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成立65周年:回顾过去,展望未来

埃里克.穆勒贝克 (Eric Mullerbeck) 和大卫.安东尼报道

美国纽约,2011 年 12 月 9 日 —— 12 月 11 日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成立65周年纪念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是联合国救济善后总署在 1946 年利用剩余资源创建的,旨在对二战时期的欧洲儿童提供紧急救助,当时很少有人预料到它会运营至今。在其成立的65年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不仅持续为受战争和危机影响的儿童提供援助,而且,它在国际发展中发挥着更广泛的作用,不断演进,在政治、国家和社会领域为儿童提供综合服务并倡导全面维护儿童各项权利。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1949-0001/Photographer Unknown
照片摄于1949 年前后,马德拉斯邦北阿勒果德 (North Arcot) 行政区蒂鲁巴 (Tirupattur ) 的圣玛丽孤儿院 (Mary Immaculate orphanage) 的一群女孩刚收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的米饭。

近年来,强调儿童发展的平等已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计划、策略和宣传工作的基础。对历史的追溯确切地凸显出,当前是世界重新关注平等的最佳时机,平等不仅可以作为发展的关键指导原则,而且可以作为在人权发展方面发挥最可持续和最有效作用的最佳方法。

成立之初与早期工作

1946年,因第二次世界大战导致的破坏,仍然持续影响着欧洲数百万的民众。不计其数的人们没有最基本的安身之地、缺衣少穿、食不果腹。儿童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在一些受战争影响严重的地区,半数以上的儿童活不到一周岁。当时现存的救济制度正处于逐步淘汰中。

为了响应无数关注的呼声,联合国救济善后总署一致决定在1946年12月11日成立联合国国际儿童紧急救助基金会 (UNICEF),以启动儿童紧急救助项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援助的指导原则是“不分种族、宗教、国籍、身份地位或政治信仰”。这使得以权利和平等为基础的原则在一开始便用于帮助指导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

儿童和发展

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已成为帮助国家战胜贫困和满足人民需要的重要推动力量,在全球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发挥着越来重要的作用。在当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面对着如山洪爆发般的思潮,并汲取前一个十年的经验教训,决定通过开展机构内部研究,并吸收其他联合国机构在各自领域对儿童需要的“最先进的”分析,来开辟自己的发展之路。包括“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国际劳工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社会事务署”等在内的多个联合国机构共同发布了“发展中国家的儿童”最终报告,该报告成了以国家的视角看待支持和援助其最小公民的分水岭。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1986-0158/Horst Cerni
1986 年,德国,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彼德.乌斯蒂诺手持一袋口服补液盐,它是口服补液疗法的重要组成部分。
该报告提出了儿童发展的综合性理论,阐述了将儿童需求系统地融入到国家发展计划中的重要性。该报告也改变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扩展了合作范围——使之包含政府的所有分支机构,也拓宽了工作范围——使之致力于解决“世界儿童”的需要,包括更广泛的社会心理需要以及父母和儿童照料者的需要。

儿童生存和发展的革命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儿童死亡率被视为国家发展水平的一个指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其当时的执行主任吉姆.格兰特 (Jim Grant) 在 1982 年打破了这一约定俗成的观念,提出了采取针对性措施直接降低儿童死亡率将为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直接效益。这一理论掀开了“儿童生存和发展革命”的序幕,在这场革命中,通过采取联合措施应用简单的初级护理技术(这些技术经过数十年已经得到了发展和优化),致力于消除儿童早期的常见感染病。

这些技术被统称为 GOBI:“G”表示成长监测,“O”表示口服补液疗法,“B”表示母乳喂养,“I”表示接种疫苗。GOBI 是个非常富有吸引力的方案,因为这个方法成本极低,其优越性通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倡导的伴随社会动员策略而得到了加强。该策略以儿童存活率的名义,赢得了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媒体、宗教领袖、各界社会名流、非政府组织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传统政府合作伙伴都参与其中。

儿童权利登上中心舞台

1987 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支持儿童权利,发布了新公约取代 1959 年的《儿童权利宣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最终支持和召集能力成了决定性因素,使得联合国大会在 1989 年 11 月通过了《儿童权利公约》。该公约于 1990 年 9 月 2 日成为国际法的一部分。

UNICEF Photo
© UNICEF/NYHQ2002-0148/Susan Markisz
2002 年 5 月,儿童论坛代表、来自玻利维亚的 13 岁女孩盖博瑞拉.阿朱迪.阿丽亚塔 (Gabriela Azurduy Arrieta) 在联合国关于儿童的特别会议上发言。

该公约所蕴含的法律保护作用,有助于将保护儿童的问题提到政治议程的首位,为通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他许多合作伙伴所支持的重大倡议铺平了道路。这些倡议包括:1996 年召开的“禁止儿童商业色情剥削世界大会”、1996 年联合国关于“武装冲突对儿童的影响”的研究报告,1997 年发布的被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国家采用的《禁止杀伤人员地雷条约》和 1997 年在采用的“消除最有害的童工形式”全球议程。该公约及其条款在今天仍然持续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使命的基础。

专注于平等的途径

在 21 世纪的头十年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继续围绕着儿童福利的各个方面而展开。儿童生存问题仍然是核心主题;在儿童生存方面取得全球进步意味着,在全球五岁以下儿童的数量持续增长的情况下,使每年的婴儿死亡人数从 1990 年的一千二百万降低到一千万以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人道主义工作通过更新的《对紧急情况下儿童的核心承诺》得到了加强。保护弱势儿童和抗击艾滋病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计划中占了前所未有的比重,同样重要的还有性别平等和赋予妇女和女孩权利、与青少年一起工作和为青少年工作以及合作关系的构建等。教育、营养、健康和免疫继续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规划的基本组成部分,所有计划都采取基于人权的途径并专注于结果。

自 2010 年以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其自身工作中引入并在全球发展对话中强调了对平等问题的重新关注。

在 1946 年 12 月 11 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创建之初,平等原则就是其指导愿景的一部分。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所有工作中,最弱势的儿童和最需要帮助的国家总是处于最优先的地位。平等原则还是近几十年来创建的国际协议和条约的基础,例如《儿童权利公约》、《联合国千年宣言》定义了关注进一步为儿童争取权益的所有人士的责任和工作指导思想。而且,人们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平等原则不仅是正确之举,而且还是实现全球儿童目标的最高效的潜在方法。

但是,像多数有价值的事情一样,采取专注于平等的方法的前途充满了挑战。然而,纵观历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始终如一地以新方向帮助引领思想和行动,通过挑战占主导地位的世俗认知,不断追寻支持世界儿童进步的方式。平等途径将持续秉承这一优良传统,有望在帮助世界各地的儿童获取权利的道路上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就。


 

 
搜索