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与儿童

艾滋病和武装冲突

UNICEF Photo
© UNICEF/HQ02-0365/Pirozzi
5岁的Alina在加里宁格勒市的家中抱着她的芭蕾舞鞋。Alina被她父亲遗弃,并被她吸毒和酗酒、并患有艾滋病的母亲严重忽视。

事实

艾滋病通常不仅夺去父亲或者母亲的生命,而是父母双方的生命,使得这些儿童在为生存而进行的挣扎中显得更岌岌可危。越来越多的儿童生活在父母患病或频临死亡的家庭,在贫瘠的家庭环境中照顾孤儿,或生活在已被疫情严重影响的社区内。由于教师、医护工作者、和社区其他成员正患病死去,学校、医疗保健系统、和其他社会支持网络被削弱。

2007年艾滋病流行最新情况,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大约有1140万儿童,已有父母一方或双方被艾滋病毒/艾滋病夺去了生命。

问题

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在他们的教育、健康和福祉上面临着严重的危险:他们可能不得不放弃学业;家中可能缺衣少食;可能患上焦虑、抑郁症或遭到性虐待。令人震惊的是,新的证据发现,孤儿和脆弱儿童,比未受影响的儿童感染艾滋病的风险更高。

贫困仍然是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及家庭脆弱的重要根源之一。越来越多的国家,如津巴布韦、马拉维和肯尼亚,开始试点为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提供有条件或无条件的现金转帐。经验表明,这些社会保障干预措施是可行和可负担的。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3岁以下儿童一旦失去父母,或即使他们的父母还活着,但却感染了艾滋病毒,儿童仍将处于发病率和死亡率的高风险期。确保这些儿童得到免费定期健康检查是很重要的。

如果政府部门仅对全民扩大健康和教育服务,也将使许多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的生活得到显着改善。因此,其中一个解决因艾滋病疫情造成的差距的方法,是各国政府通过普及教育、减免学杂费和其他方法,接触到那些被排除在系统之外的儿童。这种做法是符合“联大关于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的大会特别会议”目标的,即通过解决处理人们易感染病毒的因素,来保护他们的健康和权益。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角色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与世界粮食计划署(WFP), 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国际劳工组织(ILO) ,在为艾滋病毒感染者、孤儿和脆弱儿童,以及受影响家庭提供照顾及支援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开展工作范围内的一个关键机制是儿童与爱滋病毒/艾滋病问题特设工作组 (IATT)。特设工作组,包括了大量国际机构和组织,确保在框架内有效实施全球议程,为支持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为保护、照顾和支持孤儿,和生活在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的世界中的脆弱儿童提供援助,发挥了关键作用。 

国家一级采取有效的国家对策,为孤儿和脆弱儿童提供了一篮子必要服务,如教育、医疗保健、社会福利和保障等。权力下放是根本,因为大部份应对在社区层面,由非政府组织、地方和基于信仰的组织实施。监测和评估的服务范围,也需加以改进,对响应程度进行量化,如各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其他方面是否响应儿童保护和支持的需求,并对所提支持的质量进行评估。

截至2007年,儿童和艾滋病问题已更明确地被纳入国家政策框架,其中包括为24个国家的孤儿和弱势儿童实施国家行动计划(NPAs)。21 个位于萨哈拉以南非洲的国家已经完成了这些项目;全球10个国家,其中9个位于萨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仍在实施这些项目。

在东部和南部非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现金转帐的试点方案,为肯尼亚、马拉维和赞比亚的孤儿家庭和脆弱儿童进行现金转帐。现金转帐,是为超级贫穷和社会边缘的家庭提供的固定救助费,帮助家庭获得基本服务及维持营养健康,和做人的尊严。初步结果表明,该救助费与儿童返校、对资本产品更大投资改善收入、降低贫穷家庭对社会的依赖性、导致家庭和社区心理状态的改善均有关联。证据还表明,这些家庭中的儿童营养状况也得到了改善。这些积极的成果,已促使马拉维的内阁在2007年将方案扩大到当地其他6个地区。


 

 

目标

到2010年,接触到80%最需要帮助的儿童。

现金转帐

现金转帐,是为超级贫穷和社会边缘的家庭提供的固定救助费,帮助家庭获得基本服务及维持营养健康,和做人的尊严。查看更多关于现金转帐信息。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