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

实地日记:在巴基斯坦洪灾区的六天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南亚区域主任记录他在巴基斯坦受破坏最严重的洪灾区的所见所闻

UNICEF Photo
© UNICEF Pakistan/2010/Dsouza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区域主任丹.图尔(右)访问巴基斯坦空前特大洪灾的受难者。

丹尼尔.图尔报道

本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南亚区域主任丹尼尔.图尔走访了巴基斯坦受洪水破坏最严重的省。以下是他发来的有关救援工作的最新消息。

巴基斯坦伊斯兰堡,2010年8月15至19日–

第一天

第一天全天在伊斯兰堡听取情况介绍会。这场灾难的规模令人难以置信,然而巴基斯坦以外的人们却并不完全了解这里的状况。这是一个“快速爆发、缓慢发展的紧急状况”。

几十年不遇的洪水淹没了整个国家。

晚上参加了联合国秘书长的任务报告会。他显得很震惊,而且也表示他很震惊。洪水破坏的范围巨大。

第二天

今天一早前往开伯尔-帕克图瓦省省会白沙瓦,高速公路两旁的洪水泛滥,庄稼已经被淹没了。查尔萨达和瑙谢拉地区遭受了大规模的破坏。到处都是淤泥,数以千计的人们正睡在道路中间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几乎没有水和食物。

UNICEF Photo
© UNICEF Pakistan/2010/Dsouza
一个小男孩坐在巴基斯坦信德省的一个学校帐篷里。虽然身边的紧急状况还在持续,但是180名流离失所的儿童已经开始上课了。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那儿的仓库也完全被洪水淹没,损失了120万美元的紧急救援物资!我和一位年长的妇女交谈,她除了一些能随身携带的财产之外,其他的全被洪水夺去了。虽然洪水一瞬间爆发,但是几乎没有人死亡。然而,洪水破坏的范围很广。

第三天

回到了伊斯兰堡。

参加了联合国小组会,讨论了灾难的整体范围。

起初对援助的呼吁是因为估计有300万人迫切需要帮助。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数字有很大的偏差,还有更多的人需要帮助。巴基斯坦政府现在估计有2000万人受到影响,被洪水淹没的面积相当于瑞士、奥地利和比利时面积的总和。

受洪水影响的面积正在日益扩大,而且今后还会有更多的降雨。

第四天

信德省。

UNICEF Photo
© UNICEF Pakistan/2010/Dsouza
巴基斯坦信德省一个临时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们。

将近400万人口流离失所。大约200万英亩的土地被洪水淹没!我搭乘直升机从空中俯瞰地面,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洪水。城镇被淹、电线杆矗立在很深的、快速流动的水中。洪水继续向前流,每天每小时都在威胁着新的地区。

与省长一起参加情况介绍会。苏库尔拦河坝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为我们提供了专家对情况的分析。这个大坝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坝之一。大坝不能垮,否则,所有的水利设施将被破坏,数十年取得的进展也将毁于一旦。

我走访了一个流离失所难民营地。汗水从我的脸、后背和身上流下来,天气太热了。可是很多人(大多数人)正在为斋月禁食,甚至连水都不喝。他们怎么撑得下去呢?

唯一的一线希望是一个营地的学校开学了,约180名儿童正坐在教室里开始第一天的学习。教室里还有好几个第一次上学的小女孩!

和首席部长一起吃了“iftar”,即穆斯林在斋月期间的开斋晚餐。我们讨论了正在开展救援努力的各方,包括政府、军队、联合国和地方合作伙伴。巴基斯坦人民给予了大量的支持,但是援助范围必须进一步扩大。

国际社会是否能够快速的采取行动呢?我们急需帮助。

第五天

旁遮普省南部的穆扎法尔格尔区。

哪里都充斥着热浪和苍蝇–我是否能跟这些人一样活下去呢?

