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苏丹共和国

现场日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准备帮助南苏丹冲突中的难民

苏尼尔.维玛报道

最近,在南苏丹琼莱州皮博尔县,穆尔勒 (Murle) 和努埃尔 (Lou Nuer) 部落成员之间发生冲突。此次暴力冲突已迫使成千上万人前往附近的灌木区避难。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苏尼尔.维尔马 (Sunil Verma) 从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组织的评估团在此发来报告。

2012年1月12日,南苏丹皮博尔 —— 早晨7点,我登上了联合国的MI8直升机,同行的还有联合国南苏丹使团人权和儿童保护部门的同事们、南苏丹人权委员会、南苏丹和平委员会、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代表们,以及来自南苏丹电台和电视台的媒体代表。

UNICEF Photo
© UNICEF South Sudan/2012/Verma
在南苏丹皮博尔的一个临时安置场地,一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保护官员向社会工作者介绍儿童保护的措施。

当我们到达皮博尔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些已被烧毁的‘图库尔’(小屋),而周围贫瘠的土地上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不可预知的形势”

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的安全人员拉维.耐尔 (Ravi Nair) 在飞机跑道上欢迎我们的到来,并为我们做了简短的安全指示。

努埃尔部落和穆尔勒部落之间的冲突暴发于 12 月 23 日。当日,皮博尔的大批居民逃往里宽古勒帕亚姆 (Likuangole Payam) 地区的昆宛亚 (Kurwanya) 村。这次冲突一直持续到年底。

“眼下,虽然一切都已恢复平静,但形势仍然难以预测。”他说。因此,我们需要待在一起,不断跟紧。所有人都做好了遵循指示的准备。

我们一起去了县委员办公室 (County Commissioner’s Office)。途中经过了一片住宅区,那里居住着苏丹人民解放军 (Sudan People’s Liberation Army,简称 SPLA) 及其家人。我们也看到许多家庭,他们有的住在树下,有的住在临时避难棚中 —— 有人告诉我们,他们都因冲突而无家可归。

UNICEF Photo
© UNICEF South Sudan/2012/Verma
家住南苏丹孔谷尔(Kongor) 村的艾伦.朱卡讲述自己在家里被绑架走的事情。

被绑架和流离失所儿童

我随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儿童保护官员亚伯拉罕 (Abraham) 看望了该地区无成人陪伴的儿童和孤儿。这些儿童年龄不等,最小的只有 1 个月大,而最大的也不过 14 岁,他们坐在一片没有围墙的空地上,衣着甚少,而且几乎没有食物可吃。他们由一组妇女志愿者负责照顾,而这些志愿者也是因为冲突而无家可归的民众。

艾伦.朱卡是一名 10 岁左右的男孩。他讲述了大约 10 天前自己在孔谷尔村的家被绑架后的逃亡经历。他被迫跟着绑架他的人以及其他被绑架的人——直到 2 天前,艾伦乘着绑架者不留神之际成功逃跑,在灌木丛里过了一夜,才又步行到了最近的社区。他不知道他的家人在哪里。

“他们从没有虐待过我,”艾伦谈及绑架他的人时说道。“但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否还活着,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来找我。”

我还看见一个 8 个月大的婴儿,他的父母在一次袭击中身亡。当时,他被绑在他母亲的背上,当他的母亲丧生时,向后倒了下去,导致婴儿的背部和头部受伤。无国界医生 (MSF) 经营的卫生中心被洗劫一空之后,医疗服务一直很难获得。

“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整个城市都呈现着灾难的证据,但是我们看到,受灾地区的外部援救非常有限。

时间即将耗尽;评估团只被允许在皮博尔停留 3 小时。在返回直升机的路上,我们看见一些人,带着孩子和家物,从隐藏处出来。

“一切尚未结束,他们离河边仅 2 个小时的路程,在那里进行袭击,并可能随时返回。”县委委员约书亚.昆亚 (Joshua Konyi) 说道。“我们需要首都朱巴派遣救兵来保护我们,也需要他为孩子们送来食物。”

为应对危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参与政府组织的评估和回顾,也在部署来自各领域的专业人员,包括营养、儿童保护、通讯等项目,以及水、环境和卫生 (WASH) 项目。此外,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预备了人道主义应急的物资,受灾人数一旦达到某一数量,应急项目会立即启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也与合作伙伴一起开展了家庭团聚项目及多次登记注册活动,目的是帮助被绑架和流离失所的儿童重返家人怀抱。但是,现在还有很多工作尚未完成。

“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昆亚先生说。


 

 

相关链接

保护儿童免受暴力、剥削和虐待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紧急情况中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