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教育与两性平等

科索沃的少数民族社区努力打破贫困的循环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一系列教育项目,鼓励罗姆人家庭的孩子报名上学,并使他们能上完学。

彼得.乔治报道

普里什蒂纳,2009年6月26日–在科索沃普里什蒂纳郊外一个荒凉的角落,两名男子坐在光秃秃的地上修补自行车。这是维持他们家庭生活的唯一经济来源。

没有自行车他们就不能赚钱养活家里一大堆人口。但他们几乎挣不到足够的收入,因为他们白天要花不少时间筛选别人扔掉的城市垃圾。

 点击此处观看视频

“我们在垃圾箱里工作,捡铁罐、铜、废金属和铝片,只要是能找到的都行,”贝斯尼克.哈萨尼说到,露出缺牙的嘴微笑着,脸上带着悲哀。“有时我找不到任何东西,因为我不是唯一捡拾的人,”他补充说到。

被边缘化的生活
哈萨尼先生属至少三万左右的罗姆人、阿什卡利或埃及民族群体,这是科索沃的最贫困社团。他们生活在社会的边缘,往往没有身份证件,使其不能享受提供给其他公民的好处如:社会福利、失业救济、甚至就学。

哈萨尼先生和他兄弟养活着一个19人的大家庭,家庭狭窄的住地挤在三个小棚屋内,烤箱靠墙而建正在烤面包,不时喷出黑烟。燃料是贝斯尼克和他的兄弟在普里什蒂纳许多公寓大楼街道外的垃圾箱内找到的旧鞋和旧运动鞋。

当六七个幼儿坐到地上开始午餐时,他们将自家烤的面包蘸沾着被富裕居民扔弃的罐头底部刮出的番茄酱中。 

“我还能说什么呢?”贝斯尼克说到。“生活不好。我们都知道这对我们的健康有[不好的]影响,我们可能患上疾病和传染病。但是,由于没有其他方法来购买食物,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贫穷的恶性循环
科索沃经过多年的冲突后导致宣布独立于塞尔维亚使之重建,这些边缘化社区的太多成员不知道如何办理他们所需的出生证和公民身份证。 

“有很多的问题,因为如果没有登记的儿童不能上学,几年之内这些儿童将长大、结婚、建立自己的家庭,然后他们的孩子也因没有文件不能注册,”社会工作者巴伊拉姆.马科里(Barjam Marolli)说到。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科索沃代理负责人塔尼娅.歌德纳尔(Tania Goldner)称之为“贫穷的恶性循环” 。

对未来的希望
许多科索沃的罗姆人、阿什卡利人和埃及人知道更好的教育将打破这种恶性循环。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已经建立了一些社会团体组织,以鼓励父母送子女上学,一旦入学就资助孩子读书。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贝斯尼克.哈萨尼与他家里最年幼的孩子在一起。他在普里什蒂纳拖垃圾箱养活一家19口人。大约有3万人生活在城市的少数民族聚居区,那里的失业现象非常普遍。

“这些人大部分都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但那些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群体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教育是多么重要,”一个帮助儿童家庭作业的社区中心的罗姆人志愿者李德文.伽仕(Ridvan Gashi)说到。 

伽仕先生补充道:“那些不了解教育重要性的人只想出去找工作。他们在普里什蒂纳乞讨。他们还在在捡拾罐头。他们没有想到过教育。他们主要关心的是吃饱肚子,当你吃不饱时,你不会想多少关于教育的事。” 

数千人落在后面

可悲的是,贝斯尼克属于那些对教育没有多少想法的人。他知道他的孩子们需要上学,但他说,他买不起他们需要的课本。 

他最担心的是,据传当局正计划禁止拾荒者从城市的回收箱捡拾废物。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他对未来的任何渺茫希望都将消失。 

“还有什么希望?”他问到,绝望地擦着脸。“我已不抱有任何希望;我没有,我的孩子们也没有。” 

这是一个紧迫的问题:因为当科索沃正努力建立为一个国家时,有成千上万的人正被抛在后面...他们的绝望感同时也在不断增加。


 

 

视频(英文)

 2009年5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彼得.乔治对普里什蒂纳被边缘化的少数民族社区进行的报道。
 视频  高速 | 低速

从新闻市场下载广播质量的视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