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共和国

援助在中非共和国被武装集团绑架及虐待的儿童

UNICEF Photo
© UNICEF CAR/2012/C Boughton
在中非共和国奥博,圣灵抵抗军的袭击造成人们流离失所。

可勒特.博通报道

中非共和国奥博(OBO),2012年7月25日——“那天晚上,我的母亲、兄弟姐妹和我,正在家里睡觉。突然,进来几个人,手持武器和火把。他们带走了我和我的两个兄弟姐妹,还有我们村里的很多其他小孩。”苏菲(Sophie)*在回忆她在中非共和国被圣灵抵抗军(LRA)绑架和奴役时说道。

后来她和其他被绑架的儿童被分开安排到了不同的抵抗军牢房,被迫成为搬运工、厨师、士兵和性奴隶。

苏菲冲破艰难险阻,成功逃脱并回到了奥博的家。奥博是中非共和国(CAR)的一个城镇,已成为抵抗军经常袭击的目标。

班尼迪特(Benedicte)*叙述了他被绑架后的经历。2008年3月,他和其他13名儿童遭到了抵抗军的绑架。“刚开始,我作为搬运工,帮忙搬运东西。我们从这里(中非共和国)被带到了刚果的一个基地,基地遭到轰炸,然后我们就被分开了。后来有人给了我武器。我被迫去村庄偷东西,甚至杀害村民。他们让我杀人,否则我自己的性命就保不住。”

UNICEF Photo
© UNICEF CAR/2012/S Bodemo
为中非共和国流离失所的儿童建立的临时学校。

逃脱前的这长达两年的经历仍然困扰着他。“我试图忘记,但是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思绪就又回到了那些时光。我不喜欢一个人独处,更希望身边有很多人,这样我就能忘记那些经历了。”

重返家园

为了帮助苏菲和班尼迪特克服创伤经历、与家人团聚,经人引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合作伙伴和美国国际开发署国外救灾办公室(USAID/OFDA)为他们提供了帮助。

上姆博穆省(Haut Mbomou)的心理学家和保护项目负责人玛紫垭.维格利亚洛尼(Marzia Vigliaroni)与合作国际组织(COOPI)已帮助了超过300名被抵抗军在中非共和国绑架的儿童。她解释了这些儿童是如何得到帮助的。“我不能只给儿童提供治疗。我需要社会的支持,才能帮助儿童恢复。”她说,“我通过单独谈话来了解和倾听受害者的故事和过往经历。我还组织支持小组,让抵抗军受害者——女孩、男孩、男人、女人——说出各自的经历,这样他们会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唯一受过那些苦难的人。尽快重返校园、与家人团聚,能够帮助这些儿童重新获得正常生活的感觉。”

维格利亚洛尼女士接着说,抵抗军影响的远远不止这些儿童。“整个社会,不仅仅是那些被抵抗军绑架的人,都因遭到袭击而产生心理创伤。”她说。

UNICEF Photo
© UN Office of the SRSG for Children and Armed Conflict/2011/T La Rose
班尼迪特当了两年半的圣灵抵抗军俘虏和士兵。现在他接受了咨询服务,并已重返家园。

流离失所者的希望

圣灵抵抗军于2008年进入中非共和国。自那以来,居住在四个东部辖区的居民就生活在日常袭击的阴影下。

然而,随着国际社会对受到抵抗军影响的儿童和家庭的关注不断增加,现在中非共和国东部四省所遭受的恐怖阴霾将有望终结。2012年5月13日,一名抵抗军高级指挥官凯萨尔.阿彻拉姆(Caesar Achellam)在奥博附近被抓获。同时解救了与他在一起的一名少女和一个婴儿;她和她的孩子被带到了社区网络接受照顾,现在合作国际组织正在为他们提供帮助。他们将回到位于该国另一个地方的家园,并接受合作国际组织的后续援助,从而确保她能够从那段经历中恢复。

在美国国际开发署国外救灾办公室及其他捐助者的支持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将继续帮助儿童从抵抗军经历中走出来,让他们与家人团聚,回归社会。国外救灾基金也向那些受到抵抗军影响的群体和无家可归者帮助提供了基本社会服务,如医疗、教育、水和卫生服务。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国际社会需要继续为中非共和国受抵抗军影响的地区提供各种人道主义援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非共和国代表谭雅.扎布萨特(Tanya Chapuisat)说,“同时也通过提供社会经济支持,建设社区自强能力,从而深化回归社会的效果,促进长久恢复。”

*为保护当事人身份,文中人名系化名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