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教育与两性平等

监控学习成绩

UNICEF Photo
© UNICEF/ HQ99-0623/ Pirozzi
在伊拉克巴士拉的阿尔穆斯塔法小学,一位教师帮助围坐在桌边的三个学生。

监控学习成绩是指对学生所学的知识、技能和价值观进行评估。

通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方案实施,我们想知道儿童在课堂上学到了什么,学校教学的效率如何,儿童是否通过外部(公共)考试进行升级,以及在国家和国际两级儿童的教育与其他相比有何不同。

课堂教学评估与学习活动同步进行,其目的是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识字、算术和生活技能都可以在教室里进行评估。

学校评估是在某些国家利用学生的考试结果作为对个别学校的评价。有时颁发奖励给那些收到了良好效果,并制订行动计划来纠正考试中发现问题的学校。

外部公开考试是用来选拔学生接受更高层次的教育。不幸的是,这种考试的质量有时是值得怀疑的。对于许多国家来说,这是评估学习的唯一方法。但这往往导致教师只针对考试而进行教学,内容只涉及考试中可能出现的题目。

在全国及全世界范围内对学习表现进行评估:目的在于评估教育体系的有效性,而不是单个学生成绩的好坏。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在近50个国家里启动了监控学习成就的项目,项目内容包括识字、计算和生活技能。

南部非洲教育质量监控联合会已经帮助14个东非和南部非洲国家进行全国性的教育评估。而且,很多国家,特别是拉丁美洲的国家,已经制定了本国的评估体系。在2002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完成了对于各国学习表现评估系统的调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局正在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其他机构合作开发一个用以评估识字水平的新工具,即:LAMP。LAMP将在每个国家中选择一小组人群,通过使用复杂的统计模型,预测出各个国家的识字水平。我们估计识字水平可能会有所下降,因为这次评估是以测试为基础的,而不是象以往的调查那样采用自我评估的方式。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学习成就:两个事例

人们所报告的识字水平与测试结果可能有所不同。例如,在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最近进行的全国识字水平调查中, 15岁以上人群报告的成人识字率为68.7%,其中男性为77%,女性为60.9%。但测试的结果却显示,基础识字率和功能识字率却下降至37.8%,其中男性为31.3%,女性为16.3%。在参加测试的人员中,半数人报告说自己识字,但测试的结果却发现他们根本不识字。

测试反映了以下问题:

  • 贫困人群中的最贫穷人群中,其识字率存在很大差别;
  • 小学教育并不能保证实现扫盲,事实上,与从前相比,目前在小学就读的人群的识字水平有所下降;
  • 识字水平受种族特点影响;而且
  • 接受正规教育与接受非正规教育的人群相比,前者的识字率更高。(但这一发现并不适用于世界各国。例如赞比亚,在小学水平的测试中,在社区学校接受教育的人群的表现好于在正规学校接受教育的人群。)

东非和南部非洲国家对学习成就的监测有助于波茨瓦纳、埃塞俄比亚、卢旺达、南部苏丹(OLS)、乌干达和赞比亚等国制定小学低年级学习成绩监测系统(MALP),对小学一至四年级学生的学习情况进行监测。地区MALP将对下列教育成果和过程进行测量:

  • 男童和女童在学习和各项表现中的差别;
  • 城市和农村学生的异同点;
  • 正规学校与非正规学校及非传统教学方法相比,哪个更为有效?
  • 社会经济地位如何影响学习表现?
  • 学生、家长、学校环境等因素如何影响学生表现?这些问题应如何得到解决?
  • 什么样的教和学的过程能够提高男生和女生的表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