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尔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帮助改变尼日尔早婚的观念

鲍勃.科恩报道

尼日尔马拉迪,2010年12月23日-在妇女促进与儿童保护办公室,15岁的萨希拉(Sahira)面无表情地坐在一名社会工作者面前。在被迫嫁给一个她从未见过面的、年龄是她三倍的男人后,她逃跑了。

视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通讯员鲍勃.科恩(Bob Coen)报道在尼日尔制止强迫少女早婚的努力。  在Realplayer中播放

 

她的母亲反对这桩婚事,于是把她带到了隶属于尼日尔社会福利部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中心。她轻声鼓励她的女儿回答社会工作者的问题,然而这个年轻的女孩却失声痛哭起来。她受到的创伤太大,以至于难以开口。

尼日尔是世界上逼婚和早婚率最高的国家。这里一半的女孩都是在15岁以前结婚的。

社会工作者麦莫纳.阿卜杜(Maimouna Abdou)说: “不接受父母决定的女孩被认为是反抗社会的人。完全是社会的压力让她们中的很多人接受了婚姻,即使她们并不真的愿意。”

收集证据

几天后,麦莫纳.阿卜杜去萨希拉母亲家看望她。她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收集足够的证据让法庭正式废止这个婚姻。女孩终于开口了。

她说:“我不想让这个男人碰我,所以他侮辱我,然后还打我。”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尼日尔长期以来一直实行的早婚做法使少女遭受严重的身心危害。

萨希拉的母亲也遭受了类似的命运。她回忆说:“我也被迫嫁给了一个我不爱的男人。我曾经连续三年从一个村子逃到另一个村子,直到最终离婚。当我发现我的女儿不想嫁的时候,我只能帮她结束这段婚姻。”

孤单被拒

萨希拉的处境绝非例外。大多数逃避逼婚的女孩发现她们被家人拒绝,孤单无助。很多人被迫卖淫求生。

20岁的赞纳布(Zeinabou)说:“我现在做这种工作,是因为我的家人从来没试着理解我。”这个年轻的女孩坐在一个昏暗的夜总会的院子里拉客。她17岁的时候被逼嫁给一个65岁的男人。

她继续说:“每次我逃跑以后,我的父母总是把我送回我丈夫的身边。我别无选择,只能来到这里。”

严重的健康风险

早婚还使少女遭受其他风险。在尼日尔,一半的少女在 17岁之前生下至少一个孩子,每两个小时就有一名妇女死于分娩时的并发症。对于身体尚未发育成熟的女孩来说,早孕对母亲和孩子都构成健康威胁。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在尼日尔,15岁的萨希拉(Sahira)在被迫嫁给年龄是她三倍的男人之后逃跑了。

津德尔中央妇产医院的产科专家吕西安.丹尼克博(Lucien Djanikbo)医生说:“如果我们让结婚年龄很早的少女们生育,这将造成一系列的身心伤害。

他还描述了一种极具破坏性的情况,也就是困扰很多年轻母亲的瘘病。他说:“长时间的难产会造成子宫和阴道之间发生异常的破裂,有时还会导致直肠破裂。结果,这些产妇往往会失去她们的婴儿,与此同时失去一部分自尊,因为她们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膀胱了。”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津德尔支持的妇产中心是尼日尔两家配备了治疗瘘病的手术设备的医院之一,那里挤满了各种年龄的妇女。有些人已经数十年患有这种病了。

改变的迹象

虽然根除早婚和逼婚的习俗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是有迹象表明这种古老的观念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在自己的社区里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的伊玛目.马尔默.马贾基(Imam Malm Magagi)说:“伊斯兰是一种推崇全社会繁荣健康的宗教。”

UNICEF Photo
© UNICEF Video
妇女和少女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津德尔支持的妇产中心等待接受瘘病的治疗。

他强调说:“可兰经不允许一个没有准备好要结婚的女孩过早地结婚。所以我反对任何人娶年龄很小或者不到结婚年龄的女孩为妻。因为我倡导社区的健康,我不支持会给女孩健康带来负面影响的早婚做法。”

“一步一个脚印”

伊玛目.马贾基进行干预之后,几个未成年少女被迫结婚的婚姻被废止了。但是,与宗教领袖合作仅仅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战略的一部分。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尼日尔代表圭多.康纳利(Guido Cornale)说:“我们正与尼日尔议会合作促成立法的改革,说服政府将最低结婚年龄改为18岁。我们还与有影响力的、受过教育的女性一起参与社会动员行动。我们正努力鼓励改变行为,并与那些做决定的人开展对话,比如传统领导人,从而一步一个脚印地改变这种状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