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民主共和国

在民主刚果,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为帮助童工重返校园所做的努力

科妮莉亚.沃尔特(Cornelia Walther)报道

刚果民主共和国吉普士(KIPUSHI),2012年6月13日——16岁的比特西瓦尔瓦.布库拉(Bitshilwalwa Bukula)满头大汗,准备破碎一个大石块。一件小塑料斗篷聊以遮蔽正午烈日的暴晒,工作非常辛苦。

视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苏珊娜.波克斯(Suzanne Beukes)就打破刚果民主共和国采矿业中的童工恶性循环所做的努力进行报道。  在Realplayer中播放

 

两年前,因父母付不起学费,比特西瓦尔瓦被迫辍学。每天,两个妹妹和她的母亲与她一起,前往吉普士的一家个体矿场从事碎石的工作。之后,这些碎石将作为建筑材料出售。

从周一到周日,她每天从早到晚都要重复相同的工作。忙碌一天,只有3000法郎的微薄收入,约合3.30美元,却可以解决全家人的口粮问题。

“我看到我的朋友们去上学,感到很难过。”她说。“我不想干这份工作,想回去上学。”

摆脱矿场生涯的出路

19岁的萨拉.马博耶(Sarah Mapoye)曾经在矿场做工,正在为一个年轻姑娘缝制衬衫,已经到收尾阶段。“做好这件衬衫,我的客户会付给我3500法郎。”她骄傲地说。

现在,萨拉是一名裁缝。四年前,她在吉普士矿场做工,像比特西瓦尔瓦一样做碎石的工作。“‘第一组’的工作人员在矿场遇见了我。就是他们教我学习缝纫的技巧,从而改善了生活。”萨拉说。

UNICEF Photo
© UNICEF DRC/2012/Walther
非政府组织“第一组”(Group One)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合作伙伴。在民主刚果吉普士矿场,该组织的一名社会工作者与一个正在工作的男孩攀谈。

非政府组织“第一组”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支持下,力图把儿童从矿场中拯救出来。年幼的孩子会被安排进入小学;16岁以上的青少年会被安排学习专业技能,比如缝纫、木工或机械制造等本领,使他们能够自食其力。“第一组”的项目经理菲菲.穆维泽(Fifi Mweze)解释道:“我们的目标是为他们提供可持续发展的替代技能。这些孩子及其家庭都知道在矿场做工不好,但是他们别无选择。额外提供的创收工具箱成为他们开创新生活的起点。”

正在取得进步

刚果民主共和国(DRC)拥有天然的巨大财富,但贫困状况令人触目惊心。加丹加(Katanga)省与法国领土面积相当,是世界上铜和钴矿藏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在民主刚果从未接受教育的小学适龄儿童中,该省所占比例最高。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合作伙伴共同支持的2010年《多指标类集调查》(Multiple Indicator Cluster Survey)显示,约有25%的儿童未接受小学教育;在5至14岁年龄段,有42%的儿童从事各种各样的体力劳动。但是,社会在进步:该国已经批准了旨在推广免费小学教育和禁止利用儿童从事危险工作的多项政策。加丹加省省长莫伊泽.卡徒比.查普韦(Moïse Katumbi Chapwe)说:“如今,在矿场做工的儿童比十年前少了。父母们知道送孩子去那里做工是非法的。”

UNICEF Photo
© UNICEF DRC/2012/Walther
萨拉.马博耶今年19岁,在民主刚果吉普士做裁缝工作。非政府组织“第一组”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合作伙伴,帮助她脱离了矿工生涯。

然而,该国的童工现象仍旧普遍,在矿区尤为明显。实际上,据估计目前在加丹加省南部矿区的童工数量达到四万,约占工人总数的三分之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民主刚果南部地区办事处儿童保护专员马克西姆.热尔曼(Maxime Germain)解释道:“矿区童工面临多种生理和心理侵犯及受虐待的危险。健康问题和缺乏教育才是最重要的,儿童还是需要做儿童该做的事。”

尊重儿童权利

尽管正式的小学教育是免费的,但学生仍需支付其他费用,以维持学校的基本运营,并弥补因政府投入不足所产生的缺口,为教师发工资。这对许多家庭来说就是沉重的负担,进而助长了童工现象。

为创建一个尊重儿童享受教育、安全饮用水、食物、保护及医疗服务等权利的环境,众多合作伙伴必须齐心协力,展开合作。

“通过我们称之为‘保护社区’的计划,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在支持该国政府为儿童建立全国范围的社会保障体系,藉此加强社区照顾儿童的能力。”热尔曼先生强调。不仅仅是政府和各个社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合作伙伴,包括世界银行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也在倡导私营部门投入到矿区的社会变革中来。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