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麦隆

难民的涌入给喀麦隆东部造成沉默的危机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由于六万中非共和国难民的涌入,使喀麦隆目前的资源陷入紧张。一名幼童依墙而站。

艾娃.吉列姆报道

喀麦隆达洪,2009年7月2日–从表面上看,喀麦隆东部的难民情况似乎是成功的,但同时也是极为混乱的。自2002年以来,来自邻国中非共和国(CAR)的六万多名难民,涌入这里的社区。

 视频:请观看

这里没有难民营,喀麦隆人与中非人和平相处。这些中非难民是为了逃避武装团伙和土匪等各种中非前军事组织和叛军的绑架和杀戮,以及北部乍得的冲突。

脆弱的社区

难民主要来自少数民族姆伯洛洛(Mbororo),他们分布在喀麦隆与中非的边境地区,是有着历史牧牛悠久的游牧民族。

他们熟悉地形和当地的村庄,相对地较容易融入当地社区,大部分难民没有在难民营中过群体生活,而是从开始就与喀麦隆生活在一起。慷慨的东道主与他们分享所有的必要资源,包括土地、粮食、水和接收难民儿童的学校。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2008年喀麦隆东部的入学率几乎增长了一倍,难民家庭的儿童进入本已拥挤的教室,但多数难民儿童还未上学。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喀麦隆代表欧拉.穆苏.克莱门斯(Ora Musu Clemens)说:“费喀麦隆政府对这些难民热情款待。边界保持开放,欢迎中非人来这里避难。然而,这些社区已经非常脆弱。”

资源紧张

自难民潮开始涌入的五年以来,难民和收容社区仍旧融洽。但是,资源状况变得越来越紧张。

克莱门斯先生说:“情况已经到了紧迫的程度,但没有人知道。一直很少有人关注这里的状况,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之为‘沉默的危机’。”

传统上游牧民族姆伯洛洛(Mbororo)以牧牛为生,现在他们在喀麦隆的农业社区安置下来。许多人失去了他们的所有或大部分牲畜,靠联合国难民机构每月发放的粮食养家糊口。

儿童营养不良状况增加

阿布萨吐是一位母亲,也是来自中非共和国的难民。她一直住在距中非边境约100公里的达洪营养治疗中心。她的大儿子五岁,但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得多。因为营养不良状况很严重,他已无法行走,阿布萨吐将他带到治疗中心。

她说:“我丈夫每月的大部分时间去阿比让,设法卖掉我们所剩的那几头奶牛。他每次回家的时候,能带回一两个星期的生活费。然后他再走,我要照顾家庭,我们就是没有一点粮食。”

阿布萨吐的情况不是仅此一例,姆伯洛洛人已经没有了购买粮食和其他日用必需品的收入。而且由于人口增长,但农产品的数量基本上保持不变,该地区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儿童营养不良问题,既有难民儿童(近20%),又有越来越多收容社区的喀麦隆儿童。

祖德州.皮埃尔(Dzudjo Pierre)博士在加鲁阿博来(Garoua Boulai)管理一个营养检查和治疗项目,他说:“我们现在接待的喀麦隆人越来越多,项目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是针对中非难民,但是,随着项目的继续,我们了解到喀麦隆人也有着同样的问题。”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传统上以养牛为生的游牧民族姆伯洛洛(Mbororo)从乍得逃难到喀麦隆的农业社区。

有限的学校设施

脱离传统模式对难民家庭来说也意味着调整,以适应农村生活,包括姆伯洛洛儿童的上学问题。

2008年喀麦隆东部的入学率几乎增长了一倍,难民家庭的儿童进入本已拥挤的教室。但是,在2.8万名难民儿童中,还有约三分之二没有上学。
喀麦隆东部曼菊小学主任吉尔伯特.诺阿博(Gilbert Nouab)说:“以前有大约150 (学生)。 现在有300多人。”还有更多儿童要上学,但没有基础设施可以容纳他们。诺阿博先生讲:“简单地说,我们就是没有教学楼。”

国际红十字联合会正在提供援助,为那些家里无法支付学费的儿童付学费。但如果所有的孩子们都来上学,没有地方容纳他们。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已经尽可能地帮助建设基础设施,但资源仍然不足。

需要国际支持

住在喀麦隆的难民儿童还面临着更多的挑战,包括:缺乏出生登记,以及对儿童的性剥削增加、早婚和怀孕等。

同时,这个经济贫困地区的紧急人道主义需要在国际社会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已经用掉很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 - 包括联合国难民署、国际医疗团和国际红十字联合会 – 正在以能获得的有限资源做尽可能多的事。

但是,除非喀麦隆政府和所在社区获得必要的支持,制定出长期的解决办法,否则这种沉默的危机将会持续加剧。


 

 

视频(英文)

2009年6月25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艾娃.吉列姆报道来自中非共和国的难民和喀麦隆收容社区所面临的“沉默的危机”。
 视频  高速 | 低速

从新闻市场下载广播质量的视频

音频(英文)

2009年7月1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喀麦隆代表欧拉.穆苏.克莱门斯(Ora Musu Clemens)讲述该国东部的难民所面临的“沉默的危机”。
 音频 试听

儿童权利公约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