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

亲善大使米亚.法罗敦促像回应海啸那样帮助海地灾区

UNICEF Photo
© UNICEF/HQ08-0736/LeMoyne
被孩子们围着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米亚.法罗听一位妇人讲述她在戈纳伊夫的房子如何被接二连三的飓风和热带风暴破坏。

伊丽莎白.基姆报道

海地戈纳伊夫,2008年9月22日 — 从直升飞机上俯瞰一个月来的飓风和特大洪水所造成的破坏,女演员米亚.法罗拿这次洪水和四年前印度洋的那场灾难做了一个比较。

米亚.法罗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亲善大使,她说:“我想起了那次海啸和那些可怕的景象。”

米亚.法罗乘联合国现场紧急协调中心派出的卡车巡视了这座城市,访问了住着数千人的庇护所。那里的人还处在从2004年飓风的恢复中,而上个月接二连三的风暴和降雨,又再次使他们的房子无法居住。

没有基本的基础设施以应付大量的泥土和污染的洪水,戈纳伊夫这座有35万人的城市几近瘫痪。

“整座城市,就像一个巨大的SOS求救信号,”米亚.法罗说,“世界各地的人们对那场海啸做出了如此慷慨的反应,而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们对海地的灾难没有做出那样慷慨的反应,尤其是美国与海地仅一小时之遥。这是发生在我们自己的后院的事。”

UNICEF Photo
© UNICEF/HQ08-0744/LeMoyne
一名男孩趟过被洪水破坏的戈纳伊夫市的一条被水淹没的街道。

要求更多的紧急援助

陪同法罗女士访问的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加拿大主席,奈杰尔.费希尔(Nigel Fisher)。费希尔同时也是联合国助理秘书长,在加入加拿大国家委员会之前曾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区域主任。他也曾经领导了伊拉克和阿富汗以及其他地方的紧急反应行动。

“在这里我看到的行动太少了。人们几乎没有得到什么帮助,”费希尔说,“在戈纳伊夫的一整天,我们没有看到一个水泵。我们没有看到任何重型装备来推污物和泥土。因此,人们几乎完全依靠自己。”

迄今为止,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他人道主义援助团体已为戈纳伊夫提供了1000多公吨的粮食和非食品物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也正在努力帮助有需要的家庭寻找安全的庇护所。但是,但是联合国为海地提出的紧急呼吁,只有一小部分资金得到了认捐。

对于戈纳伊夫来说,恢复之路是漫长的,而且几乎无法看到结束的那一天。

“我们看到的仅仅是几十年的长期衰退和贫困加剧的冰山一角,”费舍尔说,“国内的忽视和国际社会的漠不关心,对哲里的人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UNICEF Photo
© UNICEF/HQ08-0743/LeMoyne
在海地首都太子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人员把在本地购买的一包包瓶装水装入集装箱,由加拿大军舰运送给边远地区的洪灾灾民。

学校首当其冲

手头的任务尤为迫切。政府正在努力赶上10月6日的学校开学日期,这已经比以往要推迟了。由于灾区几乎所有的学校都被改成了庇护所,所以要重新开学就意味着重新安置成千上万的家庭,以及为了学生重新建立学校的各项制度,以便让他们感到安全和卫生。

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教育也是海地的最薄弱环节之一。大约67℅学龄儿童注册就读,但很少人去上,只有2℅的人完成了中学教育。

即使是在风暴之前,由于无法负担学费和学校的其他费用,许多家庭无法送子女上学。随着食品价格的上涨,预留上学用的钱已经蒸发怠尽。

风暴孤儿

在戈纳伊夫孤儿院,风暴过后,法罗和费希尔访问了25名儿童。风暴过后的他们现在感到安全又干净,但是在学校的一层浸在水下几英尺时,他们挤在学校的二层。

孤儿院的主任指着他们看要趟过深腐的淤泥才能到达的厕所。“请帮帮我们,”他说。

同时,有个年龄最小的孩子提出了另一个要求。

“一个小男孩说,‘留下吧,我不想让你走,”法罗回忆道。“他说,‘我会为你祈祷。’我在想,如果现在有人需要祈祷和帮助,那应该是……在二楼的这些孤儿们。

“他们是被遗弃的人中最惨的,”她摇着头悲伤地说,“然而他说,他要为我祈祷。”


 

 

视频(英文)

2008年9月21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米亚.法罗分享她在海地的经历。

 视频  高速 | 低速

2008年9月20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记者伊丽莎白.基姆报道亲善大使米亚.法罗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加拿大主席奈杰尔.费希尔访问受飓风袭击的海地的情况。

 视频  高速 | 低速

从新闻市场下载广播质量的视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