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

海地被洪水损坏的学校艰难求复课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08-0741/LeMoyne
戈纳伊夫一个女孩用桶清理家里的泥浆和积水。

伊丽莎白. 基姆报道

海地戈纳伊夫,2008年10月3 日– 早上十点左右,维奈特(Venette)和她的妹妹来到学校。她们拿起铲子和满身泥浆的男人们一起,精神饱满地走进学校以前的食堂。

维奈特今年就要毕业了,或者说正常情况下她应该在今年毕业。在这座城市中,情况还远远不够正常,因为接连不断的洪水淹没了地势低洼的区域,并让那里的房子、街道和居民身陷泥浆之中。

破坏的程度和范围如此之大,使得全国的学校推迟一个月开学。然而,教育可以在危机中和危机后成为稳定社区的力量,并帮助国家在紧急情况后重建。

新的全国性复课期限10月6日已经近在咫尺,但现在仍不清楚戈纳伊夫有多少学生能回到学校上课。

教育部部长阿诺德.克里斯蒂安(Arnold Christian)说:“我们要清理大概200所学校、改造大概100所、并彻底重建20多所学校。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了。”

“学校何时开学?”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戈纳伊夫费迪南.希伯特(Ferdinand Hibbert)中学的学生轮流在校内清理泥浆。该校将在10月6日的全国最后期限前开学。

也有学校免于泥流之难,但是那里现在收容了大量的流离失所人口。据估计,6.5万人仍躲在公共建筑中避难。地方当局正找寻其它方法安置流离失所的人口。但是,由于无家可归的人们在学校的教室里已经居住了三周,而且学校设施非常有限,要使教室能够再度适合学生们上课,政府不仅要让这些人按时搬出去,还要做很多其它方面的工作。

看着完全变样的校园充满了残渣和垃圾,18岁的萨农.威尔兰妮(Sanon Verlaine)说: “我看着这些泥土和垃圾就不禁地想学校什么时候才能开学呢?”

萨农所在学校的每一间教室都收容了大约60人,而户外的走廊上晾满了衣服,放满了做饭的锅,还有吃力地学爬的儿童。在过去的三周中,有四位妈妈在学校里生下了孩子。 一位年长一些的妇女爬到桌子上向人们演示自从她的房子被摧毁后她是如何睡觉的。

首要任务的两难境地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与教育部紧密合作以确定哪些学校可以很快开学,哪些学校只能临时复课。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海地教育项目官员比阿特丽斯.梅尔布兰切(Beatrice Malebranche) 说:“虽然首都及未受影响的农村地区的很多学校可以在下周开学,但是戈纳伊夫的形势仍很复杂,主要由于一些学校仍被当作避难所使用,安置流离失所的人口。”她还补充说道,清理学校的工作及戈纳伊夫的复原工作将持续数周的时间。

“那些失去全部家当和资源的家长们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他们要想方设法把孩子们送回学校,” 梅尔布兰切女士说。

学校有助于社会安全

海地的教育一直以来就处于摸索的阶段,即使没有自然灾害的时候也是如此。 在这样一个贫困和缺乏基础设施的国家,教育并不是政府的首要任务。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在过去三个星期,有大约600民众寄居在学校里,睡在椅子和地板上。图为戈纳伊夫一户寄居在学校里的家庭。

海地只有大约一半的学龄儿童在上小学,而他们中仅有17%上到了五年级。虽然每人每年的学费仅为50美元,但是对于每天生活费不足2美元的人口来说这仍是一个负担。

通过提供学习用品并帮助最贫困的家庭筹到学费,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海地办事处正努力使更多的儿童更容易地获得教育。然而,对于那些挣扎着供孩子上学的家庭来说,过去的一年尤为艰难。食品的缺乏以及全球食品价格的上涨使海地家庭愈发拮据。在今天的戈纳伊夫,学费对于很多人来说似乎还是一种幻想。

五岁孩子的母亲拉拉.皮埃尔(Lala Pierre)现在就住在萨农的学校,她说:“我以前给别人看店挣钱供我的孩子们上学。现在我没工作了,我正到处想办法付今年的学费 。 ”

学校有助于社会安全

今年灾难性的飓风使海地遭受了多方面的倒退并让更多的儿童处于社会最脆弱的底层。恢复学校的原状并借机改善学校对于稳定这些受灾社区是至关重要的。

在挖泥的间歇,维奈特说:“我很累,没错,但是我们都需要回到学校,这样我们才能毕业。”

当儿童们的生活因紧急情况而受到干扰时,让他们重回学校可以帮助加速恢复的进程,乃至整个国家的重建。

教育部部长克里斯蒂安先生说:“所有人都意识到如果学校不运作的话,整个城市就不能恢复正常,商业活动也无法继续。此时此刻,人们正离开这座城市去乡下或者其他的城市。”


 

 

视频(英文)

2008年9月24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伊丽莎白. 基姆报道,海地戈纳伊夫被洪水损坏的学校面对重重挑战。

 视频  高速 | 低速

从新闻市场下载广播质量的视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