促使妇女离家出走。

UNICEF Photo
© UNICEF Afghanistan/2011/Froutan
在阿富汗西南部赫拉特的一个庇护所中,女孩们通过网络视频与在悉尼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志愿者互动交谈。在妇女权利倡导者帕克扎德的推动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组织下,阿富汗的女性青少年与澳大利亚的观众分享了她们的亲身经历。

“在阿富汗,妇女就像商品一样。我们担心的是,如果国际社会不给予阿富汗政府施压,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苏拉娅说:“政府首先会尝试把庇护所交由妇女部门来领导,如果妇女部门兼并了这些庇护所,并且妇女部门被关闭,这样塔利班就会高兴。” 

“不可阻挡的势头”

联合国儿童基金将一如既往地支持。

在阿富汗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代表彼得.克罗利 (Peter Crowley) 说:“如果我们认为庇护所没有在以一种可接受的方式运行,我们就不会支持这些庇护所了。” 

阿富汗的女孩和妇女权利有了显著进步。2001 年,仅有一百万的小学适龄儿童入学,其中很少有女生。2008 年,有 600 万入学并且 230 万是女生。

“我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势头,部分原因是在于这些年轻妇女和她们年长的几代人,面对她们所取得的成就和获得的利益,她们不会轻易屈服的。”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