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民主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小儿麻痹症幸存者积极倡导预防接种

2012年4月21-28日是首个世界免疫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各地的办事处正致力于免疫活动的开展,提高人们对疫苗接种提高儿童存活率重要性的认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作为全球最大的疫苗采购方,为世界上最穷困国家的儿童提供疫苗的时间已长达超过50年。

娜塔莎.伊克利报道

刚果民主共和国下刚果省,2012年4月24日 - Roger Vuanda Movita 在两岁时就被小儿麻痹症夺去了行走能力。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娜塔莎.伊克利报道了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一位体育记者 - Roger Vuanda Movita,他毕生都致力于根除小儿麻痹症,成为了与小儿麻痹症的斗争中强有力的声音之一。

 

从那以后,这种在当地被称为 buka-buka 的致残性疾病给他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虽然他已经接受了17次外科手术,但仍然无法完全恢复下肢的功能。

但是,58 岁的 Movita 先生现已成为刚果民主共和国下刚果省的一位体育记者,并作为根除小儿麻痹症的积极倡导者为他所在的社区服务。

小儿麻痹症患者的生活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是全球根除小儿麻痹症计划(Global Polio Eradication Initiative,GPEI)的合作伙伴,为世界各地的预防接种活动提供支持,其目标是彻底结束小儿麻痹症的传播。作为对发展中国家或地区的最大疫苗提供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负责采购口服疫苗并在世界范围内分发。

但是,在卫生基础设施薄弱和预防接种普及率低的地区,小儿麻痹症仍然存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预防接种专家 Granga Daouya 博士说,儿童尤其危险。

Daouya 博士说:“由于自身的原因,儿童最容易感染小儿麻痹症。儿童比较脆弱,还没有形成充分的抵抗力... 儿童感染小儿麻痹症后,通常会造成终身瘫痪。在某些情况下,如果麻痹症感染到胸腔和呼吸器官,甚至可能导致死亡。”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与安哥拉边境的一个市场里,Roger Vuanda Movita 通过讲述自己的故事来提高公众对小儿麻痹症威胁的意识。

由于小儿麻痹症而残疾的人群通常需要依赖于朋友和家人的帮助来完成日常最基本的活动。由于残疾,他们在经济上无法自立,甚至可能在社区内遭受排斥。

虽然 Movita 先生很幸运地拥有一份职业并且经济上能够独立,但在完成从洗澡到去上班的这些日常活动时,仍然需要家人和朋友的帮助。

Movita 先生说,生活很困难,即使走短短的 100 米都很难。他说:“我的妻子、孩子和邻居总是安慰我。我知道有很多人爱我,但我也不希望其他人变成我这样。”

风险意识低

刚果民主共和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拥有超过 6500 万人口。自 2010 年以来,全国共有不到 200 例小儿麻痹症患者。虽然这在全球小儿麻痹症统计中是一个较大的数字,但大多数刚果民众从来没有遇到过小儿麻痹症幸存者或与其打过交道。

因此,许多家庭都低估了小儿麻痹症的破坏性,一些父母甚至忽视了给孩子接种口服疫苗的重要性。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小儿麻痹症幸存者 Roger Vuanda Movita 一直积极参与对小儿麻痹症的斗争。他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下刚果省帮助人们提高对小儿麻痹症的意识以及对预防接种重要性的认识。

倾听小儿麻痹症患者的声音对于增强人们对小儿麻痹症的威胁的了解至关重要。

Movita 先生将自己的业余时间都投入到了其所在社区的小儿麻痹症预防接种宣传中。他还利用自己作为体育记者的知名度在电视和广播节目中宣传预防接种。

他说:“我正在为刚果民主共和国赶上其他国家 (的状况)而努力,就是有一天我们不再谈论小儿麻痹症这种疾病。”

小儿麻痹症风险个体化

当小儿麻痹症在 Movita 先生所在省的 Kimvula“健康地带”爆发时,他在那里参与了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赞助的为期 20 天的任务,动员社区成员和领导支持预防接种。他亲临当地的市场、村庄和学校,讲述自己的经历并解释小儿麻痹症为何是一种威胁。

他还拜访了抵制预防接种的领导和家庭,他的这些努力对于增强人们对小儿麻痹症的了解以及降低对接种的抵制心理至关重要。

其他小儿麻痹症幸存者及其家人也参与了预防接种活动的启动和执行。通过分享他们的故事和接触具有抵制心理的社区成员,他们将小儿麻痹症的风险个体化,从而保护儿童免于残疾风险。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