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最后一英寸》:奥斯卡提名影片审视消除小儿麻痹症的努力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06-2646/Pietrasik
在印度乌塔拉坎德邦,卫生工作者正在接种小儿麻痹症口服疫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当地宗教领袖、学校和大学携手合作,在一些社区克服困难,推广免疫计划。

伊丽莎白.基姆报道

美国纽约,2009年2月19日 – 50年前,有效预防小儿麻痹症疫苗的研制成功,标志着发达世界消除小儿麻痹症的开始。然而,这种导致瘫痪乃至会致命的疾病,仍然在最贫穷的国家继续威胁着儿童。

到目前为止,今年共有42人感染小儿麻痹症,多数病例发生在仍然流行小儿麻痹症的四个国家——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和尼日利亚。现在有一部新电影,对在这些国家推动消除小儿麻痹症的“最后一英寸”努力做了详尽探讨。

点击此处观看视频

起初,《最后一英寸》的制作人设想拍摄一部有关全世界致力于消除小儿麻痹症的纪录片,自1988年以来,报告的病例已经减少了99%。最后,该片聚焦于印度大规模密集根除小儿麻痹症的计划。

印度的免疫计划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为根除小儿麻痹症慷慨捐助,其高级项目官员迈克尔.哥尔韦(Michael Galway)说:“印度在全球消除小儿麻痹症的努力中遥遥领先。如果你将印度的免疫计划复制到世界上任何还有小儿麻痹症的地方,你会发现它都能很快消灭小儿麻痹症。”

UNICEF Photo
© 'The Final Inch' / Vermilion Films
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短片提名的《最后一英寸》中的一个画面。

但是,这最有效的免疫计划却受到印度的高人口密度和大量新生人口的挑战。

当《最后一英寸》的制作人伊雷娜.泰勒.布罗德斯基开始该片的拍摄工作时,哥尔韦先生时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印度项目交流负责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协助剧组人员落实签证,并介绍一些出现在影片中的主要人物,其中包括姆恩扎林.法提玛(Munzareen Fatima),她是乌塔拉坎德邦的数千名社区动员者之一,被派出说服穆斯林家长,容许他们的孩子接种疫苗。

对穆斯林社区的影响

五年前,印度患小儿麻痹症的儿童中,有将近80%来自穆斯林家庭,而穆斯林人口只占印度总人口的17%。当确认了穆斯林社区是最需要免疫计划的人群之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迅速动员5000名培训人员,每月敲响200万个家门。

哥尔韦先生说这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全世界做的单次最大规模的公共卫生沟通工作。”

今天,在印度人口最密集的乌塔拉坎德邦,穆斯林社区的免疫差距已经得到扭转。新病例中,只有四分之一的患者是穆斯林儿童。然而,小儿麻痹症的传播在乌塔拉坎德邦及其北部邻邦比哈尔,还从来没有长时间的停止过。

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国家小儿麻痹症监测项目的医生阿弗沙.巴特(Afshaq Bhat)说:“责任明显在我们身上。”巴特医生出现在《最后一英寸》中,他徒步或乘船来往于恒河流域的村庄,确保那里的儿童获得疫苗接种。

“至关重要的工作”需要做

这部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的影片由朱红影片公司(Vermilion Films)和谷歌基金制作,本周在纽约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大楼为参加第四届全球免疫年会的专家们放映。

影片名字来自俄国持不同政见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Alexander Solzhenitsyn)所写:“‘最后一英寸’的规则是不要逃避至关重要的工作。”

事实上,卫生官员和发展工作者一致认为,为易感染小儿麻痹症的儿童接种疫苗不仅对小患者的生命至关重要,而且对下一代的健康至关重要。

向全球彻底消除小儿麻痹症迈进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卫生交流专家杰弗里.贝茨说:“如果没有彻底消除小儿麻痹症这一总体目标,资金和承诺将会减少。一旦我们从强化消除该疾病的努力中放松下来,你将看到小儿麻痹症不仅会在非洲和南亚出现,而且会再次出现在欧洲和美国。

贝茨先生接着说,《最后一英寸》有可能宣传并激励倡议者、捐助者以及卫生保健工作者。

他解释说:“在十年努力消灭小儿麻痹症,但尚未达到目标的情况下,有种疲劳和沮丧感。这样的电影可以再次唤起道义的承诺,继续与看起来不可战胜的困难做斗争。”


 

 

视频(英文)

观看获奥斯卡提名纪录片《最后一英寸》片段。
 视频  高速 | 低速


2009年2月19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卫生交流专家杰弗里.贝茨探讨在印度消除小儿麻痹症的努力。
 视频  高速 | 低速


2009年2月19日: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员迈克尔.哥尔韦,讲述他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印度项目交流负责人时拍摄的纪录片《最后一英寸》。
 视频  高速 | 低速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