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帮助一个女孩找到在地震后失散的父亲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0317/Noorani
伊斯特.梅.文森抱着五岁的女儿丝特莉泪流满面。这对分离一个月的父女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终于得以团聚。

塞扎德.努然尼

2010年3月12日,海地,太子港 - 作为在海地执行任务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摄影师,我很高兴能够遇到五岁的丝特莉.文森。1月12日地震发生后,丝特莉就与家人失去了联系。虽然我只认识她两天多,但是她的快乐、勇气和决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紧急救援队从我们的一名工作人员那里听说了丝特莉的事。她住在海地首都附近的嘉里福-拂里社区,寄宿在一户好心人家里。

画画

丝特莉说不出任何有关父母或家庭所在地的信息,所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保护专家马里.德拉萨决定尝试一种特殊方法,让她把自己能记得的东西画出来。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0285/Noorani
在与父亲团聚前,丝特莉.文森在与志愿者维斯娜.基斯金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儿童保护专家马里.德拉萨说话,当时她寄宿在海地太子港家乐嘉里福-拂里附近的一户好心人家里。

三十分钟不到,丝特莉就画出了自己家的房子,和家附近一个墓地和一座教堂。她想起了兄弟姐妹的情况,还记起了老师和教会牧师的名字。

于是,在丝特莉的带领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开始出发寻找她的家。

我们走了好几英里的路。她带着我们走过许多标志性建筑,其中包括太子港的主体育场。不时,她会停下来,对认出的东西说几句,比如某座坍塌的房子,或家人过去买面包的面包店。

有时,我感觉好像在追踪野雁。我们这些大人都已浑身冒汗,努力跟上。我们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否知道到底要去那儿。

破灭

最后,丝特莉又唱又跳地爬上了一个小山丘,带着我们穿过瓦砾和几个帐篷点来到一排房子前。“伊露蒂姑姑!”她叫道。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10-0289/Noorani
丝特莉.文森画了一张家中及周围的图片“帮助回忆”,最后终于与家人团聚。

从其中一间房子里走出来一位妇女——我们随后知道,她就是丝特莉的姑妈,在这儿照顾丝特莉的姐姐莎莎。伊露蒂姑姑拿出潦草地写着电话号码的一张小纸条,说这是丝特莉父亲的联络电话。

丝特莉用我们的手机打了这个号码。当电话接通时,我们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但是,除了听到丝特莉欢快的尖叫声外,我们知道仍有一些问题和混乱。虽然她已在电话上和几个人通了话,但她认为没有一个是她的父亲。

她挂了电话,我们和她的姑姑和姐姐道别,开始了返回停车处的漫长路程。我们的希望破灭了。

惊喜

当我们走到山脚下的时候,故事发生了惊人的转变。一名男子张开双臂,两眼充满了泪水,向我们走来。几乎同时,丝特莉喊道“爸爸!”

事实上,她之前已经在电话上接通了她的父亲,伊斯特.梅.文森,只是没有听出他的声音。接到电话后,他跑去打摩的,但是司机要价很高。文森先生说,“但我告诉他,没有关系,赶紧带我去女儿那里。”

文森先生还讲述了和女儿离散的那一天发生的事。地震发生后大约10天,他将丝特莉和莎莎留在她们的姑妈那里去上早班。“当我晚上回来时,”他说道,“丝特莉已经失踪了……他们告诉我,她去外面拿面包,就再也没有回来。”

团聚

任务就这样完成了:一个家庭又重新团聚了。

我们为嘉里福-拂里的寄宿家庭买了一些小礼品,还给丝特莉买了笔记本、蜡笔和肥皂。丝特莉在和那些照顾过她的人们道别时,还从包里拿出了一块肥皂送给其中一位妇女。

尘土飞扬的街道上,丝特莉的邻居们走出家门欢迎她回来。我们终于走到山坡上的家,下面的首都一目了然,丝特莉马上将一书包的好东西放好。她仔细但有意地,拿出一个笔记本和彩色蜡笔,双腿交叉坐在房间地板上,开始画画了。

珍妮弗.巴克迪对本文也有贡献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