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

帮助马来西亚受艾滋病毒和艾滋病影响的儿童

UNICEF Photo
© UNICEF Malaysia/2010/Jaafar
艾娜(右)、安瓦(中)和鲁玛索勒哈孤儿院(收容携带艾滋病和患有艾滋病的儿童)的监管人万.哈瓦.万.胡桑一起看照片。

胡安娜.加法尔报道

马来西亚吉隆坡,2010年7月29日–13岁的艾娜(更名后)希望长大后成为一名电影制作人,她觉得自己有天赋,而且也不怯场。

她说:“女性也可以制作出好的电影,我要拍出感觉好的电影,因为悲伤的故事往往太乏味了。”

艾娜在鲁玛索勒哈孤儿院——一所收容携带艾滋病和患有艾滋病的儿童的孤儿院里上初中。鲁玛索勒哈孤儿院里共有13名儿童,其中有12人是艾滋病携带者,艾娜15岁的哥哥安瓦(更名后)也是其中一位。

随着马来西亚携带艾滋病毒的年轻人不断增多,社会上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也越来越严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正努力同政府合作,确保携带艾滋病毒或感染艾滋病毒的儿童能够受到保护并接受到最好的治疗和护理。

面对排斥

当艾娜的哥哥发觉艾娜因为他是艾滋病毒携带者而常常受到同龄人的骚扰时,便决定让她也也搬到鲁玛索勒哈孤儿院。他非常能体会到艾娜在学校所受的歧视,尽管艾娜并不是艾滋病毒携带者。

UNICEF Photo
© UNICEF Malaysia/2010/Jaafar
放学后,万.哈瓦.万.胡桑(中)和安瓦(有)、艾娜(中)在一起唱歌。

2000年,5岁的安瓦和妈妈一起来到孤儿院,他是这里接收的第一个携带艾滋病毒的儿童。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他的妹妹继续和其他家庭成员住在一起,而他和妈妈则住在鲁玛索勒哈孤儿院。

鲁玛索勒哈孤儿院的监管人万.哈瓦.万.胡桑说:“安瓦的母亲发现自己感染艾滋病后,受到家人的排斥,随后又被丈夫抛弃,但事实上却是丈夫让她感染了艾滋病。她无处可去,便住在这里。”

据马来西亚卫生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04年到2008年期间,感染艾滋病和艾滋病毒的儿童和青年人数有所上升,其中很多还因父母患艾滋病相关疾病而死亡,心理情绪上受到很大的影响。

“耻辱感影响深远”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马来西亚代表汉斯.奥尔森(Hans Olsen)说,社会上对于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的耻辱感主要表现在人们排斥或回避生活方式“不检点”的人。由于对疾病的无知和恐惧,这种耻辱感会影响儿童接受教育、健康保护和其他基本权利的实现。就艾娜的例子而言,耻辱感还会蔓延至自身并不是病毒携带者但与携带者有关联的人群。

奥尔森先生说:“对于儿童,耻辱感对他们的自尊心和心理健康将产生影响,简单来说,耻辱感扼杀了他们的心灵。”

针对马来西亚的这种状况,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同该国政府合作开展“对受艾滋病感染儿童的初步评估”项目,力图收集有关病毒对儿童影响的数据,并为制定政策提出建议,确保儿童及其家庭得到最佳护理。

像鲁玛索勒哈孤儿院这样的机构在保护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2010年,该机构和其它两个组织将接受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资金援助,资金将由马来西亚艾滋病委员会负责支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将资助两名来自马来西亚伊斯兰发展部的代表参加本月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的2010年世界艾滋病大会。

安全与安慰

感染艾滋病给儿童和青年而造成的直接后果是家庭破裂,经济、社会和情感网也随之崩溃。除了为儿童提供一个安全的住所之外,这些收容受艾滋病毒和艾滋病影响儿童的看护者还力求为儿童创造稳定安宁的家庭环境。

胡桑女士在孤儿院里扮演照顾孩子的母亲的角色,督促他们完成作业,并监测他们学习的进步。她给孩子们提出忠告,鼓励他们把彼此当成兄弟姐妹看待。

这名监护者回忆起有一次安瓦意志极其消沉,几乎要放弃治疗。他厌倦了每天吃药,但还是决定为了妹妹继续接受治疗。胡桑女士说,安瓦知道让妹妹留下的唯一方法就是他好好地活下去。安瓦和艾娜能有彼此做依靠,成为鲁玛索勒哈孤儿院的一员,真的很幸福。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