来这儿的路完全被洪水淹没了,但是我们还是想办法通过了。卡车作为后备随时待命。我们的司机说近几天水位已经有所下降了。

道路正在被侵蚀,我们希望它能够坚持到洪水退去。

我和一位有五个孩子、身无分文的妇女交谈。像她这样的难民有成千上万。她和她的孩子从洪水中逃了出来,没有带任何食物,只有身上穿的衣服。虽然她现在住在营地里,能够吃上煮熟的食物,但是她还是得了腹泻病,而她的孩子们也都病了。她的帐篷只有两边是遮上的,所以下雨的时候一家人只好蜷缩在一起才不会被淋湿。

这个营地的水供应良好,而且食物似乎也很充足,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营地都有这样的条件。这些家庭很幸运。

我还访问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儿童友好空间”。几个成年看护人用游戏和玩具欢迎孩子们暂时摆脱黑暗的现实和逃离家园所带来的创伤。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快速的进行回应-拉合尔办事处将近一半的员工都在这里,还有很多其他人员。所有人都在努力确保提供清洁用水、卫生设施和营养。我们正与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机构一起提供保健服务,如免疫、治疗腹泻的口服补液和基本药物,从而尽可能确保儿童受到保护。

第六天

仍在旁遮普省南部的穆扎法尔格尔区。在实地的最后一天。

早上9:30,我们沿着高高的堤岸向前行进,有些地方的堤岸两边都被洪水淹没了。汽车仪表板上的温度计显示外面的温度是40摄氏度(超过100华氏度)。无法想象人们在这样的高温下如何生存。

有些人还有牲口。这些牲口是他们宝贵的财产,如果他们能够养活这些牲口,就可以稍后把它们卖出去。被淹没在水面3英尺以下的芒果树很可能会死掉,就如同大片的小米和棉花一样。许多的生计都被洪水夺走了。

这将如何影响到各个家庭和社区呢?住在堤岸左边的人们失去了一切。那些住在堤岸右边的人可能在短期内受益,因为农产品的价格飙升。但是,这笔收入能持续多久呢?

我停下来和住在堤岸上的一个大家庭交谈。家里12到15名年龄不等的儿童们蜷缩在一起。

他们的父亲回家查看情况去了。自洪水来袭后,他每天都这样做。他说他家的房子有一部分还没有被冲垮,他家的牲口和一些财产还完好无缺。他担心有人会把他所剩无几的财产偷走,所以他留在了附近的堤岸上。他喝附近井里的水,还有一些小麦吃(他很幸运)。但是家里的大米和棉花已经被水淹了-完全被毁了。下一季要播种的种子都没了。各种慈善组织和邻居们一直在帮助这家人。

看到巴基斯坦人在这片被洪水淹没的土地上彼此伸出援助之手,我着实觉得这很了不起。

他的女儿们没有去政府学校上学,但是她们一直去当地一家提供免费教育和食物的宗教学校上学。然而,现在既没有政府学校,也没有宗教学校了。

政府已经延长了学校的假期,因为5000多所学校现在正为流离失所的人口提供住所。巴基斯坦全国有超过5500所学校受损或者被摧毁。今天早晨,我们路过了三所矗立在三至五英尺深的水中的学校。今后的工作还很艰巨-需要大规模的灾后重建。

在一片面积相当于英国或者弗罗里达州的灾区,超过20%的保健中心受损或者被淹。

现在是中午,温度为45摄氏度。

我和工作人员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进行了最后一次讨论。

这场灾难的规模及其影响的地理范围难以想象。从斯瓦特到卡拉奇一共1500公里,大面积的洪水充斥其间。

我们需要在地方层面快速部署一个强有力的疾病监测系统。

由于这场灾难的规模和范围,我们将不得不依赖这一监测系统所提供的信息来快速检测到疾病的爆发。虽然所有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合作伙伴和政府都提供了援助,但是人手还是不够。如果没有这样的系统,应灾的能力将很有限。

需要做的工作任重而道远,所以在实地工作的人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的工作人员正日夜兼程地工作。他们在神圣的斋月里远离家人。然而,他们却充满热情、毫无怨言地投入到工作之中。

那就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精神。我们必须保持住这种精神并把它传给成千上万的其他人,这样才能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们。

我会尽我所能地筹款、清除官僚主义障碍并设法获得今后几周或几个月所急需的支持。未来的任务是艰巨的,因此我们必须提供尽可能多的援助。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