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

在约旦扎阿特里难民营,与经历过战争的儿童一起努力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2-1726/Al-Masri
在约旦马弗拉克郊区的一所叙利亚难民营扎阿特里,一名女孩和怀抱中的婴儿身裹冬装。许多儿童承受着巨大压力。

亚拉.柳(Ara Yoo)报道

约旦安曼,2013年1月7日 —— 简.马克菲尔(Jane MacPhail)向我展示了营地的叙利亚难民儿童创作的成堆绘画作品。我们一起一张一张地看,并发现绝大部分是开心的画面,没有枪支、坦克或流血。

孩子们画的有家、家人、花草、蝴蝶、书本和满桌的食物。一名女孩画的是一只涂了指甲油、戴着戒指的手 —— 她的梦想是结婚。

想象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

马克菲尔女士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保护专员,金发碧眼,戴一副橙紫色时髦眼镜,浑身上下散发着魅力。她是澳大利亚人,当过护士。在国内时,就制定了一项领养计划,曾在印度、印度尼西亚、利比里亚和菲律宾等国工作过。

找到她可不太容易。每周有六天时间,她都要走访扎阿特里(Za’atari)叙利亚难民营 —— 阿曼往北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她每一个小时的时间都十分珍贵。

UNICEF Photo
© UNICEF Jordan/2013/Youngmeyer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保护专员简.马克菲尔每周有六天时间在走访扎阿特里难民营。马克菲尔女士与儿童们一起努力,帮助他们愈合战争创伤。

她让儿童画画,让他们想象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叙利亚儿童经历了太多苦难。”她说。

他们从战争、轰炸、伤痛、甚至折磨中存活了下来。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几乎一无所有。他们已经失去了认同感和希望。

应对巨大压力

马克菲尔女士解释说,承受巨大压力的儿童会失去归属感和安全感。“他们感觉不到疼痛或饥饿,只剩下生存本能:逃跑、打架和胆怯。”他们推理、评估风险和认同的能力都降低了。他们变得冷漠,只重视眼前需求和眼前利益。

营地里的儿童打架十分暴力,还向彼此投掷石块。长时间接触暴力对他们的健康和行为造成了影响,使他们变得具有攻击性、孤僻和桀骜不驯。

这也正是马克菲尔女士发挥作用之处。她为非政府组织和政府工作人员就如何应对巨大压力提供培训,主动并持续与儿童进行情感对话。通过在儿童友好中心(CFS)举行活动,他们帮助儿童重新建立情感,体会甚至是最简单的事物,如高兴或伤心。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2-1729/Malkawi
儿童们走在营地的一条土路上。现在与儿童和家长一起努力,将对他们未来的生活产生不可思议的影响。

她给我讲述了营地里一名女孩的故事。她经常被同龄人殴打,她被孤立了,变得离群。然而,尽管女孩与马克菲尔女士存在语言障碍,但她们只要见面,就进行情感沟通。一天,马克菲尔女士走进儿童友好中心,这名女孩向她走过来打招呼,牵着她的手,亲吻双颊。“然后,她触摸了我的面颊。太令人欣慰了。我就知道她会好起来的。”

这正是马克菲尔女士做这项工作的原因所在。“我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恢复正常生活

没有办法知道一个儿童能够与自己和其他人重新建立感情需要多久。实际上,这取决于儿童本身。

现在与儿童和家长一起努力,将对他们未来的生活产生不可思议的影响。孩子和家长同样需要重新学习如何玩耍,如何谈论感觉及如何恢复正常生活。

在儿童友好中心开展的社会心理干预就像水、食物、暖和的衣服和疫苗一样能够挽救生命 —— 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心理干预稍显复杂,不像公厕或校舍那么显而易见,但却同样重要,尤其是从长远角度来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