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帝汶

在东帝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东帝汶政府一起重建教育体系

斯蒂夫.内托顿报道

2011 年 5 月 13 日,东帝汶拉克拉巴 – 在亚洲最为贫穷国家之一——东帝汶连绵的山脊之上,偏远村庄拉克拉巴的孩子们动身去学校。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恬然。葱茏的树冠仿佛在遮掩曾经灰色的历史。现在一切已经开始走向光明。

视频:2011 年 5 月 13 日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道东帝汶如何努力重建其教育体系。 在Realplayer中播放

事实上,13 岁的马达来娜.索尔斯能够回到课堂,无形中演绎了一个本地与国际成功合作的故事。她不仅仅是一名学生,也是学校学生会的主席。尽管课堂的条件有些艰苦 – 地板是大地、墙壁是竹墙。但是,很多其它房间的条件相对来说还不错。

马达来娜所在的学校和社区位于拉克拉巴的巴塔拉——该地区受 1999 年东帝汶公投后,从印尼独立出来的影响非常大。公投后,亲印尼派与独立派发生暴力冲突,迫使成千上万的东帝汶人民背井离乡。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13 岁的马达来娜.索尔斯在拉克拉巴的小学中。东帝汶政府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起重建整个教育体系。

从零开始重建

巴塔拉公立小学的前校长费尔南达.德.阿梅达解释说:“1999 年,很多人,包括孩子,都逃走了。我们住在山里——孩子们、家长们。当我们回来时,很多学生并没有重返校园。”拉克拉巴的校园满目疮痍——没有房顶、没有桌椅。

本地学校的负责人们以此为己任,启动了重修校园活动。他们找回了以前的教师,同时动员社区为学校做力所能及的投入。

“家长们贡献了桌子、椅子以及其他能让学校正常开展工作的小东西。”前家长教师联合会主席雷蒙多.索尔斯回忆说:“社区在重建学校的过程中显示了极强的意愿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事情对孩子们有益。”

在这样一个新国家,教育现状差强人意。在首都帝力,很多人背井离乡,很多学校建筑被毁。

东帝汶教育部长若昂.坎西奥.弗雷塔斯回忆说,在公投后,大约有 80% 的基础设施遭到了毁坏。“说到教师资源,那个时候,80% 的老师是印尼人或者准备加入印尼国籍的东帝汶人。学生们被无情地抛弃了。我们只能从零开始。”他补充说。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在东帝汶拉克拉巴,学生们排队领取学校午餐。除了普通的课程,这里也教育孩子们该如何宽容和相互尊重。

宽容教育

尽管面临如此巨大的挑战,东帝汶政府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紧密合作,从头开始重建整个教育体系。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的帮助下,东帝汶重新研发了课程、复课并且培训了数千名教师。

作为教育策略的一部分,东帝汶的学校不仅仅教授基本的知识,而且锻炼学生宽容、相互尊重以及与他人和平相处的能力。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教育专家安妮特.尼奎斯特说:“课程的要素包括和平教育、公民教育和人权,这样我们的下一代会了解人权的概念,他们能够知道如何与人协作。”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学生们在东帝汶拉克拉巴的课堂中。所有为儿童友好(Child-friendly) 理念所作的努力,唤起了父母以及本地社区在教育方面投入更多关注。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倡导的儿童友好学校教育模式,这个保护伞似的方法能够提供高质量的教育。而且,这个体系鼓励孩子和社区更加积极主动地加入到教育的环节中。

巴塔拉公立小学是东帝汶 40 所儿童友好学校教育计划中的一所学校。老师们参加了相关的培训,努力为孩子们营造一个更加包容的学习环境,孩子们在这里可以更自由地参与课堂活动。

教育势在必行

对孩子、父母以及社区的负责人来讲,重建东帝汶教育体系为拉克拉巴这样的边远社区提供了机会。

“教育不仅仅教授知识,同时也教授技能,是我们发展进程的一部分。”弗雷塔斯先生说:“教育对我们这个国家而言 – 势在必行!”


 

 

回到正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